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天定情緣-3(ABO)

03

一樣前提:

現代pa/ 偶像兼x經紀人堀

兼堀ABO文

ABO:各位就自行搜尋解說!

大框架ABO, 細節自我流

年齡是兼堀同年......!

我喜歡偷更!前章的評論還沒回完....

---

和泉守兼定並沒有把堀川國廣送回他的公寓,而是帶著他回到了自己的家。迷糊之間,堀川早就在車上睡著了,因此連自己是被抱下車放在沙發上的都不太知道。

他當然沒有打算讓堀川睡在沙發上,他只是正在笨拙的換床單。他看得出堀川對於自己的發情期很抗拒,因此也想要拖延它的到來好讓對方在這段期間能夠調適心情。那麼根據醫生的指示,首先要做的是盡量不要再刺激到堀川的荷爾蒙。

雖說把堀川送回堀川的公寓可以完全的避免再碰觸任何人的氣味,可是他沒有這麼做。因為他並不放心堀川一個人面對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的發情期。他雖然不如堀川了解自己,可是他也知道堀川其實是個相當倔強的一個人,如果他下定決心不想被任何人標記,一定寧可熬著無法緩解的痛苦,也不會打半個電話給自己求助。

和泉守兼定對堀川國廣不肯依賴他這件事情,感到深深的無力。他明白自己沒有很細心,很多事情也都處理的粗枝大葉,顯得自己很不可靠。可從以前好像就一直是自己在接受著對方的好,而自己根本沒有做過什麼。

雖然堀川從以前就常常說兼先生最帥氣這種話,可他知道那一定是僅止於崇拜偶像的那種感覺,實際上懷抱著無法實現的戀情的人是他。但他即使把一切都交給堀川國廣,信任他到毫無防備,也無法得到對方足夠的信賴。

他盡量的把床單鋪好,卻怎樣也沒辦法弄得像堀川替他換床單時那麼的平整。和泉守嘆了一口氣,重新把堀川抱到床上。

/

堀川很少睡得這麼沉。但他越睡越覺得不對勁,急急忙忙地睜開了眼睛。堀川很快的就意識到這裡是和泉守的房間,可他熟悉的Alpha氣味卻淡的不可思議。他起身,發現還穿著和昨晚一樣的衣服,堀川第一個想到的是工作!他瞥了一眼從來沒叫醒和泉守的那個鬧鐘,時間已經接近上午11點。他慌忙的下床,可又忽然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昨天晚上被暫時標記了,他的工作要暫時請假。不,也許說他可能再也無法做這個工作了。他過去總是逃避著自己是Omega的事實,為了自己想待在兼先生的身邊而隱瞞了真相,可是他如今還是不得不去面對事實。這麼一想自己又是相當自私的,如果他忽然不做工作了,誰該替兼先生處理那些瑣碎的事情,誰該替兼先生安排和爭取更多的機會。而且明明是早就知道無法實現的戀情,可自己抱著一點點的渴望被拒絕後,又反過來要把兼先生的事業弄的一團糟嗎?

堀川的心情一下又跌落了谷底。他呆呆的坐在床上,昨晚複雜的思緒又被人灌回腦中一樣,他想著離開兼先生之前,一定要把交接的工作完成才可以,因此撥打了電話去公司,要求給和泉守兼定更換一個新的經紀人。

雖然堀川非常堅持,公司還是讓他再多考慮一下。

「我知道堀川你生病了吧,先好好養病 別再想這麼多了。」

原先堀川並沒有反應過來,後來總算明白和泉守替他請了假。

「況且和泉守也為了減輕你負擔,今天可是幹勁十足哦!雜誌拍攝的進度甚至超前了!」公司裡的前輩又嘮嘮叨叨的說了一些話,終於想起堀川國廣還是所謂的病人,叮嚀他好好休息的掛了電話。

堀川有點自暴自棄的倒回床上。他的人生規劃都被昨晚突發的事情搞亂了。他摸了摸後頸的牙印,忽然想到這牙印他自己雖然看不到,但頭髮也只能隱約的遮著。別人看到會怎麼想呢......。一思及此,堀川的臉全紅了。可想這麼多能有什麼用呀!他跟兼先生早就不可能了....。堀川將臉埋在枕頭裡,不自覺眼眶又開始發熱。不能再哭了!他提醒著自己,想著要忘卻事情,堀川開始打掃起和泉守的家裡。

邊打掃著他才發現,他的兼先生自己洗了床單被單,隨便的掛在陽台那,也沒注意夾個什麼夾子。這才讓他留意到,房間的氣味特別淡是因為稍微打掃過了,而且還開了空氣濾鏡機。

「為什麼......要為我做這麼多呢.....?」

他看著為了找出床單而被和泉守不翻成一團亂的櫃子。他不論如何再也無法繼續怪罪和泉守昨晚的行為傷害到自己,可他不明白為什麼不讓他回家就好,反而這麼折騰的把他留在這兒呢?

