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Love is Magic 01

前提:

HP paro/

少數可能有私設

題名亂取可能會改


00.


九又四分之三。


月台上擠滿了人,一大堆新生正在跟父母道別,還有一大堆舊生隔了個暑假正在哇啦哇啦的跟朋友聊天,等著火車發車。


和泉守靠在行李推車旁邊,一直留意著月台,有幾個學妹遠遠地看了他就在討論,和泉守對於那些目光只是回了一個帥氣的微笑。


「兼先生!」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落進他的耳朵,彷彿破開了那些吵雜的聲音,恰巧地就能抓住他的注意力。


「國廣。」和泉守轉身,果然看見一個嬌小的身影推著行李朝他過來。堀川的身邊還跟著兩個穿著巫師袍的人。


幾句寒暄,很快地和泉守跟堀川就提著行李到了火車上。一邊從狹窄的車廂走廊往前走,他倆一邊低聲地講話。


「兼先生,暑假還好嗎?」


「還行,歌仙在忙一個活動,快要忙瘋了。」火車晃了一下,和泉守眼明手快地攬住堀川,免得他被後面嬉鬧的學生撞了「他脾氣變得很.......不風雅。」


那差點撞了堀川的學生總算消停下來了,那是一個葛萊分多的二年級男學生,他看見了和泉守便小聲地說道:「呃.......級長好。」說完瞥了眼堀川。


和泉守不動痕跡的放開了堀川:「別在走廊玩!趕緊找車廂坐好!」他裝出凶狠的樣子,那學生點點頭說了好後就溜進了車廂。


堀川繼續邁開步伐,接續暑假的話題道:「我哥哥們最近也很忙,好像有些狂熱份子在搗亂。」堀川的兩個哥哥都是正氣師。


和泉守跟在他後面壓低了音量:「我聽說了,跟禁忌的時空回溯魔法有關。」


「嘿!和泉守!堀川!我們給你們留了位置!」經過一個車廂的時候,突然有人叫住他們。探頭的是個史萊哲林的學生,一頭藍色的頭髮,銀綠相交的領帶鬆鬆地打在頸上。他是大和守安定。


和泉守跟堀川一起進了車廂,果不其然看見加州清光正窩在位置上塗指甲油,他穿著鬆垮垮的毛衣,桌上還放了好幾盒的巧克力蛙。


「清光還沒蒐集到想要的卡嗎?」


「對啊!討厭死了!我已經有一大堆梅林了!」


「我前陣子就蒐集到哈利波特了哈哈。」


安定跟清光與堀川講話的時候,和泉守便把他倆的行李安置好了。


「我們先走啦。」


「辛苦了呀。級長們。」清光跟安定趴在車廂門邊,調笑似的揮揮手。安定還戳了戳和泉守袍子上的級長徽章。


堀川與和泉守無奈的對看一眼。之後便一起前往級長的車廂,去聽取學生會主席的指示。


01.


和泉守兼定,葛萊分多六年級級長,葛萊分多魁地奇隊的追蹤手。


堀川國廣,史萊哲林六年級級長,史萊哲林魁地奇隊的搜捕手。


葛萊分多看不慣史萊哲林,史萊哲林瞧不起葛萊分多,這算是霍格華茲內無傷大雅的小慣例,偏偏這兩個級長正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自以為偷偷摸摸的談戀愛。


他們當然還是各自以自己的學院為傲,偶爾堀川會吐槽葛萊分多怎麼老毛毛躁躁,和泉守就會反擊說史萊哲林才是做壞事的功力一流。堀川是在抱怨和泉守趁著圖書館沒人的時候親他,和泉守則是在指堀川在級長浴室裡勾引他。


今年輪到在霍格華茲舉辦三巫鬥法大賽。校長在台上鄭重地歡迎了其他兩個學校的學生後,就宣布了關於比賽的事項。像是必須年滿十七歲才可以參加,火盃會選出鬥士,選上了不可退出等等。


一堆人興奮地討論著別校的學生,以及誰有可能被選上等等。


清光坐在和泉守旁邊,一邊吃著南瓜塔一邊說:「肯定是我們葛萊分多的人當代表啦。」霍格華滋的大餐一直都很好吃,光是一個南瓜塔也可以做的有豐富口感,味道層次分明,既不會太甜也不會讓南瓜味重到入不了口,帶著一點點奶油的鹹味,讓清光忍不住多吃了好幾個。


