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天定情緣-8(ABO)

前提

現代pa/ 偶像兼 x 經紀人堀

兼堀ABO文ABO:各位就自行搜尋解說!

大框架ABO, 細節自我流年齡是兼堀同年......!

------

一期一振的表情有點驚訝,大概是因為他沒有料到堀川會那麼快就又來回診,還是已經受了標記的情況。他替堀川檢查著身體,一邊做出判斷:


「短期內還是可以用噴霧劑來隱藏氣味,不過長期的話恐怕還是公開身份會是最妥當的。」


堀川有點猶豫或者是說不安,與和泉守兼定坦白是一回事,可是要面對過去一直以來對眾人的謊話又是一回事。他明明早在說謊的那刻就該預料到會有被人揭發和批評的一天,卻又偏偏在現在害怕了起來。


可是不管怎麼樣,逃避都不是最佳的選擇。


領取了噴霧劑在廁所噴完後,堀川才又回到有和泉守的車子上面。
堀川是身體不舒服向公司請過假的,可和泉守的情況又是另一回事了。和泉守作為一名偶像,工作的檔期本來就很滿,因此也很難更動或延後,公司不太可能讓他就這樣無緣無故地消失了這麼多天。堀川一個人煩惱著這麼多問題,眉頭都皺了起來。


他知道公司在他們發情期時曾經打了電話到他們各自的手機,無奈當時兩個人的狀態都沒辦法接電話,每每做愛過後他們又累的倒頭就睡,也沒空回個什麼電話過去。過去課本上說得不錯,發情期對於Omega來說很消耗體力,但是對於要滿足Omega的Alpha來說也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要是讓堀川來形容的話,肯定是會說像是打了一場仗一樣。


「醫生說了什麼啊?」和泉守看堀川煩惱的模樣,以為堀川的身體有問題,聲音裡夾雜著一絲絲的緊張。

「身體沒問題.......。」堀川老實地回答著「只是長期下來氣味恐怕不能再隱藏了。」
「那不是什麼大事情吧,公開身分不就好了?」

「兼先生!你可是偶像啊!為什麼就沒有身為偶像的自覺呀!」


「啊?這跟我沒關係吧!不是在說你的身分嗎?」


「要是我公開的話,不是大家都.......!」


「知道你是我的Omega?」


和泉守挑挑眉,不是很理解堀川想要隱瞞身分的想法。既然堀川確實已經成為了他的Omega,根本就沒有理由繼續隱瞞。在工作的方面,堀川的能力和手腕是大家有目共睹,過去堀川因為尚未接受標記確實可能會受到部分Alpha的影響,可是現在他既然已經有所屬的Alpha,就應該更沒有這層個顧慮。


堀川點點頭,繼續開口解釋:「兼先生現在人氣正旺,突然就傳出有伴侶,粉絲和廠商會怎麼想啊!」不管怎麼樣,兼先生的工作在堀川的心中還是佔著一大部分的地位。


「管他們怎麼想啊.......。」和泉守不以為意,轉了個方向盤,一下子就抵達堀川租的小公寓門口。


「所以我才說兼先生沒有身為偶像的自覺啊!」他們邊走上那狹窄的樓梯邊還在爭吵這件事情。


和泉守是第一次有機會來堀川的公寓便掃視了一下「你公寓好小.......。」雖說非常的整潔乾淨,但是整體說起來卻實在太沒有家的感覺了。跟堀川給人的印象反而有巨大的差別,畢竟堀川在眾人的眼裡是一個貼心又務實的人,家裡的布置應該要相當溫馨才對。


「畢竟待在這裡時間不多嘛......也不需要太大的公寓.....。」而且當初為了可以隨時離開便找了這種方便隨時解約的公寓,也不能要求太多啊。不過這句話堀川不敢說出來。


雖說堀川解釋的時候並沒有想要抱怨的意思,不過和泉守大概也可以猜想出堀川不常在家的原因,無非就是照顧自己和為工作盡心盡力的結果。他摸了摸鼻子,畢竟他是依賴堀川慣的,所以造成這個局面的也是他。


和泉守一個人思索著什麼時候足以開口邀請堀川來自己的家住,不過堀川的心思早就被工作佔滿了,拿了必要的資料換了一套新的西裝就要和泉守開車去公司。


「.......。」他們現在是有交往還是沒交往啊?


和泉守看著一下就在他座位隔壁陷入工作狀態的堀川,總覺得一下發生太多事情,導致錯亂的人是他。今天早上堀川明明還對他一副很親熱,為什麼看完醫生又變成這麼有距離的樣子啊?


公司的人一看見他們兩個並肩出現,果然出現一陣譁然,工作人員和前輩們全都圍了過來關心他們兩個人的情況,尤其一個個都說可以讓堀川再多休息幾天,聽起來好似堀川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一樣。


這個時候堀川不明所以的抬頭,看見和泉守正在死命地對他使眼色。於是堀川的腦內大概可以想像出和泉守和公司扯了些什麼離譜的理由。


「身體已經慢慢好起來了,請大家不必為我擔心。」他難為情的笑著,心裡更加有負擔,面對著一直以來關心自己的這些工作夥伴,堀川感覺真相的事情更加說不出口了。剩下的問題堀川和和泉守暫時一起打混摸魚了過去,現在得先處理那幾天所空下來的工作才可以。

