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Love is Magic 02

前提:HP paro

少數可能有Bug+私設

/

05.

三巫鬥法的第一場。


上場前奧利凡德先生*(註2)來給鬥士檢查魔杖。這是為了確保魔杖都在最佳狀態。


和泉守的魔杖也是奧利凡德的商品。一支十二吋的梣木魔杖,裡頭是龍的心弦。奧利凡德先生撫著它的木身評價道:「一支美麗又強大的魔杖。」


檢查完後,選手們全都聚集在帳篷內等待,和泉守吸了一口氣才壓下心裡的緊張感。跟著另外兩個選手一起等著魔法部長公告。


「今年你們要對付的是『這個』。」

魔法部長拿出一個絨布袋子,讓他們自己伸手進去摸。和泉守一摸被咬了一口,竟然是一頭幼小的龍。還真被堀川稍微料中了!


那掌心大的龍有著火紅的皮膚,接近四肢末端是漆黑的,那背脊上的幾片巨麟卻又泛著青藍色一直從背部延伸到尾巴,小火龍在他的手裡團團轉,爪子戳在手掌有點刺痛。*(註3)


和泉守是第二個上場的,那隻長得一模一樣但非常巨大的龍已經雌伏在那裡,正圈著一顆金蛋。


和泉守張望了一圈,在史萊哲林的人群裡看見堀川。堀川皺著眉頭好像非常擔心的模樣,緊緊抓著欄杆。


和泉守往前走了一步,那隻龍感知到了有敵人,立刻衝他噴氣警告。和泉守再試圖靠近一步,那龍馬上就噴出了燄火。


他想起了堀川給他的那張羊皮紙,龍皮因為很厚幾乎所有的魔法都無效傷害,所以唯一的弱點就是眼睛。


他先連續發動好幾個咒語攻擊龍尾,好讓龍因為痛覺而離開那顆蛋。召喚咒*(註4)、漂浮咒肯定都是沒用的,必須要徒手去拿。


雖然無法造成實質傷害,但和泉守一次次瞄準同個位置也給龍帶來了一定的痛覺,並激起了火龍的憤怒,開始追著和泉守跑。


和泉守繼續找空隙攻擊著火龍的尾巴,終於在火龍非常接近他的時候,對準了火龍的眼睛施展「結膜咒」。火龍巨吼一聲,震的觀眾席都在搖晃,然後開始四處亂噴火,在整個競技場橫衝直撞,學生們的尖叫開始此起彼落,這又更刺激了火龍的感官,可是他像失了方向一樣找不到和泉守在哪。


和泉守從火龍的腿縫中,順著地形往龍蛋的地方下滑,他剛剛把火龍引導到了競技場的高處,現在火龍又壓根看不見還因為眼睛的劇痛失去了感知。


他抱到了龍蛋,重新對準了火龍的尾巴發射咒語,火龍因此也知道他在下面,可是他不曉得和泉守確切位置,只能跌跌撞撞地往下撞,和泉守開始反方向往出口跑。


大概是恢復了一點,察覺了他在出口附近,火龍直接將尾巴甩了過來,希望能掃中和泉守。和泉守急忙又施展了幾個咒語,在竄進出口前,火龍的尾巴甩下了一個東西,他想也沒想拿了就跑。說不定是大賽的提示啊?