等一切都整理打掃的差不多後,堀川便打算留個紙條,回自己家再想接下來的計畫。但事情卻總不如他的預想,和泉守兼定這個時間卻忽然回來了。

「你打算去哪裡?」

被堵在大門口聽見上方男人渾厚的聲音裡面帶著濃濃的怒氣,堀川不知道怎麼的害怕了起來,低頭回答了他要回家。他聽到和泉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強硬的說:「我不許你回家!」

堀川下意識地抬頭,可和對方對上視線之後又趕緊的轉移眼神,怕自己的內心一切都會被洞悉。他總是覺得和泉守的眼睛就像一潭過度清澈的湖水,藍過於天青過於海無時無刻都帶著自信的光芒,讓人在那雙眼睛面前無所遁逃,像是必定會被捕獲一般。

「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啊!你現在能隨便亂跑嗎?」和泉守幾乎是壓著憤怒在說話,他不曉得為什麼堀川平時做事那麼精明俐落,對自己的事情卻這麼得遲鈍或是說蠻不在乎。堀川現在可是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情的Omega啊!如果在公車上或是哪個擁擠的公共場合忽然發情了,抑制劑也不管用了,這個時候被哪個理智消失的Alpha抓去標記了那怎麼辦?明明就那麼不想要被標記,卻又像放任自己的毀滅的作法,讓和泉守兼定沒有辦法認同。

「我會好好待在家裡...!」像是想要證明一樣,堀川逼著自己又抬眼看和泉守,他不認為自己是那麼脆弱的人,只是回到家裡,並沒有那麼困難。而且他更不願意,和泉守因為知道了他是Omega就給他特殊待遇,基於這點對他好或是想要保護著他,那只會讓他覺得很可悲!就像昨晚因為他快發情了而不得不暫時標記他一樣。

和泉守沒見過這麼反抗他的堀川,他不知道心中的感受是洩氣或是無力,他只知道堀川自從Omega身分被他知道之後,似乎就表現的很疏離、很想要逃離他的身邊。可他還是不能放堀川就這樣離開他的家裡。

「我不會讓你離開!直到你發情期結束!」

他這話一出,堀川的反應更大了,幾乎要是前所未有的反抗和生氣。堀川的眼睛瞪得圓大,青藍色的瞳孔裡面幾乎是寫滿了不可置信。

「兼先生......!如果你是要為了我後頸這個暫時標記負責...那麼我拒絕!」堀川幾乎是赤裸裸的直接拒絕了和泉守暗示要徹底標記他的話語,像是要作對到底一樣,毫不留情地說著。

和泉守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才好。他說過不會勉強堀川這種話,卻沒有想過被直接拒絕了該怎麼辦。他有點愣愣的看著堀川,然後像想到什麼一樣皺起眉問:「你有......別的Alpha了?」

大約是急了,生氣和泉守的行為,感情又受到質疑,堀川一個沒有思考便脫口反駁:「怎麼可能!除了兼先生以外我......!」說到一半他忽然的發現自己似乎說溜了什麼,急忙住嘴卻沒法讓和泉守不繼續逼問。

「那你為什麼還要走?」和泉守一個箭步上前,把手撐在堀川後面的牆壁,把堀川像圈在手臂擋成的牢籠,臉靠堀川越來越近,本來一回家時刻意節制的Alpha氣味也帶著侵略性的散發著。

「......因為....」堀川無法克制自己的聲音不因為快哭泣而顫抖「兼先生你明明說過.....你不會和任何一個Omega成結呀!」這話和泉守的確說過,他曾經在某次酒會上對著示好感的Omega們這麼說過。是的,和泉守兼定的確是這麼想的,如果他只是因為訊情素而迷上另一個人,那根本稱不上他心中的伴侶。他的想法就跟他的人一樣正直又磊落,單單生理本能的吸引所形成的關係,他根本就不屑一顧。

堀川便是認為著,如今自己是個快發情的Omega,即使和泉守今日為了過往的情誼不想看他痛苦而標記他,亦或是他們都無法抗拒本能的變成伴侶,他也不想要獲得這種他們彼此都根本不想要的關係!到頭來他們一定都會變得更痛苦。

和泉守在堀川一個人亂想的時候終於又出聲了,他的聲音異常冷靜,也沒了剛才那種咄咄逼人的口氣,他定定的看著堀川說著:

「那是因為,我以為我喜歡的人是個Beta。」

堀川國廣的腦裡裡像落下了什麼雷聲,嗡嗡響的他無法思考,他只能呆滯的看著眼前的Alpha。

作者有話!

進度慢到爆炸~~~這章本以為可以上肉還是沒能照著想像中的劇情安排TIIIIT

沒錯!

這是個喜聞樂見的雙向暗戀彼此被逼著坦露心意的文!

缺糧缺梗缺鼓勵TOT,..!謝謝近來的關注蹭蹭蹭的上漲多了好多小夥伴!

 
评论(24)
热度(305)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