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Love is Magic 03

假裝情人節還沒過
大家情人節快樂!新年快樂!
HP paro
私設+bug有!

/

08.


和泉守怔在鏡子前。

鏡子裡的堀川是笑的多麼的甜蜜呀!可是當他想要離開鏡子的時候,竟看見鏡中的堀川伸手拉住鏡中的自己,變成一臉泫然欲淚的模樣。


不對!進來之前還看過國廣的。

和泉守甩了甩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那詩歌是怎麼說的!怎麼......怎麼會突然想不起來?


奇怪?他為什麼身在這裡?這裡是哪裡?和泉守腦子一片空白,茫然地看著眼前的堀川。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該做,可是他已經不記得了。


「國廣......。」和泉守呢喃著堀川的名字,看著堀川挽留他的模樣,竟然真的想留了下來。他腦裡閃過許多與堀川相處的片段,讓鏡子中的堀川看起來更加的真實生動,彷彿堀川就真正地站在他的身側,柔柔地對著他笑,宛如在那些美好的午後一樣,他們肩並肩地坐在一起。


可就當他快要碰觸到鏡子時,他突然把手停了下來。


「國廣,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得離開。雖然我不記得是什麼事情了,但我真的必須離開。」


鏡中的堀川聽到了這些話,急忙地抱住鏡中的和泉守,和泉守發現自己居然真的無法動彈。就像是被人緊緊地抱住了一樣。


和泉守還想要對堀川繼續解釋些什麼,但他發現那股抱住自己的力道越來越大,像是想要勒斃他似的,尤其是他的脖子被掐著幾乎要不能呼吸。


「你.......!」和泉守驚駭,忙舉起手中的魔杖,當他指向鏡中的堀川時,內心猶豫了一下,卻毅然地唸出了咒語。「嘶嘶退!*(註7)」


一瞬間咒語射向鏡中的人,居然沒有反彈的直接擊倒了堀川。堀川在鏡中痛苦的爬了起來,臉上充滿著驚俱與悲傷,和泉守轉頭不忍看那個景象,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使用魔杖對付堀川!他的心頭湧上了許多的自責,可他還是不敢轉頭看,就怕自己會產生更多的情緒。


不、那不是堀川!只是長的像堀川的幻覺。那是他內心中的魔障.......。


如果是國廣,一定會在背後支持他的。在他說有重要事情的時候就會給他幫忙,就會讓他離開,一定會等他的!


一轉身,和泉守便如同被人擊中了頭一般,眼前景色一換,他還身處在森林當中。他的身上已經佈滿了惡手藤蔓*(註8),正緊緊地纏繞著他,除了他魔杖附近的藤蔓退開出了一個空間,似乎正是他剛剛的魔咒起了一點效果。


他一直都還在森林裡?和泉守立刻對付起了身上的藤蔓,尤其他的雙腳被緊緊地束縛住了。惡手藤蔓必須先讓其吸飽了水,膨脹過後才能使用火燒,否則很容易爆炸並噴濺酸液。而膨脹的藤蔓特別容易讓被纏住的人窒息,所以動作必須要快。


