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戒癮(下)

前提:
跟上次一樣/狗血梗齊發
**未成年勿碰菸哦**

/

堀川去過和泉守之前的房子,但已經空無一人,連那之前埋怨顯得太小的床舖都不見了。

他查過附近各家醫院的名單,沒有和泉守兼定,他用形容外表的也都是沒有這個人。

他算著畢業的日子,每天都去上學,直到畢業典禮和泉守都沒有出現。


然後,他就這樣成長成人。

大學順利畢業,馬上順利得到一個薪水不錯的內定。但也不是什麼都一帆風順,前輩總將工作丟給他又搶功勞,他的案子被小組成員抄了去用,堀川因此辭了工作。


然後他又去了別的公司工作。

這次很順利的幾個都企劃受了賞識,一路的爬了上去變成小組長。


「咦?堀川,你抽菸嗎?」

一次的同學會,高中朋友看見堀川拿著煙盒出去,竟訝異的叫住了他。


「是呀。」他溫和的微笑「到了這個年紀,多少都會抽了吧。」


其他人這也才接受下來似的,討論著自己都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菸酒,大多都是成年前偷偷的品嚐過一兩次,不過最多的還是上了大學跟出社會後的聚會免不了開始碰觸。有些女孩子也討論起自己對菸味的評價。


堀川一個人在室外的筵廊抽菸。他也想起來自己是怎麼抽起菸的。


他有個從和泉守身上沒收的煙盒。在他以為他已經不會為了思念和泉守哭泣的時候,突然的從他抽屜裡頭出現。


「兼先生把這個放在身上,沒有偷抽嗎?」他拿著和泉守的煙盒,看著裡面剩餘煙數。


「國廣在懷疑我啊?」和泉守抱著堀川,用臉頰蹭著他的頭髮。


「兼先生身上還是有煙味嘛。」堀川都不曉得自己帶上了多少撒嬌的口氣,想起來那段日子和泉守真的一直在寵他。


「那是打工的地方沾上的啦。」和泉守把堀川轉向了自己「那這就給國廣保管吧。」


「畢竟是國廣要負責幫我戒菸啊。」和泉守又親了他。手指摸過他的臉頰托住他的後腦勺,堀川很喜歡和泉守這種親密溫柔的動作,又隱含著一點點的控制欲與霸道。


最後堀川把菸盒收進了自己的包包。回家的路上他想要丟掉,又覺得這是兼先生給他的東西不想丟掉,但又不能被發現他拿著煙盒,所以就藏進了抽屜的深處。


他在半夜捏著那包菸,悄悄點燃菸,看著那暗紅的火,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湊上去吸了一口。

他又嗆到了自己,幾乎是咳到眼淚都掉了出來,堀川不知道他究竟是因為嗆到而感到疼痛還是因為他的心真的在痛。他明明已經給自己約定好,不能再哭了。


這樣哭哭啼啼的太不像話了,他一邊把自己埋進手裡一邊無聲的哭泣。

那根菸就這樣被他隨便的落在地上,在他哭泣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燃燒殆盡了。

他明明這麼討厭菸味,卻只能用這種東西留住和泉守給他的痕跡。


之後堀川就一直有抽菸的習慣。而且他抽的牌子一直是當初和泉守抽的那個牌子。

堀川的煙癮不重,往往兩三天才抽個一根。可是就是沒有辦法完全不抽,每當他下定決心要戒菸,看著那空空的煙盒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會非常的難過。


他想起自己叫和泉守戒菸的模樣,那種滿滿地自信和泉守會為了自己改變的戀愛心態。

當時的他是那樣的確信自己被愛著,那句話從現在的他來看分明猖狂的不得了,和泉守卻照辦了。


這些年,不是沒有人追求他。

可是他一直都是單身。堀川覺得自己肯定再也不可能有那樣熱烈的感情,那麼衝動那麼莽撞,甜蜜可人又苦澀無比。和泉守兼定像人間蒸發一樣再也沒出現過連點隻字片語都不再留給他,卻偏偏留給了他抽菸習慣,留給了他滿腔的寂寞,留給了他無數徹夜難眠的夜晚。