觀眾席爆出尖叫跟歡呼。和泉守這場打的非常精彩,雖然作法是有點冒險,但成功的在短時間內得到了龍蛋,應該能夠得到高分。


他倒沒管龍蛋,首先看了看那個掉落物,還沒看個仔細。前來關心他的學院導師看到和泉守手上的東西,大吃一驚道:「梅林的鬍子呀!這是它新生的尾甲!」


「誰?」


「剛剛那隻龍的!你一定是一直攻擊到了這片新生的尾甲!因為剛冒出背甲尾甲的皮膚處會比較脆弱,它一定很痛!」


和泉守沒來得及繼續問導師這個龍甲該怎麼辦,堀川就已經衝進了帳篷裡頭,非常用力地抱住他,整個臉都埋在了他的懷裡。


葛萊分多的導師有點被堀川的架式嚇到了。不過教授間早就有所流傳,葛萊分多跟史萊哲林有兩個級長,關係不尋常的要好。


那導師揮了揮手,心裡一邊想著年輕人真是不得了,一邊在帳篷外幫忙擋下其他人,尤其是那什麼《預言家日報》的記者。


「哦天啊!這真的太危險了。」堀川抱著和泉守喃喃自語。


「嘿!別緊張!已經結束了。」和泉守環住堀川。


堀川拿著手帕替和泉守擦臉,和泉守的臉被火龍吐出的火熏的有點黑,手掌也在滑下地形的時候有點磨破了。


一會兒他都擦乾淨臉了,第三位鬥士也結束了與龍的對抗。和泉守準備要出去聽分數的時候,堀川突然說「是我就會用催眠咒。」


「但我對使用結膜咒比較有把握。」他們各自有擅長的咒語,當然也因此會有不同使用魔法的方式。


「我知道。」堀川的聲音有點悶,和泉守有點無奈的笑了下。他知道堀川一方面擔心他,一方面又想自己上場看看,堀川沒有被選為鬥士真的很可惜,連和泉守也這麼認為。雖然不知道火盃為什麼選他,但和泉守知道如果是堀川上場,一定也可以帶來不輸他的戰鬥。


分數出來了,和泉守暫居第二。

因為第三位的鬥士使用了更短的時間就達到目的,他用的就是堀川提到的催眠咒。

只是火龍睡著時打的呼嚕噴出了火,燒到對方的袍子,他又沒能即時滅掉,拿著龍蛋出場時還有點狼狽。


06.


耶誕節舞會即將來臨,而鬥士們會負責開舞。不過只有四年級以上的學生才可以參加,除非他們作為高年級學生的舞伴。


為此女生幾乎每天都在爭奇鬥豔,奢望能夠受到垂憐。和泉守倒是不煩惱選誰當舞伴,幾乎都在想龍蛋的事情。


那塊小龍甲他給把龍帶來的那個馴龍人了。那個人答應說會找人幫忙把龍甲作成一個有用的禮物給他。


他不是沒有試過打開龍蛋。問題是根本就打不開。他也試過對龍蛋使用咒語,但就是毫無反應。


堀川也一直在為他煩惱,他們當然也試過了泡在熱水裡,就跟哈利波特傳記裡的說過的作法一樣,畢竟和泉守自己就是級長。


沒有用。和泉守幾乎可要煩死了。

當然啦!怎麼可能完全跟以前出過的關卡一樣呢?


清光抱著蛋開玩笑的說「說不定是用孵蛋的呀!寶寶乖!」他還作勢的搖晃了一下龍蛋,把龍蛋當作寶寶似的。


堀川跟和泉守突然一齊轉頭看著他。


「.....做、做什麼?」清光抱緊了蛋「我可沒弄壞它。」


「哦天!居然是被清光想到的!」安定誇張地哀嘆。


「我們回去吧!明天就是耶誕節了。」和泉守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起來,把龍蛋從清光手上搶了過來。


「嘿!」清光不滿的叫了聲。


隔天早上,和泉守起床時發現給自己的耶誕禮物已經堆滿了床邊。他首先翻出歌仙跟父母給的那份禮物。


歌仙還是跟往年一樣送他一本書,這次是《高階防禦魔法:你不能只會防禦》(註5)。和泉守翻開書,裡頭夾了一張卡片。除了耶誕祝福以外就是要他三巫鬥法大賽一定要小心。


他的父母則送他一件非常保暖的新毛衣,上頭有一隻鷹馬的金色徽章,一個外觀會隨外頭氣候變化的超保溫馬克杯(因為他的上次不小心打破了)。一小袋作為零花錢的金加隆,當然還有卡片以及信,和泉守很意外的是,他的父母竟然也提到了要他三巫大賽一定要小心。


和泉守想可能是第一場戰鬥讓家人都很擔心吧。


安定送了和泉守「衛思理惡作劇法寶耶誕禮包」,裡頭包含了一堆金絲雀奶油餅乾、吹舌太妃糖、速效逃課糖之類的。清光則送了他一些麻瓜世界的東西,反正都很有趣。堀川也有送他禮物,但和泉守決定留到最後再拆。