和泉守花費了一番功夫才使用咒語徹底逼退所有的藤蔓。此時的他已經筋疲力盡了,剛剛的藤蔓將他的身上纏出了一道道勒痕。幸虧那些藤蔓好像已經不會再纏上來了。


和泉守鬆了口氣,正準備環顧四周時,意外地發現有雙眼睛正在森林當中看著他。


是人馬。那人馬有著優雅的體魄,健壯的下身還有一雙相當深邃的眼睛。那漆黑的瞳孔當中彷彿正在訴說著什麼深奧的秘密。


然而那人馬只是看著他。和泉守看了看手中的魔杖,主動將魔杖收起,並且對對方行了一個禮。


對方也不說話,伸手指著一個地方。


和泉守隨著對方的手指看過去。一個是透著微微光芒的地方,彷彿是森林的出口。但和泉守往反方向一看,黑暗處中一棵樹下有兩個巨大的藤蔓繭,其中一個繭正在劇烈的扭動。


那人馬接著就跑開了。但和泉守毫不猶豫地就奔向了黑暗處試圖用手扒開那個扭動的藤蔓繭。他扒拉出一個洞口,發現裡頭果然是另一名鬥士。


對方可能正脫離了幻覺,所以才在繭中掙扎,試圖離開繭。對方看清了來幫忙的人是和泉守,兩人一起使用了魔杖才清理了那些惡手藤蔓。


人馬此時又出現了,對著兩個人又指向了剛剛的光明處,而且似乎有些在生氣的樣子。


「去你該去的地方。」那人馬的聲音相當清冷,在這樣陰森的森林中顯得更加的嚴肅。


另一名鬥士很快明白了情況道:「快走吧!」他直徑地往光明處奔去,還回頭示意和泉守快點一起來。


和泉守還是沒走,他不顧人馬對他射向的警告的箭,留下來幫第三名鬥士解開繭。

好不容易才解開對方身上的藤蔓束縛,但不管和泉守如何拍打對方,對方竟怎樣都醒不過來。


和泉守只好背對方一起前往出口。

往光明處走了不久便出現有一道豎立的門正發著光,前一名鬥士看來可能是已經穿過了這扇門,和泉守摸了摸口袋裡的鑰匙,那鑰匙沉甸甸的還在那裡,卻與鑰匙孔完全不合。


“願你不受迷惑穿過迷霧,願你能看清真相之門的所在,你的寶物就在答案之處等你取回。”


和泉守想了又想,最後直接地走向那閉鎖的門扉。就像穿越王十字車站的牆壁一樣。他直直地通過了門板。


一時間視野大開,他站在觀眾席的正前方,幾位評審以及全部的觀眾都大聲地歡呼了起來。

和泉守很訝異,他居然是第一個到達的鬥士,當然還有他背後這個鬥士,一穿越了門就立刻醒了過來。


對方似乎是馬上就弄懂了自己陷入了迷霧森林的幻覺,直到剛剛才醒來,他有點難為情地向和泉守致意後,便相當懊惱地走向自己學校的人群中,口裡還直唸著:「原來那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


而此時明明比和泉守還早出發前往出口的鬥士,居然現在才出現。他看到站在眼前的和泉守居然有點不可置信。


「你.......難道你的鑰匙一次就是正確的?」對方開口詢問,和泉守搖頭:「我沒有用鑰匙.......。」啊、所以才是要看清真相之門啊.......,因為真正的門並不是需要用鑰匙打開的門。就像是已經展示在眼前的真相,人還是會受到表象的迷惑而選擇錯誤的答案,無視了本來就敞開的大門啊。


正當對方還想要多問一些的時候,和泉守看見堀川從觀眾席衝了下來。但他這次卻沒有衝到和泉守的旁邊,而是直接地衝到了葛萊芬多學院教授的旁邊,幾乎有點大聲地問道:「你們不是會保障鬥士們的安全嗎?」


教授雖然有點嚇到,但還是立刻就回答了堀川的問題:「這是當然的.......你們看到鬥士們被藤蔓纏住是會有點擔心,不過其實不會對他們造成什麼致命傷害,只是在繭裡頭睡眠而已。」言下之意就是跑去救人的和泉守實在有點傻氣。


「那兼先生脖子上的勒痕是正常的嗎?」堀川直盯著教授的臉。教授似乎發現事情有異,急忙查看和泉守的身體。


教授跟著堀川到和泉守的身邊,一把推開他手腕襯衫的袖子,才發現和泉守的手上遍布著勒痕,當然也包括堀川提到脖子也有。


「這些勒痕是哪來的?」教授著急地開口。


和泉守不明所以的望著緊張的堀川與教授,又看了看旁邊一臉驚恐的鬥士。


「就是......惡手藤蔓啊?你也被纏住了不是嗎?」


「沒錯!可是你看我......。」對方掀開自己的袖子,上面的勒痕非常淡幾乎是已經快要消失。也就是說,當他遭遇到惡手藤蔓攻擊的時候,藤蔓並沒有要致人於死地的用力。即使他掙扎也並沒有讓他留下很深的勒痕,尤其是脖子更沒有遭受到攻擊。


