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天定情緣-2(ABO)

一樣的前行提要:
現代pa/ 偶像兼 x 經紀人堀

兼堀ABO文

ABO:各位就自行搜尋解說!

大框架ABO, 細節自我流

年齡是兼堀同年......!
<( ̄︶ ̄)> 半夜偷偷更新沒壓力

02
和泉守兼定正在大發脾氣而堀川國廣正陷入絕望和沮喪當中。


「你平時看的醫生在哪?」和泉守壓著怒氣問,幾乎是命令般的口氣,雖然平時他好像經常使喚堀川幫忙這幫忙那,卻極少用這種口氣對他說話。堀川縮了一下,用帶著濃濃鼻音的聲音回答。


和泉守兼定瞄了眼把自己縮在座位上的堀川國廣,不爽的心情又更加上升,他一邊開車一邊粗聲的說著:「那只是暫時標記,不代表什麼!」他的劍眉全都皺在一起,紅燈讓他感到煩躁。


堀川的身子一震,眼睛更黯淡了,他又使勁的縮了縮,好像這樣就可以把自己縮到一個沒人可以傷害的地方。


和泉守見堀川那個樣子,心裡更加的窩火了。受到欺騙的人是他!被懷疑而沒有得到信任的人也是他!如果堀川以前說,他或許也能在發生事情的時候早點給他抑制劑。也不用見他那一付厭惡他標記的樣子!

如果平時和泉守兼定開這麼快,堀川肯定會出聲阻止,可今天他一聲不吭的坐在副駕駛座,都沒看他一眼。


給堀川開抑制劑的醫師是個看起來相當溫和的人,有著一頭青藍色頭髮,並沒有散發著消毒水的味道,反而有淡淡的花香,大約是被送的花所沾上的味道。一期一振,病人多叫他一期醫生。醫生的助手年紀看起來小一點,黑色頭髮服貼在頭上,據說是醫生其中一個弟弟。


「和泉守先生,麻煩你現在外面等......。」一期一振的臉上帶著一點點為難的笑容


儘管臉色不好,和泉守也只能乖乖滾到走廊去等堀川看完醫生。時間大概才八點多,他注意幾個穿了國小制服的孩子圍在不遠的小矮桌寫作業 。
而房間裡的堀川則面色蒼白的聽著一期醫生的診斷。


「既然已經被暫時標記了,目前短期對你也算是一種保護和抑制。可還是無法阻止發情期的來到。」一期一振給堀川看了很多年的身體,了解他的身體,他也明白堀川的堅持是什麼,但是這種事情是誰也沒有辦法的,他偷偷地嘆了一口氣。堀川還是低著頭一言不發,緊緊咬著嘴唇,甚至都快被咬破皮了。除了初被暫時標記的時候哭了那一下,他都忍著不再發出聲音,他害怕自己會再也承受不了其他事情,脫口說出不該說的。


堀川便是一個這樣的人,看起來柔順卻絕不輕易妥協,委屈了埋在心底不說,難過了藏在笑容後不說,承受了很多事情卻不願意向別人依賴。尤其知道自己是個Omega之後,性格反而更加的倔強。一期一振縱然是他看了多年的醫生,他也不願意把現在的心情傾訴出來。


一期一振的年紀比堀川稍大一些,家裡又有許多幼弟天天照顧著,自然對堀川也帶了一點對待弟弟的味道,他看堀川的樣子心裡也心疼,但作為醫師還是把該交代的都應該交代完。「現在這個情況,發情期隨時都有可能到來,快的話一個禮拜內慢的話也許兩個禮拜也不定,我明白堀川你不想放棄工作,不過到發情期結束前,工作還是暫時請假吧。」


堀川聽到這卻也只是點點頭,以往一期勸告他賀爾蒙不穩定的時候要請假,堀川都寧可多吃一點藥也不願意離開他最熱愛的工作,不如說不願意離開他最喜歡的人。可如今他卻沒有任何反抗和猶豫地答應了。


「這幾天多注意一點.......。堀川,你該明白,發情期除了被標記以外,你一個人無法捱過它。」


堀川的身子猛然一震 ,就像被猜中心思一般。他的確是想著偷偷的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獨自等待發情期的那三天過去,堀川覺得他從沒這麼厭惡自己是一個Omega,他不想要依附著另一個人去活著。他恐懼把自己交出去,多年來的獨立讓他更害怕自己因此變的軟弱。堀川國廣也並不想為自己找藉口,把做不好的事情都推在Omega身份上。