雖說事情好像暫時呼攏是沒問題的,可是堀川還是隱隱覺得心情不是很明朗。趁著和泉守在錄音室裡面工作的時候,一個人去見了公司裡的老闆。


他知道事情不該由他一個人做決定,可是畢竟犯錯的也只有自己一個人,要讓兼先生一起承擔是說什麼也不行的。想到自己也許會被開除吧、堀川不自覺多了一份惋惜。雖說他本來就已經想好要辭職的,可是他一直很珍惜這份工作也已經很有感情了,不只是因為認識了很多的夥伴、接觸了很多不同的東西,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把支持和泉守兼定的想法直接變成行動。


要放棄他努力了這麼久的工作,真的很難,但他卻一定得放棄。


/


堀川終於坦白的說了一切,而且說明自己願意承擔一切後果。可是他們的老闆,三日月先生卻沒有給予他任何的責怪,只是語帶慈愛的笑了幾聲,輕聲地說了句:


「你不需要道歉。」

堀川有點發楞了,茫茫的抬頭。


「再怎麼說,也是我們逼你這麼做的呢.....。」三日月噙著笑容,看了堀川一眼又轉了一下旋轉椅,他轉向自己身後那扇落地窗,看落地窗外的天空藍的不可思議。


三日月明白,堀川國廣為了爭取這份工作隱瞞真相,偽造了自己的訊息素測驗結果,硬是把自己的身分偽裝成了Beta,對公司撒下了極大的謊言,可是他也同時看見,堀川國廣為了這份工作付出了多少心力,花了多少的時間,投入了多少熱情。


他從來不認為Omega是柔弱的或是不擅長工作的,但三日月也清楚地知道,以這個身分投履歷到這家公司來,即使一開始他們讓他來面試,也有可能在面試時刷掉他,即使面試沒有刷掉他,最終考核也會有人會極力反對錄取他。不論堀川國廣的成績是多麼優秀、能力是多麼出色,Omega就像一個印記一樣讓他永遠無法碰觸到他的夢想,這類人就該依附、服從著Alpha的想法,深植許多人的心中,甚至就連大部分的Omega可能也自己這麼認為。


這些事情並不是身為Omega的過錯,然而他們卻必須為此負責。


三日月宗近是一個視野很遠的人,能力和手段優秀又出身名門之家,背景雄厚,創立經紀公司才不到幾年間就將事業拓展成為影視界的龍頭。但是即使他身處這樣的頂端,也不代表他就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對Omega的看法,不過至少他願意去理解堀川國廣的做法。


「況且,你放心把和泉守兼定交給別人打理嗎?」他又轉回身子,看著依然一臉茫然的堀川

「哈哈哈,和泉守那孩子除了你以外,我想也沒別人能治的了他。」


堀川不可置信的問著:「這是說.......我能繼續工作嗎?」


「哈哈哈、當然!」 三日月開懷地笑著回答「至於文件的事情我會處理的。」


堀川再三的道謝著,最後又和三日月討論了一些工作的事項,才退出了三日月的辦公室。


三日月宗近再度看向窗外的天空,那種藍色藍的毫無畏懼又好像隨時會擠出水似的,他彎起了眉目:「堀川有副漂亮的眼睛呢........。」像是天空一樣。

/


「喂!國廣!你去哪裡啦?」堀川才一回到錄音室附近,立刻就被和泉守抓個正著。


「沒什麼!去處理些公事而已。」堀川輕描淡寫的說完,又立刻覺得不太妥。他抿了抿嘴,想著到底要不要告訴和泉守真相。確實說不想要改變他們相處模式的人是他,可是他們之間似乎不應該還存在這麼多隱瞞。


些許是隱瞞慣了,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肚子裡面吞,現在擁有著可以依靠的人卻依然不敢去依賴。他理解自己太過於執著於堅強,可是又害怕自己一但放鬆就會軟弱下去。也許兼先生是對的,在某個方面他確實應該要做回一個Omega。


因為Omega也是堀川國廣的一部分。身為和泉守兼定的Omega依靠自己的Alpha本來就不是過錯,他卻會太苛責自己這麼做。


「嗯.....之後再說。」他又改了口,這件事情還是告訴兼先生好。


和泉守並沒有多問,只是點點頭又然後問了自己的下一個行程而已,他確信堀川不想說的時候是不會說半個字,至少他被欺瞞了那麼久這種心理預備還是有點的。可是他也相信堀川總有一天會找到時機一點一點的告訴自己的,說他自大或是過度自信也罷,可就是這麼相信。


堀川悄悄看著和泉守工作的側臉,心裡忽然又踏實許多。

作者有話!

凌晨好..... 抱歉久違的更新了第八章

雖說看起來好像要完結了不過因為還有很多部分想要處理

所以並沒有辦法立刻就直奔happy ending....

最近非常低潮,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寫天定情緣這個系列

一邊懷疑著到底有沒有人看一邊又覺得自己寫的那麼爛沒人看也是應該


不知道在哪裡看到有人說覺得兼堀ABO滿街跑膩死了

我想想,嗯,可能不多我一個膩大家....想著差點想腰斬這全部

可又捨不得兼堀這兩沒個完整的結局.....這樣就太對不起喜歡的他們了

因此即使大家很膩了也會繼續寫完的 OvO

感謝看到第八章還看完這次這麼多廢話的各位^////^

要繼續萌著兼堀醬哦>///<( 即使我們在低潮期


 
评论(27)
热度(189)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