他拆開床頭那盒柏蒂全味豆,挑了一個看起來還行的顏色吃。哦不!這好像是鼻屎口味的。


清光也坐在自己的床上拆禮物。和泉守透過歌仙弄到了一本《如何讓你每天可愛動人》裡頭有許多咒語及藥水的製作方法,比方說如何製作讓頭髮變得更加光滑整齊的藥水、如何短暫變換髮色等等。他還把自己蒐集到隱藏版的巧克力蛙當中的巫師卡片順手送給清光了。安定也送了清光衛斯理氏的禮包,反正他們真的不缺使用這些惡作劇玩意的時機,安定附贈了清光一大盒零食。堀川則送了清光多型態指甲刀,它能夠簡單變成小手刀以及能開鎖跟開罐頭的工具,最重要的是還有小鏡子附件。


吃早餐的時候,和泉守跟清光沒有在史萊哲林的餐桌上看到堀川還有安定。所以他們又回了葛萊分多塔裡頭,大家都在分享自己的禮物。


清光說自己一樣是送堀川麻瓜世界的東西,因為和泉守跟堀川都是巫師家庭長大的孩子,所以麻瓜世界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很新奇,最開始兩個人甚至對著清光手上的麻瓜貨幣好一陣驚奇(清光表示那只是最小的幣值,掉在地上都不會有人撿)。但是清光不肯透露自己送了什麼給安定。


和泉守開玩笑道:「我看你是把自己送出去了吧。」

清光臉一下就漲紅了,卻沒進行強烈反駁。和泉守怔了一下,差點被吹寶超級泡泡糖給噎到。


耶誕舞會前,大家各自回寢室換上自己的禮服長袍。和泉守的禮袍很新,穿在他身上很好看,清光卻一直沒有動作。


「你怎麼回事?」


「呃......我沒買禮袍。」清光有點喪氣的坐在床上「二手店的實在太醜了。」他低頭看著自己的紅色指甲。


「加州清光!我的老天!這種事情你怎麼能不早點說?」和泉守一下就搞懂了事情,他氣得想把炸彈屎丟到清光身上。


清光家裡不太有錢,而且父母又都是麻瓜,很難理解到底在巫師世界該花多少錢,去古靈閣換金加隆也是一個程序。霍格華茲有資助他上學的必備品,書本或制服的錢,但不是什麼都包含在內。一件新的禮袍的確很貴,還可能只穿這一次,而二手的絕對不會好看的。


兼定家跟國廣家都是有名的巫師家庭自然不會缺錢,而且他們都很樂意在各方面資助清光。但是清光不願意開口,他們又拿他怎麼辦。


「和泉守你快下去吧!你還要開舞!」清光打起精神,試圖催促他。

和泉守煩躁的抓了下頭髮,好不容易梳整的髮型又亂了一點。


『叩叩!』突然一個聲音敲了敲窗戶。和泉守抬眼一看發現是堀川的貓頭鷹就放牠進來了。


貓頭鷹腿上綁著一個包裹,和泉守拆了下來。包裹上面是堀川的字,裡面是一件禮袍,呢絨紅相當好看,上頭還有精緻的金邊以及黑色的小格紋映襯。


堀川給在紙條上寫道,他家給他備了兩件,這件是哥哥穿過的,他覺得穿在清光身上更好看,所以送來這邊。下面寫道:P.S 如果清光已經決定好穿什麼了也沒關係。


和泉守把禮袍是甩到清光身上,紙條也一起扔過去,惡聲惡氣開口:「快點穿穿!我來不及就怪你!」


清光最終穿上了這件看起來新極了的「二手」長袍,跟著和泉守去餐廳了。一路上和泉守都在跟他置氣,咒他今天舞會晚上吃到撐死、胖到變形,不然就是他喜歡的蘋果派最好被人當面拿光之類的。


清光則反駁道,霍格華茲的蘋果派怎麼可能被吃光。大家都知道,餐桌上的食物是不可能會被吃完的,即使盤子空了馬上就會又源源不絕的出現食物。說到蘋果派,清光暗自的期待起了巧克力布丁跟奶油南瓜派。


他們在餐廳門口遇到了堀川跟安定。


「國廣。」和泉守一看到堀川就閉嘴了,因為他覺得在軍藍色禮袍中的堀川實在太好看了,彷彿把大海穿在身上似的,偏把堀川的肌膚襯的更白皙,在他的身上單單只是那紅色的結都顯得俏皮可愛。


安定直接伸手把清光拉走:「等會見了。」安定的禮袍是水藍色底的,裝飾簡單又俐落,他雖然不高倒也把他襯的修長。他跟清光很快的就去餐桌入座,今天是不分學校、學院自己混坐的,所以他們難得能坐在一起吃飯。


