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沒有你的日子-IF

 前提提提 :

IF篇 / 一切或許都只是一場夢 

有點混亂(因為只是想寫所以寫了 

故事是接續在03中間同學會前的後面

 

 /


堀川原來以為自己就會這樣過下去然後真的忘掉和泉守兼定給他的一切吧。可事情偏偏不如他的想像。

 

高中的同學們辦同學會,堀川再三思索還是前往了。因為還是想陪伴父母,堀川的新工作已經定在國內一家研究中心,人人稱羨的高薪福利好,他的父母也開心的合不攏嘴。

 

和泉守兼定果然沒有出席。

三年來他第一次回來聚會,大家都很高興,紛紛問他近況與國外的事情。這時候一個已經喝醉的同學,忽然說道:「都三年了啊!真想讓和泉守也看看你現在的模樣!」

 

堀川忽然臉色慘白地問:「什麼?什麼意思?」

 

那喝醉的同學好似不清楚堀川的問句一樣繼續說:「你應該要走出來了!他在天上一定希望你忘了他。」

 

其他人見堀川的臉色不太對勁,立刻讓那人閉了嘴巴,並趕快轉移話題。他們以為他們觸及了堀川的傷痛。

 

可只有坐在一旁的加州清光與大和守安定明白,堀川真的不曉得那件事。

 

聚會結束後,堀川慘著臉色,嘴唇發白地攔住了他們問:「兼先生.......怎麼了......?」

 

清光與安定相視卻是沉默,只看堀川憋著眼淚,咬緊下唇好似不得到消息不罷休。而他們越是不講,堀川心裡的那份惶恐就越大。

 

三年了,他還是三年前那個堀川國廣和泉守兼定的一點小事都能讓他的世界改變晴雨。

 

他從來沒有走出失戀期。沒有一天是能夠真正快樂、能夠忘掉和泉守帶給他的一切美好與傷痛。他只是苟延殘喘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卻比死了還要痛苦掙扎。

他好像把和泉守兼定遠遠的拋在身後了,心卻依舊安頓在和泉守身上。堀川只是努力的讓思念不要氾濫成災,因為他認為兼先生不會喜歡這樣拖泥帶水的人。他只是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沒事了不痛了沒關係了,心裡卻還在滴血。他任由自己淌血,好像事不關己,實際上是不停的自我毀滅。

 

清光垂下頭繼續沉默。安定卻好似準備開口,卻遲遲無法開口。他們當初選擇了隱瞞是想要保護他們的摯友,不是想要在現在狠狠傷害他的。

 

安定正在左思右想的時候,清光忽然顫抖著說:「和泉守.......那傢伙只是去了別的地方.......工作了。」

 

堀川半信半疑,臉色也還沒緩過來。安定卻像崩潰似的流下了淚水,痛苦萬般又咬牙切齒的說:「.......那是騙你的。和泉守在你出國兩天......兩天後就車禍死了。」

 

堀川好像被人撞擊了頭部,腦子一片空白,他瞪大了雙目看著安定又盯著清光,好像希望他們忽然否認剛剛那句話。可是安定與清光卻都不肯看他。

 

「騙......騙人......。」堀川不肯相信拼命搖頭「不可能......不可能.....兼先生不會死的......。」

 

安定跟清光不忍,而且他們自己也悲傷萬分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

 

堀川接著好像振作起來似的問:「喪禮......沒有喪禮的消息,你們果然是騙我的。」

 

清光已經泣不成聲了,安定也只是痛苦的別開頭。他們說不出口,堀川之所以沒有得知葬禮消息都是因為和泉守的父母怪罪堀川害死了和泉守,所以根本沒有打算讓堀川來參加。

 

當時誰都不曉得堀川剛出國,他們聯絡不上,只能瞞著和泉守的父母去找堀川的父母。可是堀川的母親卻痛駡他們一頓道,堀川才剛去國外,難道為這點小事把他叫回來?

 

安定差點就要揍那個看起來有氣質的高雅婦女。她把和泉守的死作為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但最後堀川的母親又道:她害怕堀川得知之後,會崩潰到無法繼續正常生活。讓他們身為堀川的好友,也替堀川的人生想想吧!

 

清光他們想了很久。

最後還是決定不告訴堀川葬禮的事情。他們真的非常非常害怕,堀川在知道和泉守的死後真的會活不下去。

 

何況和泉守是為了要與堀川復合才會在那個地方待到三更半夜的。他們不曉得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差錯,為什麼堀川不曉得和泉守在等他?和泉守不曉得堀川出國的日期?可是他們只是外人啊、他們能夠責怪誰?