教授神色緊張的拉著和泉守想去找所有的校長們討論此事,就在這個時候,鬥士們的成績出來了。

和泉守的成績排在第一,他不但第一個擺脫幻覺與藤蔓,還執意救陷入幻覺的另一名鬥士,使用的魔法也相當出色,更破解了門的真相。


可他現在好像還身陷在一個巨大的謎團當中。

和泉守怎麼突然地就想到了父母與歌仙寫來的信。


「真不敢置信......他們居然只是把這件事歸類成意外.......?」堀川憤憤不平地說著,偌大的浴室回響著他的聲音。


和泉守泡在藥草味的浴池裡,決定讓堀川停止想這件事情。


「國廣。」


堀川關掉了水龍頭,慢慢划著泡沫才蹭到了和泉守旁邊。即使是現在,他看見和泉守身上遍佈的那些痕跡還是覺得膽戰心驚。


「我沒事。」和泉守撥開堀川濕漉漉的頭髮,讓他光滑飽滿的額頭露了出來,上頭貼著幾滴晶瑩的水珠,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外剔透。


堀川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又閉口不說了。只是輕輕地撫摸了和泉守手臂上的紅痕,並隨著那些紅痕一路蜿蜒攀爬到了他他胸膛與頸間。


「兼先生在迷霧森林裡頭,看見什麼了呢......。」即使是堀川也會好奇到底什麼能迷惑這些鬥士們,讓他們一個個陷入森林的幻覺。


「你啊。我看到國廣了。」和泉守捏了把堀川的臉頰,抓住他那越摸越曖昧的手。


「我?」堀川心裡突然有一股說不出的複雜,一方面又是高興自己竟然這樣重要,另一方面又擔心自己成為了和泉守的弱點。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把這樣迷惘的情緒表現在臉上了。和泉守輕輕吻了下他的額頭道:「國廣只會讓我更強大而已。」


「兼先生.......。」堀川攀住了和泉守的肩頸,將唇瓣獻了上去,交換一個濡溼的吻。和泉守的手也順著堀川光滑的背脊一路往下,感受著那有彈性的柔軟肌膚,下頭包裹著一節節的傲骨。


草藥的味道瀰漫在浴室的空氣中,蒸氣模糊了輪廓,堀川圈緊了手臂,溫順地忍耐等著和泉守擴張自己的身體。


他隱約在天花板的角落看見麥朵透明的頭髮,忍不住朝她躲藏的地方露出一個微笑,自己都沒發現的得意與囂張,幽藍的眼睛在月色下發光。


他聽見麥朵在樑後小小地尖叫了一聲,透明的身體彷彿染上了一點粉紅色,那尖叫裡的羞憤隨著麥朵鑽進水管裡離開而消失了。


「這還真的是,史萊哲林邪惡的因子哦......。」


和泉守吻了吻堀川的耳尖,堀川笑著轉頭看著和泉守,「那快來懲罰我吧......兼先生。」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浴池裡頭的原因,堀川總覺得自己的喘息聲被放大成了回音,水花噴濺的聲音,還有他們肉體相撞的聲音都在安靜的夜晚裡格外大聲。


堀川努力維持恍惚的意識,抽抽噎噎的吻著和泉守道:「兼先生......我喜歡你。」


「我也是。」


09.


