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與你相守 15

前提:
年齡差差差差很多的兼堀
不用說了兼大堀小
因為我想看青年堀跟成人兼戀愛(當然正太堀也是啦)


//


堀川感覺最近自己簡直是整個人都沈浸在幸福的夢裡,他覺得自己這樣很不好,總忍不住又向兼先生撒嬌,希望他親親自己,抱抱自己。

和泉守倒是挺快適應他們的新關係似的。不如說是因為堀川變得會撒嬌了,他也盡情的在疼愛對方。


旅行結束後,堀川剩兩個禮拜就結束暑假了。除了幫忙店裡,他每天都抓著和泉守學煮飯技巧,雖然還不到非常熟練,但和泉守總誇好吃。


「兼先生,你要說實話啊!」堀川有點不滿,他總感覺自己被敷衍了。


「實話就是很好吃。」和泉守又撈了一口菜來吃,堀川是真的挺有天賦的。


「一點都不好。」堀川垂下頭,用筷子戳了戳自己做的煎蛋卷「明明就乾巴巴的......我可以做的更好!」


「可是味噌湯你已經很會煮了。」


「但我只是按兼先生說的放比例還有料啊!」


「對對,那樣就很棒了。」和泉守笑著把在那邊拼命挑自己毛病的堀川攬了過來。「我一開始連食譜都看不懂。」


「我煮飯又不是想要兼先生稱讚我.......。」堀川小聲埋怨。


「那是想要什麼?」和泉守奇怪的看著堀川,堀川漲紅了臉卻偏偏選這個時候不說話。他哪好意思說,因為他想要永遠跟兼先生在一起。


如果沒有辦法幫到忙,那就沒用啦。

但是他要是說出來,兼先生肯定又要阻止他,什麼好好唸書別瞎想這些。


看堀川不說話,和泉守也沒打算硬逼。

「那是不要獎賞了嗎?」他指了指自己,半開玩笑似的。

「要的!」堀川幾乎是馬上回答,還喊的挺大聲。

「哦。」和泉守忍笑彎身。堀川墊腳把自己的唇獻了出去。


親吻幾乎要變成日常。

其實堀川是不滿足的,但他無可奈何。和泉守雖然把大部分的主控權交給他,可是他不想給兼先生添麻煩。他不能變成那種,被情慾衝昏頭的人。這樣只會像一個小孩。雖然他的確是小孩。


時間過的很快,堀川很快就要回去了。

他的父母決定要開車過來接他,也想要與和泉守道謝。


他父母要來的前一晚上,堀川躺在被窩裡,突然湧上了莫名的膽怯。他又問:「兼先生,你睡了嗎?」


和泉守這時才剛睡不久,還沒完全睡著,低聲問:「怎麼?」


「我可以不回去嗎?」


和泉守這下全清醒了,皺著眉頭起身。「為什麼這樣說?」


堀川縮進棉被裡不肯看和泉守。他太衝動又太任性了,又給兼先生添麻煩了。


「國廣。」和泉守拍了拍他,但堀川還是不肯從棉被出來,他覺得自己好像要掉眼淚了,又不想做那麼孩子氣的事情。他知道他要是說要留下來,兼先生會困擾,父母也會難過,何況高中都確定了哪有什麼理由能留下來呢?


後來和泉守也沒多說什麼,堀川悶著悶著就睡著了,半夜和泉守幫忙把棉被掀開來,以免他悶壞了自己。


和泉守整夜沒睡,只是靜靜坐在窗邊,透著月亮看堀川熟睡的臉。


可能對於堀川來說,幾個禮拜的相處就足以改變他的決定,畢竟他正屬於很容易動搖的年紀。但是等他回去之後,也許再過了幾個禮拜,他就會徹底忘記這遠在天邊的小事情。


上了高中之後,人會變化的更快哦。會遇到更多不一樣的人,也會有很多社團活動、修學旅行等等。和泉守從來沒經歷過這樣多彩多姿的生活,所以他覺得堀川在這個年紀,應該享受他這個年紀該有的快樂與無憂。


他不希望堀川想著自己,然後錯過了這些。可是偏偏他又不希望堀川說的喜歡只有那麼單薄的效力。


但,他也無可奈何呀。

堀川明天就得離開。


和泉守不是不相信堀川的喜歡,只是他也明白自己不能抱著太多的期待。如果堀川喜歡他,他就盡情的疼愛堀川。如果堀川不喜歡了,要拋棄這段超越的關係,他也沒有關係。如果能夠咬牙忍受過之前那麼多的事情,再多一樣也是可以的。


