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無題03

兼堀/無題03

都已經03了還沒標題的我也是醉了......


堀川遠征歸來便去找和泉守這事並不奇怪,但和泉守特意在大門等著人歸來便是稀奇的事。
堀川遠遠地望見了和泉守等候的身影,趕忙的小跑上前「兼先生!你在等我嗎?!有什麼事情......」堀川還來不及為了和泉守的等待暗自竊喜,也還來不及問出和泉守等待的原因,便被對方大手一抓的跩進懷裡。
跟在後面的青江吹了聲口哨,邊繞過去邊說著小情侶別擋在大門啊。被和泉守回了句囉嗦。堀川悶在和泉守的懷裡,不太明白的眨著眼睛望向上方的和泉守。

「跟我來.....。」和泉守最後總算放開堀川,卻繼續扯著他的手往內走。
他們穿過長廊時,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互相看了一眼,偷偷摸摸地跟在後面,還一同拉上了最近剛從檢非違使手中救出來的長曾彌虎徹。三個人鬼鬼祟祟的樣子惹得一群短刀不解地一起跟在後面偷看。這詭異的畫面被審神者瞧見了,她只是笑笑覺得這樣的日子真和平。

和泉守兼定就這樣拉著人,闖入了審神者的房間,又擅自打開了審神者說收放貴重物品的小房間。此時他終於停下身來,轉身看著堀川。堀川的視線被和泉守高大的身子擋住了,他並看不到房間內到底有些什麼,讓兼先生急著帶他過來看。

「兼先生.....?」
然而他的話卻在和泉守讓開身子之後,嘎然梗在喉嚨裡。

「國廣,我把你帶回來了。」

堀川國廣幾乎不能相信眼睛所看見的。那是『堀川國廣』沒有錯。他長年埋在海底的刀身,因為受了海水的侵蝕,生鏽的地方很多,看起來相當的脆弱,他本來便是一把受人質疑的膺品,因此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價值。可是即使已經是這樣的一把刀,卻有人這麼心心念念著的特意將他從海裡帶出來,用心呵護般的將那把破破爛爛的刀收在不會再受到傷害的地方。堀川終於明白那並不是夢,而這也並不是夢。他無法克制的滴答開始落淚,原本想要道謝的但一開口顫抖地說了「兼先生......」之後,卻是無法再言語般的嚎啕大哭。

「喂......國廣!」第一次見到堀川大哭的和泉守一下就亂了手腳。就是土方先生過世時,堀川也只是靜靜的掉眼淚,卻從沒像今天一樣哭的這樣令人感到心碎。他慌慌張張的把人攬到懷裡,看堀川緊緊抓住他羽織的衣角,哭得像是要把過去所有埋在海底的寂寞、悲傷,那些已經被海水浸了濕了不知多少年的情緒一次都掏出來一般。就像是一旦打破那個鎖,裡面的東西就會源源不絕地冒出來,無法停止。

「沒事了啊......國廣。」過去他還年幼時,總是堀川擔任著哄人的角色,可如今堅強了這麼久的人,卻像手足無措的孩子似乎除了哭泣以外,不知道該做什麼其他反映。和泉守一邊笨拙地安慰著一邊輕輕撫著堀川柔順的頭髮,覺得自己也許這麼多的時間以來,都不曾真正了解堀川的內心。「歡迎回來.....。」

誰曉得除了堀川的哭聲,和泉守又隱約地聽到了其他人的聲音。他有點詫異又有點憤怒的看向門口,覺得會偷窺的人肯定就是那幾個笨蛋,才正想罵人,卻意外地看見加州清光也在哭,大和守眼眶紅了,而長曾彌虎徹不知道為什麼也一臉要哭了。和泉守兼定撇了撇嘴,拍拍國廣的頭讓他往門口看。
被發現了的人也不再躲藏,乾脆的跑過來抱住堀川。堀川被一群人擁抱著,只覺得好溫暖,他覺得自己好幸福,能夠以人類之姿、刀身之態再度一起感受著這些溫度,堀川終於破涕微笑,甚至又開始擔當安慰人的角色,還發現了跟在清光及安定後面的一群小短刀不知道為什麼也哭成一團一團的卻又想要摸摸他的頭。

堀川偷偷抬眼看了眼和泉守,剛好對上和泉守的眼睛。那藍色的眼睛明明深邃如大海,卻亮的如晨曦照耀,溫暖的如春風吹拂。他對著他笑。

Fin.

TOT 想要求評論..!

 
评论(13)
热度(98)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