有一次堀川看到了一句話,幾乎要可以釋然和泉守的離去。

“我害怕失去你。我忘記了沒有人會被失去,因為每個人都是孤獨的。記住,在宇宙的另一個地方,我們永遠地在一起。 (註1)”


可是他還是做不到。他不想原諒無知的自己,不肯放下那初戀的執著,不能把和泉守從記憶深處剔除。


「堀川,聽說你換了新的工作。」一起出來抽菸的朋友說著。


「嗯,虎徹建造。」


「果然是堀川呀。居然能進到那麼大的公司。」


堀川只是禮貌的笑而已。只有他知道,光僅僅是進入虎徹建造一點也不夠。

如果兼先生消失不見了,那他就要再去把他找回來。

他不能總是哭泣卻沒有行動。


果然在堀川的努力之下,進去了虎徹建造沒幾個月他就一路直升。

他一直申請轉調秘書科,總算在下個月確定可以去社長的秘書科工作。雖然他的上司一直感到可惜,覺得堀川應該是營業科的人才,但他偏偏志願卻向著秘書科。


秘書科的薪水跟福利的確比較好,但是工作更瑣碎而且幾乎是24小時要隨時傳到,還經常必須代理社長前往各處奔波,雖然秘書科有六個秘書,但還是據說非常忙碌,而且以往秘書科是不收人的,但今年有個秘書因私人原因離職堀川才得以成功轉調。


「你為什麼想來秘書科?」非常模板的面試問題。堀川當然知道正式轉入秘書科會有面試。


「因為我想追求更高的目標。」他禮貌的給出標準答案,看著面試的中年男子。


「你還在練劍道嗎?」


「是的,週末會去道場練習。」堀川雖然不明白這個問題有什麼意義,但還是老實的回答。


「你申請這個職位,沒有什麼願望嗎?」對方突然意味深長的這樣問他。


堀川沒有回答,應該說他不太明白面試官的問題。但對方似乎也沒有要強求他回答的意思就告訴他「你合格了。」


進入秘書科的第一週,堀川就被大量又繁雜的工作給震撼了。負責貼身照顧社長的是秘書科裡頭最資深的,同時也是堀川的面試官,田中先生。


一般來說他們很少見到社長本人,即使見到,社長也是全部都吩咐給田中之後再讓他分配工作。


堀川看著蜂須賀虎徹離開秘書室的時候突然把視線移到他身上,頓時緊張不已。


「你就是替補的人?」


「是的。」堀川恭恭敬敬的回答。


「之後麻煩你了。」蜂須賀雖然也稱不上用很親暱的態度對待堀川,但對下屬竟然這樣有禮。堀川眨眨眼,這跟他想像中的「蜂須賀虎徹」還是有差別的。


肯定是因為長曾禰虎徹給他的印象是那種很粗獷的類型。堀川在心裡暗暗的想著。

做了一將近兩個禮拜的工作,堀川才知道什麼叫做「秘書科」也難怪薪水這麼高,可是堀川不是為了薪水進去的,他是在找機會。


不知道升任秘書過了幾個月,終於一次田中先生生病無法貼身照顧社長。雖然堀川的資歷淺,但是熟練的談判手腕與處理事情的細心早已受到了認可,作為今天行程比其他秘書較為彈性的人,自然由他暫時接下了田中先生的職位。


向蜂須賀報告完一整天的行程後,堀川便遞上今日需要由蜂須賀親自過目的幾個重要企劃與案子。


「你可以先回辦公室,有事情我會叫你。」蜂須賀看堀川還站在桌前,想他是第一次當貼身祕書,可能以為他還有事情要吩咐,就淡淡的向堀川示意他可以去忙別的。


「社長......請問您認識長曾禰虎徹......」「那個人不是虎徹家的人!」

蜂須賀突然口氣不善的打斷了堀川說話,接著他好像發現自己過度反應暴露了什麼,又緩了緩臉色,可是隨即就怒目的瞪著堀川問:「你從哪裡得知這個名字的?」


堀川愣了愣,隨即搖搖頭道:「聽到了一些謠言罷了,因為事關社長所以.......。」這話不假,不過堀川只是拿這個當藉口當台階下。他不知道蜂須賀竟然會對長曾禰的名字反應那麼大。