他訥木的點了點頭。可是要由誰來標記自己?除了和泉守兼定以外的Alpha,他都沒有過多的接觸,也不能想像自己被其他人所碰觸。但剛剛兼先生是怎麼說的? 思緒繞到這裡他鼻子一痠,趕忙忍住眼淚。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像被對方澄清的話語硬是狠狠刺了一個缺口,直把他多年來的愛情和付出全都挖出來丟在地上,留給他一個什麼都不剩的空殼堪堪跳動著。那句話就像要他別自作多情,那個暫時標記的舉動只是好心而已。


堀川也明白,一直是自己的單相思,他不能把自己的感情隨便強加在兼先生身上,又去責怪對方不回應自己。他也許在當時還矛盾的想著希望和泉守就這樣徹底標記自己,證明他也是渴望自己的,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冀求著對方的到失控。可是他想錯了。


一期看堀川一個人想得出神,又不禁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柔聲的說:「回家好好休息吧......。」


出了診療室,堀川偷偷的瞧了一眼和泉守,和泉守兼定依舊是板著一張臉,只讓他先去車子上等,他自己則進了診療室。


和泉守兼定當然是憤怒的,可他在外面等著堀川的時候,忽然明白自己根本沒有什麼資格對堀川生氣。他生氣是因為自己被欺瞞,自己沒有受到堀川足夠的信任和依賴,明明自己把一切都放心地交給對方,可對方卻對他有那麼深的防備。雖然他並不想要承認,可是這樣的打擊真的很大。可不夠了解堀川國廣是他的錯,沒有讓對方給予信任這件事情也其實是自己的錯,大概是自己不夠可靠。他的生氣裡面,說不定對自己的生氣還多過於對堀川的生氣,說實在的堀川也許只是被他遷怒。


「請把堀川的情況都告訴我!」和泉守的話雖說像是請求,可一期一振覺得如果他不說的話對方似乎不會善罷甘休。


「作為醫生我無法透露病患的事情給你。」他用著醫生擺脫糾纏最常用的說詞。
沉默了一下,和泉守卻沒有像他想像般繼續強求,只是又換了個需求「......那好!那告訴我要怎麼照顧他就可以!」


「和泉守先生,您打算標記堀川嗎?」一期一振有點訝異,可他還是又立刻想到堀川說過的話和顧慮。「如果你想不顧堀川的意願的話......!那只會讓他事後更痛苦而已!」他有點著急的忘了敬語。


和泉守咬咬牙惡狠狠的回答「我不會強迫他!」這話就很像說給他自己聽的一樣。他光想像會有別的Alpha的氣味沾在堀川的身上,他就無法忍受。他根本無法保證如果他聞到那種味道,會不會失控,想用自己的味道蓋過去。可他也無法忍受堀川哭。他的心情又矛盾又煩燥。


一期一振嘆了一口氣,終究沒再多繼續這個話題,應著和泉守的要求告訴他了一些注意事項。


而獨自在車上等待的堀川,在和泉守回來前早就昏昏欲睡,壓制本能和今晚的事情都讓他身心疲憊,可是又無法真的入睡。如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好了,他隱隱覺得後頸牙印的那個位置在發疼,其實那個牙印像是和泉守兼定這個男人給他的一切一樣,隨便的就可以突破他的防線,佔據他心裡最柔軟最重要的位置,卻總是留給他疼痛,心裡喜歡這個男人喜歡到疼痛卻也悲傷到疼痛。可他又忍不住回想到,在幾個小時以前對方的舌頭帶著溫度舔舐過他那裏的肌膚,細細的吮吸著和帶著安撫意味的親吻,光是這樣想著他幾乎就覺得從那個地方傳來微微酥麻的感受。


等和泉守兼定終於回到車上,只看到一個又縮在副駕駛座上的人,只是看起來似乎已經睡著了。過去總是別人為他嘆氣的,如今他卻嘆了一口氣,把堀川掛在後背的外套先蓋在他身上,再把自己的外套也蓋上去。其實堀川並沒有真的睡著,他把臉埋著隱隱又覺得鼻子酸了起來。他的兼先生明明是那麼粗枝大葉的人,以為他冷替他蓋上兩層外套,卻還記得先把他的外套蓋上好稍微隔開Alpha的氣味。


可堀川國廣一個人把臉埋在裡面的時候,無法看見和泉守兼定是以什麼表情看著他。

作者有話!!

\( ̄︶ ̄)/其實我一直相信著我這是拋磚引玉

大家會給我更多兼堀abo糧食的!戰鬥吧夥伴們!

~( ̄▽ ̄)~(_△_)~( ̄▽ ̄)~繼續打滾求評論求聊天

p.s 最近覺得這種顏文字好可愛喔!

 
评论(26)
热度(313)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