 

堀川搖搖晃晃,忽然往前失去支撐似的倒地不起。清光與安定嚇了一跳,急急忙忙叫來了救護車。

 

/

 

堀川知道自己正在作夢,眼前的光不是很真實卻感覺很溫暖,像是午後的陽光。他發現自己躺在草地上,旁邊是拿著書本睡著的和泉守兼定。他們都穿著高中的制服,書包就隨意的放在旁邊。和泉守的書蓋在他的臉上遮住過亮的光線好午休,但他忽然想看清楚那藏在書底下的臉。

 

那本書的書名是《If Love Dies》,朱紅色的封面,邊緣看起來有點舊了,總之不是一本嶄新的書。堀川想不起來這本書和泉守是什麼時候借來的,但是那不重要。

 

他一把掀開了那本書。

他沒有看到兼先生的臉,而是好似草坪開了個黑洞,快速地將他吸了下去。他拼命地叫著:「兼先生!兼先生!」可是和泉守依舊躺在那裡熟睡著,而陽光依然美好地灑在他烏黑的髮上,他好似聽不見堀川的呼喚聲。

 

堀川眨了眨眼,月光朦朧地照在床單上。堀川想,這果然是夢吧!他熟悉這個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那是他跟和泉守同居了四年的房子,他怎麼可能這麼快速的轉換地方呢?又不是有超能力!何況他記得、他記得分手沒多久他就離開這裡了。

 

堀川一開始不知道這是他過去中的哪天,但當他從房間的門縫中,看見和泉守在廚房倒牛奶的背影時,知道接下來應該會發生什麼事情。和泉守會送他一個戒指,就在杯子的底部,那個戒指放在一個黏在馬克杯底部的透明小盒子中,安安穩穩地在他喝下最後一口熱牛奶的時候浮現出來。

 

即使後來分手了、出國了他也一直將那個戒指隨身帶著,只是掛成項鍊戴在頸上。

他注意到他們的床頭櫃上放了一本書。深藍色的封皮,金色的標題寫著《The Rain Never Stop》堀川覺得很奇怪,這本書他好像是在出國之後才看的。整個故事發生在一個每天下雨的國家,裏頭有一對坎坷相愛的戀人四處想要去尋找晴天,但他們在旅途中意外失去了彼此。最終活下來的那個人發現,即使他已經站在陽光底下,大雨也不曾停歇,然後他又回到了那個終日下雨的地方。

 

堀川打算翻開那本書,眼角他瞥見和泉守拿著馬克杯走進房間,他猶豫要不要去碰觸這本奇怪的書,畢竟等一下要發生的事情是那樣的甜蜜呀!可是書卻忽然地自己翻開,裡面的書頁像蝶群一樣飛了出來,讓堀川的視線被遮的破碎。

但是他能夠聽到和泉守叫他:「國廣。」

 

他又沒有看見和泉守的臉。

堀川總覺得這些夢有什麼意義,可是他想不出來這些零碎的線索要告訴他什麼。

 

堀川想了好久好久都沒有想出來,直到一陣電擊竄流過身體,像是強力把他拉出這個夢境一般。

 

「他醒了!他醒了!」「快快!」

一陣兵慌馬亂,堀川還沒從那種恬靜的氣氛中出來,只能朦朧地看著上方的光影與人影。

 

他發現他的媽媽在旁邊哭的不成人形,爸爸抿緊了嘴巴臉色蒼白的站著。

 

堀川眨了眨眼,想要開口問怎麼了,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很痛又沙啞著。他明明想關心父母,第一句卻說:「兼先生呢?」因為他在夢裡總是沒有看到和泉守兼定的臉,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迫切的想要看和泉守兼定。好奇怪呀,他怎麼會在這裡呢?這裡是哪裡呢?