蜂須賀這才又溫和了下來道:「那些謠言不用管就是了。」蜂須賀想大概堀川是新來的秘書吧,處理這些事情的手段還是不及一直跟著他的田中先生,自然會有些疑慮了。何況因為虎徹前任當家剛過世,最近公司裡的謠言滿天飛,的確有可能有小道消息被放出。


可是蜂須賀想想還是覺得謹慎一點好了,在堀川離開後便撥通了電話。


「真難得,蜂須賀你居然打電話給我?」電話那方傳來了長曾禰的低沉聲音。


「閉嘴。」蜂須賀忍不住又讓情緒上來了,他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對長曾禰的一切感到憤怒。「我有個新秘書,你替我查一下。」


這下換長曾禰感到奇怪了,要當上蜂須賀的秘書沒道理田中會沒有查過對方的背景。田中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在虎徹家做事,要接觸到蜂須賀周邊的人事物肯定都會接受他的過濾。


「叫什麼名字?」


「堀川國廣。」


長曾禰聽到這個名字感到非常的詫異。


「喂!長曾禰!你有在聽吧?」蜂須賀聽長曾禰沒什麼回應,皺了眉頭忍不住又想要發火。

「有有有,我的大少爺。」回過神來長曾禰已經不自覺用了那種戲謔的口氣回話,這當他想著糟了的時候,果不其然蜂須賀用力掛斷電話的聲音就傳來了。


「哎......小時候他明明很可愛的啊。」長曾禰對著已經掛斷通話的手機喃喃自語。


「你們去幫我把和泉守叫來。」他吩咐了旁邊的人。


長曾禰沒有等太久,和泉守很快就出現了,他穿著西裝就跟長曾禰一模一樣。

「大哥。」自從六年前的事情過後,和泉守就越發成熟了,身高也長高了不少幾乎要超越長曾禰,但是話也變少了,很少再開懷大笑。


「和泉守啊!你記不記得你高中交的那個小男友。」


「國廣?」和泉守不是很明白這個時候長曾禰又提起堀川做什麼。


「他啊,現在在虎徹建造當祕書。」


「哦。」和泉守想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虎徹建造那麼難混的地方都能進去工作。不過他全當長曾禰是要給他報訊息罷了,就淡淡了回應了一聲。


「你知不知道他為什麼接近蜂須賀?」


「啊?國廣他才......。」和泉守突然噤了聲,因為他發現長曾禰的眼神非常可怕。長曾禰一直對於蜂須賀的事情都會放在第一順位,當然這也是為什麼這個黑幫存在的原因,不過和泉守知道,長曾禰有更私人的原因所以才這樣拼命的為蜂須賀做事。


所以一旦有可能危及到蜂須賀安全的,都會被長曾禰列為敵人。

「你說,他如果不是要接近蜂須賀,為什麼要連續申請轉調秘書科?」


「國廣不可能會傷害人的。」和泉守為堀川辯駁。


但是長曾禰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打發的人。他看多了各式各樣的人,也許六年前的堀川國廣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高中生,純淨又無害。可是誰可以保證,這六年堀川沒有為了當初被牽連的事情忿忿不平而想要找人報復?或是知道了接近蜂須賀的好處,他有沒有利慾薰心的想要以蜂須賀威脅他們?


長曾禰怎麼也沒辦法忘記堀川那時的哭喊有多麼悲傷,他的乞求是多麼卑微,和泉守當時昏倒了自然不知道,他們是在怎麼樣的情況把堀川的手指一吋吋扳開,才得以把和泉守從堀川的懷裡拉出來。


長曾禰也不會忘記堀川抓住他時的眼神,那種萬念俱灰中的執著,那種絕望中帶著異常堅毅的光彩,那樣的人儘管表面是乖巧的,可內心肯定是比起外表更叛逆的,尤其容易被恨意所驅動。這也變成了長曾禰一直以來的隱憂。


他們六年前被背叛,死傷說有多慘就有多慘,雖然敵對的陣營也徹底的垮了,但他們好不容易才逐漸的恢復了實力。長曾禰既不願意拿蜂須賀冒險,也不願意讓組織再遭遇到什麼可能的危機。