「當然。」和泉守吃了一口雞腿,上頭的醬料甜滋滋的與雞汁在嘴裡迸發,他遠遠地從人群縫隙當中看見史萊哲林的一群人正圍著堀川,而堀川彷彿心有靈犀似的望了他一眼。


半夜巡完房,和泉守爬上城堡的五樓。今年葛萊分多的新生比較調皮一點,半夜幾個男孩溜出來探險,被抓到了還敢說這是葛萊分多的傳統。


都是那本《哈利波特的傳記》害的!哈利波特真的很偉大很傳奇沒錯,但是作者怎麼可以在書裡揭露哈利犯那麼多校規!害的各院的級長們天天得抓幾個覺得可以拯救世界的哈利狂熱者!梅林的鬍子呀!又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為哈利波特。


級長們錯開時間來使用級長浴室這算是默認的規則了,畢竟誰都想一個人好好放鬆一下,和泉守瞥見門上已經掛了一枚史萊哲林的牌子,他低聲唸了句通關密語。


若大的浴室裡頭裡面被蒸氣給擠滿,微微的藥水香氣飄進了鼻子裡,和泉守從煙霧當中看見了堀川瘦白的身影。


和泉守走近一看,堀川閉著眼睛泡在池子裡,可能等他一陣子了,臉蛋有點被蒸紅,頭髮濕漉漉的滴著水。在和泉守眼裡這就是春景一幅,可惜讓他莫名火大。


和泉守也不去打擾堀川,兀自的去旁邊快速洗了澡才入池,他悄悄摸到堀川的旁邊,突然地把泡了冰水的毛巾敷到了堀川臉上。


「呃!」堀川一個激靈徹底的醒來了。他掀開臉上的冰毛巾,發現和泉守正抱著雙臂看著他。


「兼先生你來啦。」堀川沒有底氣的打招呼。


「泡多久了?你也不怕泡暈了淹死。」和泉守沒好氣的說著,一邊把冰毛巾拿了過來,給堀川仔仔細細的擦臉,又把人趕上去不讓泡了。


堀川坐在池邊,一會兒感覺和泉守沒繼續生氣了才說:「今年不辦魁地奇了呢。」


「是啊!不過三巫鬥法會很精彩吧!說起來,歌仙好像就是在忙這個。」


他們又隨便的談了一點今年的新生,某些共同選修等等。倒是沒問彼此要不要參加三巫鬥法。和泉守雖然覺得三巫鬥法會危險,不過絕對是一個榮耀與挑戰,以他跟堀川的性子,肯定都會把名字投進去的。


整好衣服,離開級長的浴室前,他倆交換了一個晚安吻。也不管麥朵在浴室上方邊尖叫邊哭道你們每次都這樣!我都沒談過戀愛!我都沒有被親過!


誰讓妳老要偷看。和泉守在腹裡嘀咕。


03.


火焰從盃裡竄了出來,帶著一張紙片。


「和泉守兼定!」霍格華茲的校長高聲喊出上頭的名字,葛萊分多學院爆出一陣歡呼。和泉守倒沒有不好意思,雖然他不是特別有把握會被選上,但他也為自己的能力有感到驕傲的地方,他與站在史萊哲林學生當中的堀川對上了眼。


堀川用口形說著:「兼先生!太好了!」堀川淡淡地笑著,眼睛微彎亮著水光。他可不能像其他葛萊分多的學生一樣替和泉守尖叫,畢竟史萊哲林的學生一直相信堀川能夠代替霍格華茲出戰。


和泉守對他綻出一個笑容。


為了幫忙和泉守獲勝,堀川跟和泉守經常找到時間就窩在圖書館。一邊練習法術一邊討論戰術,安定跟清光不時也會參與討論。


此時他們四個正坐在學校的某片草地,避開了大部分的人群,難得的可以好好享受清淨時光。自從火盃選出鬥士以來,和泉守都快被煩死了,不用說他本來出眾的外表就有一票女生當粉絲了,現在又變成霍格華茲的代表,算是出盡風頭了。每天搶著跟他說話的人堆的跟山一樣,書本一離開視線,打開時能掉下一大把的羊皮紙條。全都是女孩子悄悄夾進去的。