和泉守翻出堀川以為藏的很好的那張紙。

上面都是一些小事情,堀川認為可以攻陷他的步驟。可是就是這些小事情,一個又一個突破他的心房。堀川國廣本來就是他最柔軟的一塊,他壞就壞在沒能克制自己的情感。


和泉守拿著筆,在上面寫了些東西。

最後又好好的放回了堀川藏著的地方。


隔日下午,堀川的父母帶著伴手禮來了。

堀川在樓上整理行李,側耳聽他們「大人們」聊天。


他拿著和泉守旅行時寫的那本手札。最後還是悄悄的把它塞入了自己的行李袋中。


堀川又看了看小白鯨玩偶,戳了戳它柔軟的肚子道「你真好。一直待在這裡。」


「明明是很棒的夏天,為什麼現在一點都不高興?」堀川把玩偶抱進懷裡。其實久違的看到父母,他心底還是很高興的,一想到能與哥哥們分享暑假的事情,也很興奮。可是要離開這裡的落寞還是宛如潮水淹沒他。


其實他早就發現了。

即使擁抱著他的懷抱那麼溫暖,注視他的眼神那麼溫柔,兼先生的背影還是那麼那麼寂寞。他的笑那麼瀟灑卻孑然。


堀川打開和泉守的衣櫃,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躲了進去。


他太想哭了。

可是他已經過了那個,面對離別可以隨意號啕大哭的年紀。當年他離開時的哭泣,能夠被原諒。但如果他現在掉淚,只是讓所有人困擾。


堀川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整個人都在惶恐。

明明兼先生沒有說出關於「結束」以及「後悔」之類的話,但他就是惴惴不安,覺得自己只要一回去了,世界都會崩毀。


和泉守上樓叫他。

發現堀川的行李都已經收的乾乾淨淨。

可是唯獨沒有看見人。


和泉守往其他房間稍微查看,都沒見堀川,這才慢慢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他靠在窗邊,靜靜聽著衣櫃裡傳來的抽泣聲。


堀川就是這樣的孩子呀。

連哭泣都要躲著,有事情自己憋著,不想給他知道似的。可是他不喜歡這樣,他還是想要堀川笑著就好,什麼都不要煩惱。偏偏他卻成為了堀川的煩惱。


「國廣。」和泉守想把衣櫃門拉開,裡面的小孩兒卻倔的扳住了門。


「我不走。」堀川抽抽噎噎的開口,那聲音黏糊糊的隔著門板傳出來「是兼先生說,不會送走我的。」


「你說不會送走我的。」堀川幾乎是心碎似的在控訴。可是他在控訴些什麼呢,他自己也不明白。他當初明明也沒有大聲說,我要留下來,卻選這個時候責怪兼先生,實在很卑鄙。


和泉守知道堀川已經放開了衣櫃門,就把門慢慢的打開。他看著抱著衣服哭成一團的堀川。


「國廣。」和泉守輕輕摸著堀川的頭頂「我會在這裡等你。」


堀川這才抬頭,眼角都還掛著眼淚,眼睛鼻子通紅。


「等你好好上完高中。等你決定要走向哪裡或回到哪裡。」


堀川看著和泉守。和泉守的位置,恰巧在窗戶陽光從側面照著的地方,他剛剛在櫃子的暗處,現在看著和泉守兼定,竟然覺得和泉守在發光似的。


「我喜歡你。」堀川眼角那顆眼淚掉了下來。


「我知道。」和泉守露出一個笑,用指腹抹去堀川臉上的眼淚,順著捧住了他的臉。


堀川重新睜開眼睛時想。

跟喜歡的人接吻,竟然也會這麼苦澀啊!


最後和泉守還是在門口看著堀川坐上了車。

向堀川的父母禮貌的寒暄道別。

堀川的父母沒有問堀川為什麼好似哭過了的臉,可能他們也一直在拿捏和泉守與堀川之間的關係。


在長長的車程後,堀川總算回到自己的房間。

大概是媽媽有幫忙打掃,房間很乾淨,棉被透著一股洗淨的味道。


堀川整理完行李,從筆記本裡抽出了那張計畫表,訝異的看到和泉守的字在上面。


就三個字。

那麼鄭重,又那麼坦然。


“我等你。”


作者有話!

恭喜兼桑極化!(放鞭炮) 

也恭喜有澤22歲生日 o(☆Ф∇Ф☆)o 我非常期待今年的真劍

( 好多親友都抽到票了可是我只能看轉播 ) 

中秋節要到啦 (*´▽`*)

好想吃奶皇月餅啊嗚嗚(吃過了就回不去了) 

。:.゚ヽ(*´∀`)ノ゚.:。最近一直在摸可愛的黏土人們

那麼

還請多多指教了 (*^^*)

**

另外《天定情緣》近期出貨 有任何問題可以詢問我的代理

(*´艸`*)真的很謝謝大家的支持.......!!

 
评论(27)
热度(109)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