副校長喊了聲:「鬥士請到這兒來!」


和泉守伸出手,讓堀川挽住自己的手臂。在踏出第一步前,他悄聲道:「禮袍是不是你讓你哥送來的?」


「被兼先生發現了啦。」這就是為什麼他跟安定早上沒有去吃早餐的原因。堀川跟著和泉守一起往前走,他注意到和泉守的頭髮有一點淩亂,卻不影響他的帥氣。不如說,讓他看起來沒那麼死板,反而更好看了。


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們出場。很多人在看到和泉守的舞伴的時候都訝異的張嘴望著堀川。尤其是史萊哲林跟葛萊分多的學生,那些女生的眼睛更是要噴出火來似的。哦當然,還有一批身為天天吃狗糧的和泉守與堀川的好友們,習以慣常地繼續觀察餐廳的耶誕布置。


教授們依然都笑吟吟的,彷彿和泉守帶男伴是一件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是的,他們只是規定攜伴參加。


餐廳的牆壁有銀霜裝飾著,如同夜空般繁星點點的天花板,除了漂浮蠟燭以外,更多的是彩帶以及金色的小鈴鐺裝飾品。整個餐廳的氣氛又華麗又溫暖。


鬥士們一起前往主桌跟大賽評審們用餐,每個人的盤子裡都會變出各種食物,他們得體的用餐,除了好吃的東西總忍不住要給對方分享個一口以外,大抵也沒做什麼其他事情。


舞會在餐後開始,奶油啤酒與點心照舊提供。


在音樂緩緩的響起時,和泉守甚至忍俊不住笑出聲音,他的笑聲彷彿氣泡飲料裡的小氣泡,輕輕地從喉嚨冒了上來,讓人發癢,堀川踢了一下他的皮鞋。和泉守領舞,而堀川跳的是女孩子的位置,但又不似女孩子那樣嬌媚,反而是柔軟中帶著從容。他們雙手緊緊交握,和泉守攬著堀川的腰,慢慢隨著音樂旋轉舞動。


「國廣。怎麼辦?」大家都紛紛入了舞池,鬥士們總算不是焦點了,和泉守藉機領著堀川到舞池的角落。

「我想親你。」他們還是慢慢的在跳舞,跟著舒服的音樂搖擺。


「兼先生,那可不行。」堀川優雅無比的微笑,水亮的藍色眼睛彷彿被施了魔法,那麼迷人又深邃,而且裏頭只裝了他一個人。和泉守最喜歡的就是這點,那雙眼睛對他釋放的愛意那樣專一又熾熱。


「那我們去喝個奶油啤酒?」和泉守停下了腳步。


「哦。這個可以。」堀川還是笑著。和泉守覺得這傢伙說不定給他下了愛情魔藥,自己怎麼覺得國廣什麼都好。


結果他們還是偷偷溜走了,連奶油啤酒的都沒喝上幾口,他們就牽著手小跑溜出了城堡,一栽進被高聳玫瑰叢隱蔽遮住的小草地時,就迫不及待的開始擁吻。明明是耶誕節,在冬天中他們卻像兩隻春天的小鳥,雀躍又歡愉,帶著各種笑語。


「國廣穿這件真好看!」和泉守擁著堀川,在他耳邊低語,還咬了堀川軟軟的耳垂一口。


「我覺得兼先生比較帥氣。」堀川耳尖有點紅,他抬眼看夜空一片絢爛,身邊的玫瑰花香飄進了兩個人的鼻子裡,無端的增添了旖旎的氣氛。


和泉守又覆了上來,溫柔的撫過堀川柔軟的頭髮,手指悄悄深入襯衫的衣領內,一下下撫著堀川的脖子。


堀川閉著眼睛享受這個吻,甜蜜到心頭都要發酸似的,輕輕地抱著和泉守。突然他感覺到脖子上被掛了東西。


「嗯?」堀川低頭一看,一個墜子已經掛在他的頸間。


「聖誕快樂。」和泉守笑著說,他眼瞳的淺蔥色恰恰好正是那墜子的顏色,墜子是一個有點半透明的立方體,裏頭彷彿有流動的液體,帶著點點的光亮。


「兼先生,這個難道是......?」堀川把墜子拿起來瞧,上頭刻著一行字。


「是啊。是那個馴龍人找人幫我做的,好像是融了龍甲做成的,我請他在裡面加了屏障咒(註6)。」


「謝謝兼先生。」堀川摸了摸墜子,其實他覺得和泉守比他還更需要這個東西。但他知道比起他的擔心,和泉守更想要的是他對他的信心「我會隨身帶著的。」


堀川貼上去吻了吻和泉守的嘴角,這絕對比下愛情魔藥還要有用,一個吻就可以讓人神回顛倒。



07.