二月情人節。

霍格華茲陷入一種粉紅色的泡沫裡。當然每年教授們也不可避免的再度強調,不可使用「愛情魔藥」於禮物當中。


堀川與和泉守在上魔藥學的時候,都曾經見過教授拿出來的愛情魔藥。愛情魔藥有著珍珠般的光澤,螺旋上升的蒸氣,以及每個人都聞起來不一樣的氣味。


當時和泉守與堀川被點名同時聞了一口。


堀川先回答聞到了羊皮紙的味道,浴室的藥草味還有微微的青草味。和泉守也沒多想,老實交代自己聞到的味道幾乎差不多。沒說還聞到了堀川身上的味道呢......。


教授意味不明的看了他們兩幾眼,才笑著又點名讓其他人上來聞一下。果然大家都說出了不同的答案。


和泉守後知後覺的想起來,圖書館、浴室與城堡外的草地,這正是他們兩個人約會最頻繁的三個地點。他隔著人群悄悄對著堀川笑了一下,堀川卻是瞪了他一眼。


今年的情人節因為有外校的學生,霍格華茲也變得格外的熱鬧。和泉守從來不收禮物這是很有名的,但總算到了今年真的都沒有任何禮物及卡片送來了。


應該歸功於他們倆在耶誕舞會上共同出席給大家帶來的震撼。


今年和泉守象徵性的送了堀川一盒巧克力蛙。堀川則用巧克力製成了獎盃的模樣。


堀川告訴和泉守,不管第三場過後他們的成績如何,兼先生永遠都是他心中的冠軍。


此時他們正在七樓的「萬應室」裡頭。這是和泉守準備的情人節禮物之一,是他們能夠不被打擾,兩個人舒服獨處的空間,甚至還有浪漫的蠟燭裝飾以及好吃的餐點。


萬應室是霍格華茲裡頭很特別又神秘的一個地方,它是會回應人們所有需求的房間。以前曾經遭受惡魔之火肆虐,之後卻還是恢復了原狀。*(註9)只要強烈的祈求,萬應室就會顯現在眼前。


「兼先生,這也是禮物?」堀川拉開了桌子旁的廉幕,看見後面的書櫃與平台。

書櫃上擺滿了許多關於高階咒語的書,而平台也是為了練習魔法特別鋪設了專門地墊。


「呃......。」和泉守抓了下頭髮,沒辦法。他一邊想著約會的事情,一邊想著第三場鬥法大賽的事情。結果等他發現的時候,萬應室已經把練習室一併附給他了。


「我來陪兼先生練習吧!」堀川似乎相當興奮,立刻就忘記了情人節約會這件事。和泉守明白,他們兩個其實都相當偏愛黑魔法防禦這門課,都是課堂上的佼佼者,能夠有實際的訓練與練習更是每次都興致高昂。


「好!來吧!你可別鬆懈!」和泉守拿起魔杖。


「兼先生才是!不要放水了!」堀川一起舉起魔杖。


三、二、一。

萬應室的空中爆出激烈的火光,幾道魔法互相碰撞,發出巨大的聲響。


後來他們在萬應室裡練習整個下午。那些高階的魔法書也被他們翻出來做自我練習跟嘗試。


「不是我說!和泉守你搞失蹤也有個程度好不好!」清光氣急敗壞地看著回到葛萊分多交誼廳的和泉守說著「我都在城堡裡找你一個下午了!」


「哎!什麼事情!」和泉守放下了手上的書跟堀川給的巧克力。


「教授找你!說是跟大賽有關的事情,要你一回來趕快找他。」


和泉守有些疑惑,這離第三場比賽還有很多時間呢?不過也有可能提前公開給他們知道吧?想著這些,和泉守前往葛萊分多學院教授的辦公室。


註7: 以魔杖射出火花,使人向後退的咒語。

註8: 參考書中內容隨便發明的魔法植物。

註9:  書中榮恩曾說很擔心萬應室被燒毀,但我就私設它沒有受到損壞!

作者有話!

大家新年快樂!今年也要愛著兼堀哦!
新年真是吃吃睡睡......!
大家都是怎麼過新年的呢!

 
评论(8)
热度(88)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