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無題

兼堀/小段子而已

之後取標題,有夠不會取標題TOT

堀川國廣其實相當怕冷。倒不是因為身子柔弱,而是過去長年沈眠於海底的巨大孤獨所照成的。那裡又黑暗又冰冷,他所冀望的一點陽光和溫暖總被厚重的海水所隔離。

在那裡時,很長的時間他都在想著土方先生和兼先生,只要想著主人,他似乎就不會忘記自己存在過戰場上的那種激情,土方先生的手佈滿了粗繭,手勁很大卻又能將和泉守兼定發揮的恰到好處。而想著兼先生讓他感到美好,和泉守兼定的身姿是那麼樣的漂亮,擺設時華美戰鬥時優美,一身絡紅映在堀川國廣的心底。兼先生是他選擇離開故土的原因,為此他也從沒後悔來到這裡。每每想著這些,他總覺得寒冷被驅趕了些,抱著這樣微小的暖意在心頭,一個人過著也無法計算的黑暗日子。

然而上蒼待他何其幸運,如今竟讓他再度成為能夠踏上戰場的付喪神,擁有著人類之軀的型態,甚至能見到兼先生,堀川以為自己除了兼先生能完好以外已經別無所求。

/

和泉守兼定第一次見到堀川國廣在被窩裡發抖時,是剛好睡不著半夜起來想喝點水,卻正好瞥見縮成一團的堀川。

「國廣?你不舒服嗎?」

他有點擔心的探頭查看,把堀川從被窩裡挖了出來,拍拍他的臉頰。

「嗯?兼先生....早上了嗎?對不起我居然睡過頭了...」堀川卻不像做了惡夢的樣子,睡眼惺忪的打算起床。

這下和泉守可急了,急忙又把堀川按進被子中。「沒事!你給我繼續睡!」可堀川卻已經清醒了,眨著泛了月光的藍眼睛看著他,像一潭粼粼的湖水。這下和泉守更窘了,只覺得一團火燒上心窩,腦子亂七八糟,嘴巴更乾了。

「我去喝水!」弄亂堀川柔順的頭髮,粗聲丟下這句話後,他就逃之夭夭。

等他回來後卻意外見到堀川窩在自己的被窩裡面。「喂!搞什麼啊!」嘴上這麼說,和泉守倒也沒把人趕回去,反而在堀川留的另一邊空位躺下。但他沒把人趕走並不代表他不介意堀川這種靠向他的舉動。他介意的要死!

「兼先生的心跳讓人好平靜.......。」堀川一個勁的把頭埋到和泉守的胸膛裡。一邊感受和泉守的體溫一邊算著他的心跳。沒有冰冷的海水,沒有萬籟俱寂的一個人,堀川呵呵呵的笑起來「兼先生心跳好快。」

「閉嘴!你睡不睡!不睡滾回去!」和泉守臉都快憋紅了,覺得堀川今晚的舉止特別怪卻又無法問出原因。只得由著他難得的任性。

堀川就那個姿勢睡著了,和泉守總算也平靜了。他稍微想換個姿勢卻赫然碰到堀川的腳丫子。明明堀川一直待在被窩裡,腳底卻那麼冰涼,這讓和泉守心裡一震。這下他才慢個大約三拍的理解了堀川是覺得冷。和泉守整個晚上沒有入睡的思考,一邊覺得在自己懷裡的堀川真的很嬌小。

#TBC

之後繼續^//^好想跟小夥伴們聊兼堀ㄚ

大家都萌些什麼梗呢...!

 
评论(3)
热度(91)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