和泉守最後是在葛萊分多的交誼廳打開龍蛋的。


將龍蛋放到壁爐的火裡之後,龍蛋就開始慢慢的褪去了外層的金色,顯露出裡頭的黑色,可是偏偏又留下一行金色的詩,接著完全的裂開來,露出一把金色的鑰匙,上面有火盃的刻樣。


“願你不受迷惑穿過迷霧,願你能看清真相之門的所在,你的寶物就在答案之處等你取回。”


「這是什麼意思。」和泉守皺著劍眉,盯著清光給他快速抄下的詩,又看了看手上的鑰匙,根本完全不能知道第二關到底要做什麼。


「說不定是跟什麼謎語有關。」清光簡單的推測了一下「不過你的寶物是什麼呢?會不會是對下一場有利的東西?」


「也是有可能吧。」和泉守捧著那個鑰匙,總覺得心裡沉甸甸的。


幸虧他們還有一些時間能夠搞清楚。

一月中旬的週末,和泉守跟其他人一起前往活米村。


他們通常會先去蜂蜜公爵的糖果店買零食,然後去三支掃帚裡頭喝奶油啤酒。當然和泉守跟堀川也是帕笛芙夫人茶屋的常客,那裡是霍格華茲學生約會必去的茶屋,進去之後只管盡情恩愛,反正其他情侶是沒心情分神的。雖然如此,和泉守跟堀川也總是能在老闆娘的特殊待遇下有個私密的包廂。


「兼先生的寶物......。」堀川看著羊皮紙上的詩,用小湯匙戳了一下杯子裡的奶泡,那只奶泡貓乖乖的從杯子邊緣縮了回去,隨後往下一鑽,便融進了紅茶裡頭。


「我的寶物是國廣啊。」和泉守毫不害臊的說。


堀川抿了了下嘴,耳尖有點紅。和泉守很會說些甜言蜜語,特別是那種一擊會心的直球。

於是他主動的湊上去親了親和泉守的嘴角。


堀川似乎一點也不自知,自己才是和泉守的甜心。


第二場比賽在一個陰冷的天氣下進行。

和泉守環顧一圈,發現堀川坐在觀眾席,一隻手抓著頸間的項鍊,眼神黏在他的身上。

他暗暗鬆了口氣。


和泉守跟著其他鬥士一起進入了前方的迷霧森林當中。其他人瞬間就消失於濃厚的白霧,他幾乎什麼也看不清。


「路摸思。」他點亮了手上的魔杖,試圖改善視線,但幾乎沒有效果。


他得要穿過迷霧才行。和泉守勉強繼續往前走,隱約從迷霧中看見了誰在前方,身材卻不似鬥士的其中一人。


他定神細看,居然覺得那人的身影像極了國廣,想到詩詞後急急追了過去。濃霧漸漸散了,他才發現自己竟然身在一建築當中,有點像霍格華茲內部,但好似又不是,堀川的背影在前方繼續走著。


「國廣?」和泉守出聲詢問,可堀川並沒有停下腳步。堀川的身影左拐消失在轉角,和泉守衝了上去發現盡頭沒有堀川只有一面鏡子。


他從鏡子裡面看見了他自己。

還有在他身旁微笑的堀川。

/

註3:我根據兼桑配色自創的龍啦

註4:速速前(Accio)可以使心想物件快速到自己身邊的咒語

註5: 耶誕禮物很多都是我瞎編的魔法物品

註6: 破心護(Protego)也譯為鐵甲咒,反正就是可以保護人的咒語(至於可不可以加在物品中視我自己設定的) 

【HP paro的設定們】

作者有話!

我真勤快ヽ(●´∀`●)ノ(其實都是存稿) 


廣州真劍去不了了 。・゚・(つд`゚)・゚・

12/24的票明明都有了  可是我父母不讓我去TT

只好在看12/20日本千秋樂的轉播了ToT

那麼、 ・゜・(PД`q。)・゜・還請

多多指教了(哽噎)

 
评论(11)
热度(98)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