「念在你還喜歡他,你自己去處理吧。」


「大哥!」和泉守忍不住喊出聲。他覺得這太不合理了!憑什麼堀川要被懷疑呢!好不容易都已經脫離了他們這個世界,又怎麼會胡攪了進來?「你相信國廣吧!他不可能對蜂須賀不利的!」


長曾禰揉了揉發痛的太陽穴,總算是同意了和泉守的看法「那你至少得搞清楚,他接近蜂須賀的目的。」


和泉守明白長曾禰的謹慎,可是他怎麼能相信堀川是帶著目的的接近蜂須賀呢!堀川不會做這種事情,他也許只是剛好受了賞識當了秘書也說不定吧。


既然是要調查堀川,和泉守當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堀川現在居住的地址,其實不用調查他也知道堀川住在哪裡。他沒有貿然的直接去找堀川,只是暗暗的在堀川公寓附近監視著他有沒有與可疑的人來往。


他監視了幾天,然後很訝異在堀川的陽台看到那個畫面。堀川竟然抽了菸。


可是堀川也才抽個一半就把菸丟在地上,彷彿是氣急敗壞的模樣。可是接著就蹲了下來,整個臉都埋在手裡,和泉守無法看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肩膀卻一聳一聳的。難道他在哭?


堀川恨死菸味了。他討厭那些煙霧瀰漫在自己周圍,討厭吐出來的菸味馬上就沾在衣服上面,討厭每抽一口他都想到和泉守兼定。


討厭自己過了這麼多年,就連讓和泉守兼定的模樣在腦海裡淡一點都做不到。每一次他想要忘記,就會記得更清楚。


記得和泉守兼定怎麼粗魯的親吻他,把他推在牆壁上的時候,手掌卻溫柔的托著他的頭。記得他們在床舖上親吻,他摸過對方一個個疤痕,而和泉守則在他身上留下一個個殷紅的吻痕,那些痕跡全都已經烙印在他的心上。


也記得一次和泉守那麼頑皮,吸了一口菸就親他,故意把煙都吐到他嘴巴裡,他被嗆到一直咳嗽,和泉守卻還囂張的笑著,讓他氣的半死想打他。


兼先生,你在哪裡?

堀川無聲的說,如果我問蜂須賀先生,他會不會告訴我答案?如果我能找到你,你能不能再擁抱我?


堀川大概覺得自己感傷夠了,要繼續振作。於是又拍了拍臉,把地上已經熄滅的半根煙好好的撿起來丟掉。然後進了屋子,全然不知道他剛剛的一切都被和泉守看在眼裡。


和泉守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看清堀川手上的煙盒,那牌子跟自己當初的一模一樣時,彷彿就知曉了一切。


因為他也是,從來沒忘記過堀川。

他怎麼能忘記,第一次看到堀川代表學生致詞,他穿著直挺的襯衫,領帶緊緊繫在脖子上,白皙的脖子都只露出了一點點,青藍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前方,那眼睛裡頭彷彿有光亮在跳躍。和泉守當時是難得參加學校集會,竟然陷入一見鍾情的單向戀愛。


他明明從不搭電車,卻好幾次無所事事的時候跟在堀川背後,等到堀川在他家那站下車後,他再坐返向電車回自己公寓或去打工。和泉守早就知道堀川住哪裡,畢竟他常常翹課潛入有冷氣的學生會辦公室,堀川成為學生會長候選人的資料上就有他家地址。


他只是很喜歡這個人。可是沒有想過要把堀川捲進自己的世界裡。和泉守責怪自己怎麼能忘記呢,在髒污裡打滾的人,觸摸過的東西也都會沾染到那些髒污。


堀川在天臺上主動吻他時,他真的是什麼也管不了。只想要把堀川揉進懷中,只想要佔有這個人,只想要跟他在一起。都說在黑暗的人會渴求光明,堀川就是那個時候他的太陽,只有跟堀川待在一起的時候他才真正的放下心來,他能夠抱著堀川好好的睡上一個晚上,什麼也不想。


我還能碰觸你嗎?

