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無題02

結果不知不覺好像會變成有點長的文章!

說好的小段子呢!

為什麼兼堀梗就是源源不絕冒出來!

 / 審神者有

---

和泉守想了一個晚上的結果就是,他趁著堀川遠征的時候跑去找了自家的審神者。其實他們對於審神者都是抱著一種矛盾的心情,一邊緬懷著過去的主人,卻又一邊想著必須要效忠新的主人。可他們的審神者是個戰場上強悍,私底下卻極其溫柔的女性。

曾有一日,和泉守眼底映碎花般的雪片,獨自望著遙遠的方向。而審神者挾揉著一抹淡淡的梅香悠悠出現在他身旁,手裡捧著一碗剛泡好的熱茶,茶葉在熱水裡面舒展著身軀,清淡的茶香雜著梅香隨著白煙往上升。

「我從沒想過取代誰的主人。」她開口時,和泉守有點訝異。「我之所以成為審神者,不只是為了守護歷史,也是為了珍視現在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他見她微笑。

「若是沒有過去,那麼我或我所珍視的一切,一定都不復存在吧。所以,請別為了我戰鬥。為了你所珍視的一切,包括與土方先生快樂或悲傷的回憶一起努力吧。」

和泉守起初沒有立刻理解,卻終究能遲在審神者喝完那杯茶前明白那番話。是的,今日的和泉守,是包括有著失去土方先生的悔恨,也有曾經失去堀川的孤獨,但若沒有這些苦澀,也許他永遠都還是那個魯莽的和泉守兼定,甚至還和當初一樣不足以保護任何一個人。

「比起主人,我更想成為夥伴而已!那對我來說,才是最好的位置!」那時審神者笑吟吟的望著走廊那一端捧著和泉守羽織的堀川趕來。而和泉守卻忽然想起那首土方先生曾經低吟的詠調,清清淺淺,像審神者的語調,令人心底平靜。

而此時審神者有點詫異地看著主動來找自己的和泉守。

「我,想要找回『堀川國廣』。」

他這句話像是懇求卻又像不能拒絕般的肯定。審神者斂了下眼,讓一起處理文件的長谷部先出去了。她沉默了一會才回應了和泉守兼定。
「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力量強大的審神者。」她的眼神有點飄忽不知道焦點在哪裡。這話不假,同時期和她同時上任的審神者都能使用更多的刀了,包括一些稀有的太刀或大太刀。可也許是力量太弱,審神者似乎無法召喚更強的刀來幫忙戰鬥,弄的本丸的人力配置一向吃緊。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她的態度不似戰鬥時的果斷堅強,但卻在抿了下嘴後同意了和泉守的要求「不過,如果你願意借我力量,我願意試試看。」

她最後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

又暗又冷,這是堀川國廣的第一個念頭。然而這樣的黑,並沒有比土方先生長眠的那個夜晚漆黑,這樣的冷,也沒有比土方先生離開後的第一個冬天還要刺骨。只是那是一種沒有盡頭的概念,無法期盼晨曦到來或是春天降臨。起初他總是惴惴不安,最後也終於麻痺於緩慢浸入全身的冰冷。

是夢。堀川逐漸意識到這只是夢。因為他已經再度和兼先生並肩戰鬥了不是嗎?可即使是夢,為什麼冰冷的海水這麼的寫實,貼著身子帶走他所有的體溫呢?也許,付喪神的事情、兼先生的事情才是夢,而如今他是夢醒。堀川沒有力氣去分別,若能與兼先生同眠、能數著那個令人安心的心跳聲的夢那麼美,把它當作現實又何妨。

堀川總是反反覆覆的游蕩在夢與現實。每天入眠就是同一個夢,亦或是夢醒總在同一個地方。可今天卻不太一樣。海水依然毫不留情的帶走溫度,陽光依然無法照耀到海底,但是他卻隱約的感受到有人對自己的呼喚。由小漸大,夾雜著泡沫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裡。

『國廣!我來接你了。』

那是兼先生的聲音,可堀川看不清。只感受到有人將自己輕輕的全身托起,然後越來越亮,越來越亮,堀川總算看清了那些搖晃的光芒是透著海水的陽光。最後陽光太刺眼了,他幾乎無法睜開眼睛,只在光芒中暈眩過去前,瞥見了他為兼先生繫上的紅絲帶。

「哈啊......呼.......呼。」他是驚醒過來的。遠征小隊裡的山姥切國廣也許是被驚擾了,起身有點擔心的看著堀川。「你.....沒事吧?」儘管堀川也許並不是他真正的兄弟,但是對於彼此那種說不清的好感,依然還是有的。看見堀川似乎受了驚的樣子,不免也擔心起來。
「我沒事......。讓你擔心了,請繼續睡吧。」他眨了眨眼看看自己的手,並不太明白剛剛的夢境究竟為何。可是被人仔細觸摸的感覺卻真實到讓人不覺得是夢。恍惚之間,堀川又想到,也許這邊才是夢境的這種想法。他自嘲般地搖搖頭,終於還是窩回被子裡面繼續睡覺。
不要緊的,明天就可以回本丸了。到時候就可以見到兼先生了喔。他一邊在心裡唸著一邊又沉沉入睡。

#TBC

 
评论
热度(63)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