「第一關到底會是什麼呀?」清光撓了下自己的寵物貓,看那隻黑貓在草地上曬太陽的舒服,忍不住就想弄醒他。


堀川翻著那本厚重的《三巫鬥法大賽的歷史》說:「每次都不太一樣,好像曾經有對付巨龍的。」他一邊說著,一邊在羊毛皮上寫下好幾個可能可以對付巨龍的咒語。


安定正在看《預言家日報》上面有一小塊在報導今年的三巫鬥法大賽,不過胡扯的言論佔大多數,包括和泉守是靠兼定家才被選上的,裡頭洋洋灑灑分析了和泉守那在魔法部工作的哥哥等等,也把今年遺珠堀川國廣拖出來講了一通。


安定把報紙湊到堀川的眼睛底下,擋住了他在看的書,笑嘻嘻地說:「上面說堀川你對和泉守新仇加舊恨,現在一定是最不希望看和泉守獲勝的人。快!快把書砸到和泉守身上!」堀川笑著推了推安定。


清光聽了都要笑瘋了,沒形象的在草地打滾了一圈,邊笑邊說:「怕是沒人比堀川更想要看和泉守贏了。」滾完又掏出小鏡子整理頭髮,安定伸手過去給他拿下黏在頭髮上的草,不忘嘲諷道:「你滾之前就沒想過這樣不可愛嗎?」


「胡說!我滾草地也可愛的。」清光一本正經的反駁。


和泉守拋下了手上的那本書,乾脆地也把堀川手上的書拉離堀川的視線,讓堀川看著自己。


「國廣,我覺得有個魔法一定能讓我贏。」

堀川眨了眨眼,藍色的眼瞳裡好似正在想是哪個無敵咒語可以幫到和泉守。


「你親我一下就可以了。」和泉守笑著說出來,太陽底下的他沾著暖洋洋的光,袍子上的獅子彷彿就是他的化身,那樣驕傲那樣自信,讓人忍不住就要臣服崇拜。


堀川甚至忘記要張望下有沒有學生在偷看,主動的環住了和泉守的脖子,把唇獻了出去。他一個傾身,穩穩地倒在和泉守懷裡,兩個人沒羞沒臊的躺在草地上吻成一團。


旁邊的安定跟清光大概也是習慣了,全當作和泉守跟堀川身上批了個隱性斗篷,反正他們是什麼都沒看見。


04.


和泉守第一次跟堀川見面,也是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那時歌仙送他來車站,一個小不點推著高高的行李車,沒操控好就撞上了他的行李車。


和泉守連忙地查看籠子裡的貓頭鷹,正當他氣急敗壞要罵那個冒失鬼的時候,堀川便從行李推車後探著頭出來道歉了。


「對不起。」


「呃......沒關係。」他咽回了要罵出口的話。反正歌仙在旁邊,他也不能罵什麼的。對方的哥哥正在跟歌仙道歉,然後閒話起了今年剛入學的弟弟們。


堀川站在一旁盯著和泉守瞧,讓和泉守都不好意思了起來。


「你有什麼事?」和泉守撓了下頭髮,被歌仙一掌拍開手道:「別把頭髮弄亂了。」


「我覺得你長得真好看。」堀川瞇起了眼睛笑,彷彿在說什麼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和泉守雖然自覺自己挺帥氣的,但被人這麼真誠的誇讚還是高興的飄飄然。他回道:「你也長得很好看。」


那哥哥們全都笑了,這兩個小鬼頭到底在說些什麼。


於是他倆最後就一起上了火車,找到空車廂一起坐著。他們閒聊了幾句,包括自己的名字、想進什麼學院等等,在大和守安定還有加州清光提著行李衝進車廂之前,他倆還確定了兼先生與國廣這親暱的稱呼。


分學院的時候和泉守覺得堀川被分到史萊哲林有點可惜,倒是清光一起進了葛萊分多。他終於在忙碌的入學週找到機會跟堀川說話。


「你不是說你有哥哥是葛萊分多的嗎?」和泉守的聲音有點像在質問,可是又沒有那麼兇。他有點喪氣的翻著那本《怪獸及其產地》。


「是呀,可是兄弟也不一定同學院。」堀川盯著自己的小皮鞋,似乎也覺得自己沒能分到葛萊分多相當可惜。他不討厭史萊哲林,但他很想去有兼先生的學院。


「你說的對,」和泉守拍了拍堀川的肩膀,像是安慰他一樣「歌仙也是雷文克勞的。」


「而且,史萊哲林也有很多偉大的巫師。」


「葛萊分多也是!」堀川嚷聲了出來,惹的和泉守發笑。


後來他們就一直在各自的學院好好表現,但抽了空就會窩在一起,討論課程或是自己學院發生的事情。同學院的人看見他們待在一起,全都露出一個不可思議的眼神。有時後還會有人奉勸他們離對方遠一點。