和泉守覺得心臟碰碰跳的簡直是巨響,提醒著他這六年來累積的思念與情愛。


和泉守突然有個猜測,非常瘋狂又自大的猜測。逼的他立刻拋下了監視的任務,立刻的站在了堀川的家門前。和泉守想想,整理了一下亂七八糟的衣服跟頭髮,嗅了一下身上到底有沒有臭味,抬起手要按下門鈴,又縮了回去。


最後他還是按了門鈴。

裡頭很快的有人來開門。


堀川一開門,看到是和泉守整個人都傻在原地。他剛剛才在拼命禱告,希望可以再看到和泉守兼定,怎麼和泉守人就站在他面前了?


和泉守捉摸不出堀川的表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正扳著一張臉,活像真的來討債一樣。只不過堀川既沒有表現出欣喜若狂,也不像因為太高興而不知所措,反正就是沒有很高興的樣子,和泉守頓時打消了剛剛自己的猜測,開口問:「你......為什麼接近蜂須賀?」


堀川這才回神,他正要回答,隔壁鄰居突然出來了。


「堀川先生?」對方看堀川門前的氣氛不太像親朋好友的相見的模樣,於是出於好意的開口問。


堀川給了一個禮貌的笑容道:「山中太太,晚上好。」然後他又瞥了一眼和泉守:「我們進來講吧。」


和泉守跟著進了堀川的家門。

他門才剛關好,堀川一個巴掌突然就揮了過來,和泉守措手不及根本沒閃開,火辣的疼痛立刻在他的左臉蔓延開來。


但下一秒堀川又抓了他的領子,逼的他微微彎下脖子,一個吻就這樣貼到了他的唇上。


和泉守發現堀川竟然已經淚流滿面。

但他只能緊緊抱住堀川回吻他,幾乎是激動的心臟都快停止了似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為太過激動而難受。


和泉守也不知道他們擁吻了多久。直到堀川微微的退開了身體他才鬆開自己環抱對方的手。


「為什麼到現在才來找我?」堀川揪著他問,明明應該是很兇惡的口氣,可是和泉守怎麼聽起來都非常惹人憐愛。


「國廣,所以你接近蜂須賀是為了我嗎?」


「是我在問問題!」他還是兇巴巴的,和泉守忍不住想到在天台上先告白的堀川。

和泉守覺得想笑,因為他實在被堀川給深愛著啊。好像他們這六年從沒分開過,可是他知道要是他笑了,堀川的火氣一定更大而且說不定又會哭。


「對不起。」和泉守把堀川擁入懷中。


後來他們是怎麼跌跌撞撞躺到床上的,堀川幾乎是記不清楚了,就跟第一次上床的時候一模一樣,他滿腦子都只想著和泉守兼定這個人。


和泉守究竟是怎麼知道他把潤滑油藏在床頭櫃的抽屜裡,堀川陷入久違的熱烈性事當中時,根本沒有辦法想到要問這個問題,而且他內心一直掛記著,公寓的牆壁很薄,以至於他就連哭喊都是小聲的憋在枕頭裡面。


「國廣,你還好吧?」和泉守把枕頭拉開,就怕堀川把自己悶壞了。


「都是兼先生的錯......。」脫去了剛見面展現的焰氣,在和泉守身下的堀川幾乎是楚楚可憐。和泉守真搞不清堀川的皮膚怎麼能這麼好摸,從以前就是又軟嫩又光滑。


和泉守沿著堀川的腰摸上去:「你瘦了。」以前的堀川雖然瘦,卻還不到這麼骨感。


「嗯......。」堀川因為和泉守的撫摸,感覺到一陣酥麻,他攀住了和泉守的手臂,順著攀住了他的脖頸,和泉守便彎下來親吻堀川。


堀川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怎麼每次都這麼有自信,自信著自己被愛著,才這麼肆無忌憚的。大概是太興奮了,性愛過後明明身體疲累的不行,他卻還是睜著眼睛。