 

堀川使勁的想,腦子卻糊塗的不得了,好像被什麼硬生生卡住了。

 

「兼先生呢?」他又問了一遍。可是沒有人回答他。醫護人員不停的忙碌著,他注意到自己的身上都插滿了儀器。

 

他想到那些夢,好似提醒他什麼的夢。

他忍住腦門的劇烈疼痛問:「兼先生......兼先生呢?」

 

這時他母親發出了一個悲鳴:「我可憐的孩子,我可憐的孩子!」

 

堀川看著他的母親,隱約知道了什麼卻繼續裝作無知的模樣再問了一次:「兼先生呢?」他的語氣虛弱的不行。

 

還是沒人回答他。每個人都戰戰兢兢地看著他。堀川呼出一口氣,他其實很明白了,可是還是想要別人來印證。

 

堀川不再問了,他已經明白了那些夢的意思。他已經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身處於此。

 

堀川的父母寸步不離的在病床邊守護他。可堀川的身體機能還是一個一個衰弱下去,最權威的醫生也查不出堀川的病因,健康檢查做了一遍又一遍,也找不出哪裡有毛病。

 

很多朋友都來探望堀川告訴他要好起來,堀川只是微笑著說好。他總是準時吃藥,按時睡覺,乖乖被針戳,安份被抽血。但不管怎麼樣,他的身體還是莫名的虛弱了下去。

 

一個晚上,他躺在床上,身體浮著月光,整個人看起來慘淡的不行。他母親想替他關窗,但堀川阻止了。

 

「讓我走吧。」他低聲說著。他的母親頓時又淚流滿面的搖頭。

 

「你是不是怪媽媽?」他的母親傷心欲絕,堀川只是微微搖頭。

 

「你知道了吧!是我騙和泉守兼定你的出國日期,我騙說你那天如果願意複合會與他見面。你是在怪媽媽吧!所以才用這種方式報復媽媽!」堀川只是靜靜地聽,又搖了搖頭。

 

「是我跟他沒緣份,不怪媽媽。」堀川虛弱但溫柔的這樣說。他其實很恨造成這一切的母親,只是他不願意把仇恨放在母親的身上。

 

他恨母親,但他更恨的是自己。

恨自己還活在這個世界上。他不是不敢赴死,只是不願再讓更多人傷心,所以看起來積極的治療著也不傷害自己。可是騙不了人的是他的心已經死了,他的身體正在抗拒,他的身體機能之所以崩壞正是因為他潰爛的心。

 

除非他願意,沒有人能治癒他。

除非他渴望,沒有人能拯救他。

 

「讓我走吧。」堀川輕輕說著。

他身旁的儀器忽然發出巨大又刺耳的聲音,堀川在心裡喃喃地道歉,聽見耳邊母親悲慟哀淒的哭喊聲。

 

他忽然睜眼。

好似剛剛做了一場惡夢一樣,滿身是冷汗。和泉守被他的動靜給吵醒了,睡眼惺忪的問他:「國廣?怎麼了?」

 

堀川心有餘悸的看著和泉守,好像夢中那種哀傷感染了他,他用力地抱住和泉守道:「兼先生......請不要離開我......。」

 

和泉守把堀川攬進懷裡,輕輕撫摸著他的背脊,一下一下溫柔的安撫堀川。

 

堀川在想自己怎麼會做這樣的夢。竟然夢見和自己與兼先生分手、自己跑去國外甚至還有兼先生死亡與自己的死亡。

 

「我做了一個惡夢.......。」堀川小聲地開口。和泉守把下巴擱在堀川圓巧的頭頂道:「聽說惡夢都與現實是相反的......。」

 

堀川沒有回答。但是沉思已久才又開口,和泉守已經迷迷糊糊又要入睡了,朦朧間聽見堀川道:「最近有國外的研究所邀請我去唸書......,因為我不想離開兼先生,所以想要婉拒。」

 

和泉守還是睏,卻努力維持清醒開口:「真的嗎?國廣你真優秀。」他對堀川露出一個稱讚的微笑。那個笑容是多麼的清晰,又多麼的熟悉,令人感到無比的安心。堀川莫名的想到夢中夢,他總是沒看見和泉守的臉。

 

堀川忽然感覺一切都紓解了,那個漫長的惡夢好似開始在他的腦袋裡面消散。他也露出一個微笑。

 

「剩下的早上再討論?」和泉守打了一個巨大的哈欠,畢業前的期末報告讓他熬了好幾個夜晚才完成。堀川同意了,重新將自己埋入和泉守的胸膛,冰冷的夢被對方的體溫逐漸驅散,他整個心窩又溫暖了起來。

 

他相信他們一定會好好的。

 

月光灑在床頭櫃上,沒人理會的那本《If Love Dies》靜靜的躺在那裡。

 

作者有話!

這應該不算是BE(?????) 

總而言之算是開放式吧...

。・゚・(つд`゚)・゚・.... 我的趴趴兼還沒送來好傷心


最近有點小忙碌( ´•̥ו̥` )

一樣留言評論會慢慢地回覆的!那麼請多指教✧*。٩(ˊᗜˋ*)و✧*。



 
评论(12)
热度(82)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