大概是四年級的冬天,他倆耶誕節沒回家。吃完晚餐後兩個人圍著厚厚的圍巾去貓頭鷹棚看自己的貓頭鷹。他們很常來西塔樓,因為這裡的人很少,可以避免掉許多麻煩,只是冬天這裡就顯得太冷了。


和泉守看著堀川有點凍紅了的鼻子,把自己的圍巾也摘了下來,牢牢實實的把堀川的臉團在圍巾裡頭。紅色與綠色交雜著,堀川感覺自己像個耶誕樹的配色。


「哈哈哈,國廣真搞笑。」和泉守縮瑟了一下,暴露在冷空氣底下的皮膚一下子感受到了寒冷。


堀川想說話卻連嘴巴都被遮住了,拼了命拉下圍巾才能好好說話。


「我不冷!」他試圖把圍巾拿下來還給和泉守。


「嗯!你不冷。」和泉守也不管堀川,兀自的在給自己的雪鴞*(註1)餵食物。這隻雄雪鴞是他哥哥給他的,脾氣偶爾有點暴躁但非常忠誠聽話,很喜歡被和泉守稱讚。


堀川的雪鴞也湊到堀川旁邊,親暱的啄了下他的衣服。他這隻雌雪鴞是上霍格華茲前,他父母給他買的。因為他課本什麼的幾乎都使用了哥哥們留下來的,所以才給他買了一隻貓頭鷹,也希望他常常寫信回家。


「國廣,你知道有個能讓我覺得溫暖的魔法嗎?」和泉守放開自己的雪鴞轉身面向堀川。


「哪個咒語?」堀川的雪鴞比較親人,脾氣也比較好,正在用頭頂蹭著堀川臉上那團圍巾。


和泉守慢慢地靠近堀川,伸手摸了一把堀川的雪鴞,然後拉下堀川的圍巾,準確無誤的親了親堀川的唇。「這個呀。」


堀川的臉頓時就紅了,然後他看見和泉守的耳朵跟脖子都紅了,似乎不是凍紅的。


「好了!該回城堡了!」和泉守有點欲蓋彌彰,其實他緊張的要命。


走下樓梯的時候,堀川一聲不響的走在和泉守後面,兩個人的手倒是牽著的。突然堀川停了下來,和泉守也停下來轉身看他。


「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堀川突然告白,和泉守則傻在原地,他還以為剛剛那樣就確認關係了呢。


「呃.......好!?」


「哦......你聽起來真勉強。」堀川裝作很沮喪。


「才沒有!我也喜歡你!我們交往吧!」和泉守快速的說完這句,堀川突然的親了過來,恰巧堀川站的階梯比較高,腳尖也不用墊了,和泉守怕堀川沒踩好跌下來,主動的抱住了他。


他們像兩個不怕冷的傻子,居然在西塔樓的樓梯上接吻。親完的時候,他們身上都黏上了不少雪片。


「這樣算我先告白的吧。」回城堡的路上,堀川得意洋洋地說出這句。和泉守被噎了一下,沒有進行反駁。


那天晚上,堀川才發現自己居然把和泉守的圍巾帶回了寢室。在一片銀綠配色的寢室,那條紅黃相間的圍巾彷彿一團火相當溫暖。



TBC

註1:雪鴞是終身一夫一妻制

p.s 級長浴室到底在5樓還6樓都有人說.... 想說還是高樓一點吧 有對城堡熟悉的小夥伴可以告訴我答案!

設定補充:

和泉守/ 堀川都是巫師家庭出身
安定是混血(母親巫師父親麻瓜)
清光則是麻瓜家庭出身

烏啦!
說了好久要寫的HP 世界觀
小夥伴們前幾天的讚決定了此篇不飆車呀O(∩_∩)O~
那麼還請多多指教~

 
评论(22)
热度(152)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