結果他一直睜著眼睛到了天亮。

和泉守大約是累了,攬著他卻睡的很沈。

堀川想悄悄掙脫和泉守的懷抱,又覺得這樣很可惜。


他摸了摸和泉守的胸膛,那裡有著一條觸目驚心的疤痕。他突然內心湧起了苦澀,鼻頭一陣的酸,這一定是和泉守當初受的傷。


大約是這些年想忍住眼淚時就抽菸的習慣,堀川坐了起來,順手從床頭櫃撈煙盒,和泉守卻是被他吵醒了。


「幾點了?」這句話問的好像他們住在一起很久似的,好像他們從未分開,在一個普普通通的清晨,週末被同床的戀人吵醒了而問的問題。


堀川摸出一支菸,一邊回答道:「兼先生,現在還很早呢。」


和泉守倒是坐了起來,在旁邊看著他抽。這下反而讓堀川不自在了起來,突然想起了兼先生大概是沒見過他抽菸,內心形象破滅了吧,於是開口乾巴巴的問:「看什麼?」


「呵呵。」和泉守笑了出來,堀川為什麼總是這麼可愛。「借根菸。」


堀川把菸盒給了對方。

和泉守吐了一口煙才說道:「你還留著這個煙盒啊。」


堀川一下臉都漲紅了,伸手把那個煙盒搶了回來。那個煙盒早已經破破爛爛了,自從他抽第一根煙後,他就一直把那個煙盒放在身邊。


「別生氣啦。」和泉守把堀川抱在懷裡,趁堀川轉過臉又頑皮的吐口煙在堀川的臉上。


堀川氣的把他倆手上的煙都拿去陽台輾熄丟了,也把那個可惡的煙盒丟了,和泉守還是笑著,只是任由堀川發脾氣。


「我以後再也不抽了。」堀川爬回床上。「兼先生才是,根本沒戒掉呢。」


和泉守一邊吻住堀川一邊道「沒有國廣的吻來幫忙,當然失敗啊。」


堀川小聲的抱怨道一股菸味,明明他自己也是一模一樣的。


其實堀川自己知道,他根本沒有煙癮。

他的癮是和泉守兼定,一輩子都難以戒掉的,給他一切快樂與悲傷的,宛如毒癮的男人。


之後和泉守還是問了,堀川轉調秘書科的原因。

「我接近蜂須賀先生,只是因為我想見兼先而已。」


「你真傻。」和泉守憐愛無比的責怪「你不知道擔任他的秘書,都很危險嗎?」


「我不怕。」堀川搖頭。往後他的懷疑被解除後,工作量逐漸的上升,堀川才明白那生命威脅是什麼意思。但他還是高興的,蜂須賀有鑑於此請長曾禰配一個保鑣給堀川。那暗示的意味是很明顯的。


蜂須賀還變成了堀川的好朋友。

經常藉著反正有和泉守兼定保護,就帶著堀川去吃東西吐苦水。雖然大部分都在抱怨長曾禰的事情。


和泉守自己說,他一直待在黑暗的泥沼裡面。堀川雖然還是不能完全明白和泉守兼定的世界,但是他願意為了兼先生完全放棄光明。


堀川卻不曉得。不管他身處哪裡,他就是和泉守的光。


註1:挪威影劇《SKAM》台詞


作者有話~~

仰天大笑!!!!
寫好久啊這篇!!!!!!!!!!!

把自己喜歡的元素都塞進去了....
要是有人能畫出用菸對著借火的那種兼堀就好了(並沒有寫到) 反正我覺得在床上抽事後菸的兼桑跟在陽台憂鬱抽菸的堀川肯定都很性感的!

****抽菸有害身體!!!!****
三次元還請大家不要碰哦!!!!!
(雖然在這篇裡面很浪漫的樣子,但我本人是非常討厭菸味+菸的那種人....)

之後忙碌~ 更新緩慢

(T_T) 讓我看看大家的心得吧拜託!!!!!!

p.s 然後《天定情緣》預售到9/20哦!!!!!!!
連結可以看之前的文章!!!!!!!
(懶洋洋的寄售已經完售了,如果還有需求可以問我/或是之後有補貨會再跟大家說&真的很謝謝大家)

p.p.s 之後也會盡量注意wb發文的事情!!! 還沒決定是不是關帳號or什麼其他之類的!但謝謝有來提醒我的各位!!!!!

 
评论(19)
热度(147)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