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與你相守 17

前提嘻嘻:


現paro

年齡差差差差差很多的兼堀

當然是兼大堀小

自我設定多如山

/

其他章節- (,,・ω・,,)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

學園祭即將來到,學校也變得熱鬧非凡,大家投入在歡快緊張的氛圍裡,堀川的班級也不例外。大家為了學園祭準備什麼笑鬧成一團,最後總算決定下來要演一齣童話大亂鬥。

堀川隨手一抽,居然抽中了「小木偶皮諾丘」這個角色。


「哈哈哈哈這個角色太不適合堀川君了啊!堀川君根本不會說謊不是嗎?」


同學們笑話他,堀川自己也覺得有點搞笑,不過至少比抽到灰姑娘二姐的男同學好多了。

他把這件事情也報告給和泉守了。

他們聊了一會,然後堀川不抱希望的把學園祭對外開放的日子告訴和泉守了。


可和泉守真的來了。

堀川捂著臉躲在布幕後面,他剛剛絕對沒有看錯!坐在觀眾席的那個人就是兼先生!

因為學園祭,從昨天堀川就一直忙的沒時間看手機,這下掏出手機才發現,和泉守果然有在昨晚發訊息來。


堀川抱住頭,怎麼辦!他這個角色一點都不可愛!也不帥氣!完全是搞笑的角色!感覺好丟臉!而且還穿著不符合高中生年紀的吊帶短褲!


堀川還是硬著頭皮上場了。


幸好一旦投入到表演裡,他的那些擔心也不翼而飛了,聽到台下因為他們精心設計的梗而大笑時,心情也跟著雀躍起來。一個同學忘了台詞就脫口秀了起來,還有幾個同學自己忍俊不住的一起笑場,總之表演還算非常成功,他們獲得了滿堂采。

舞台結束後堀川趕忙的去找人,不久就在角落裡發現與自己父母與兄長待在一起聊天的和泉守。


「兼先生!」他小跑到對方身旁。

「國廣。」和泉守抬手摸了下他的頭「你們班的演出挺好。」


堀川靦腆地笑了一下。因為堀川的哥哥們都是校友,所以很快就有認識的人找來,而堀川的父母讓他好好招呼和泉守後就先走了。


「兼先生想看什麼!要不要去操場的攤位!有食物哦!」

和泉守跟在後頭沒有出聲,堀川停下腳步疑惑地回看。和泉守這才反應過來,笑著說:「你剛剛的皮諾丘裝,很可愛。」

堀川的臉肉眼可見的漲紅了,他飛快地說道:「那只是戲服!」他一下台就換回制服了。

「你穿高中制服的樣子也很好看。」

堀川這下感覺更害羞了,可又更大膽了。他一把抓起和泉守的手往前走:「我帶兼先生去逛逛吧!還有遊戲可以玩哦!」


他們玩了幾攤遊戲,在棒球隊的攤位時,和泉守意外打出了一個全壘打,成功得到一隻校園的吉祥物玩偶,也去了很多美食攤位,籃球社的大阪燒、烹飪社的蛋撻還有老師們合力擺攤的炒麵麵包。


「堀川君!這位是誰啊?你的哥哥嗎?」在走廊的時候,堀川突然碰上了兩個班上的同學。

「他是........。」堀川原來要答,可是卻語塞了。兼先生是我的哥哥,也不是我的哥哥。畢竟山伏國廣與山姥切國廣都是校友,同學們都知道他的哥哥是誰。說朋友的話又很奇怪,他們歲數相差太大,哪裡交到一個差這麼多歲數的朋友呢?


兼先生是我最喜歡的人!是我最重要的人!堀川很想這樣大聲地說,卻怎麼也沒辦法說出口。


和泉守瞥了一眼堀川困窘的模樣,主動笑著答道:「我是堀川的親戚,平時在外縣市住,今天剛好有事來這順便看看他。」

堀川立刻轉頭要說些什麼,和泉守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笑容。


「原來是這樣啊!我就說吧!我記得堀川的哥哥沒有這麼大的。」


「哎呀!我就瞎猜啦。」他們笑鬧了一陣「那麼我們先去玩啦!」說完兩個同學又走了。


堀川一言不發地走在前頭,最後進了自己班的教室。大家都出去玩了,除了堆滿了道具等等的雜物,教室裡連個留守的人都沒有,連燈都沒有開。


「國廣,你坐哪裡?」

堀川抿了下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坐窗邊啊。」和泉守也走了過去,擅自地坐到了堀川座位隔壁的位置上。

「兼先生,你是我的親戚嗎?」堀川背著窗戶,臉在一片陰影底下,冷不防說出這句話。

「不是。」和泉守早料想到堀川會問這個問題了。

「我不要兼先生當我的親戚。」堀川的聲音非常沮喪,和泉守看著堀川,卻發現他沒有在哭。

「我要兼先生當我的戀人。」

「國廣。」和泉守開口,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自己的心情。他並不習慣向堀川說自己的心情。

剛剛的他,內心突然湧起了巨大的寂寞與不安,以至於他產生了一絲逃避的心情。他看見在舞台上閃閃發光的堀川,看見堀川的教室與校服,腦裡出現堀川在學校青春又活潑的姿態。和泉守好像心臟被扭了一下,這裡處處都顯示著他格格不入。


堀川該是跟同齡人玩在一起,也合適跟同齡人談戀愛。


他並不責怪堀川找不到形容他的措詞,他的存在或許本來就令堀川感到尷尬。是他自己內心不安才拉遠了距離,卻沒想到僅僅一句話就能讓堀川察覺到他的逃避。這都是他的過錯,和泉守並不想要看見堀川露出這樣傷心的表情。

可是每次造成堀川傷心的人,彷彿都是他。


「對不起。」和泉守輕輕嘆出這一聲道歉,堀川的防線卻被擊潰了,眼淚滴滴答答的落下。

「兼先生......你不可以道歉,我不要道歉,也不接受道歉........。」

堀川只覺得害怕,和泉守說出親戚二字的時候,那帶著疏離淡漠的微笑,讓他心慌意亂。等他聽到道歉時,幾乎証實了他內心的不安:兼先生正在退開距離。


「國廣.......。」和泉守想要開口,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他已經決定好不會否定堀川的感情,也決定要等堀川自己明白這種情感的定義。結果現在卻承受不了自己挫敗的情緒,要把堀川推開?

和泉守伸手,一把抱住了堀川「說出那些話,真對不起啊!不會再說了。」


「兼先生......你喜歡我嗎?」


堀川整個臉埋在他的襯衫裡小聲地問。他覺得自己又哭了實在好丟臉。可是面對兼先生的時候,他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心情。


「是不是我不說出口,你就當不知道?」和泉守總覺得有點生氣又有點好笑,他的確沒有清楚地說出這些話,可是堀川總該明白他的心情。


「兼先生不說的話,我就會不安。」堀川抬頭看著和泉守,眼睛溢著剛剛的淚珠,閃著一種動人的光彩。和泉守心裡突然一陣悸動。


「嗯,我喜歡你。」這算不算告白呢?在高中的教室裡,外頭歡樂的聲音還透著窗傳進來,裡頭的氣氛卻非常靜謐。


堀川這時候才知道害羞,整個人感覺都燥熱起來了,臉蛋也紅了一片。但他看著和泉守的臉,發現對方的耳朵也悄悄的紅了。

堀川眨眨眼,一口親到和泉守的唇上。

和泉守有點受驚,又隨即笑了起來。

「哎。走吧!國廣的學校我還有很多地方沒逛到呢。」

「嗯!」


等他們又逛了一陣子,學園祭接近尾聲,堀川才想起一個問題:「兼先生今天什麼時候回去?」


「晚上九點的車票。」


「啊......這樣啊。」堀川總覺得心裡突然一陣失落,兼先生很快又要離開了,好希望能夠多相處一些時間。


和泉守有點無奈地揉了揉堀川的頭髮:「別難過的這麼明顯呀。」我會捨不得走。但和泉守沒有把這句說出來。


「啊!媽媽剛剛發訊息來,說希望兼先生能一起吃個晚餐!」

「哦!她有告訴我!」

「那個......兼先生......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


和泉守疑惑的看著堀川。


「我不小心告訴媽媽......我喜歡兼先生的事了。」

堀川不安地觀察和泉守的表情,發現對方還是很有耐心的在等他說完。和泉守本來是在想要怎麼應對堀川的父母對他的責難,要怎麼解釋之類的。

可堀川的下一句卻讓他所有的想法都煙消雲散。


「媽媽雖然很訝異,但是她說很希望兼先生能夠成為我們的家人。」


「......。」


「兼先生......你哭了嗎?」


「囉嗦......我這是有沙子啦。」


和泉守想忍住了內心洶湧的情感,所以小聲地反駁了一下。可是他根本沒有辦法忍住他內心潰堤而來的複雜心緒。這些年,他就像一直在天空飛行的倦鳥,如果不努力振翅就只能摔落地面,但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地方能夠落腳。


堀川伸手環住和泉守。

他一直在追逐和泉守的背影,一直在對方的庇護底下躲過許多風雨,終於這一天,換他能夠擁抱這個堅強的男人,讓這個人脆弱與眼淚有個歸宿。


「兼先生,我會一直跟你在一起。」


/

作者有話!

(*´ω`)人(´ω`*)不好意思有點久沒更新啦

花丸的兼堀實在太讓人沉迷啦....!( 甩鍋) 

٩(。・ω・。)و 那麼 還請多多指教

多多留言給我 (灬ºωº灬)




 
评论(34)
热度(119)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