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雪梅《前傳》-1

華燈一盞盞沿著街廊亮起,街道上熙攘的人潮慢慢散了,可花柳街才正要熱鬧。

堀川國廣看著鏡子,只感覺鏡中那人不似自己。

而他全然不知曉外面的人如何談論著他,他們總是在提到他的時候,表現出某種了然的表情,帶著欽嘆或是愛慕或是好奇說著:那個降春閣的孩子啊....。可卻也從沒說起他的名字。

堀川捏緊了裙子的下襬,看見那上頭綴繡著幾條金絲紅線的錦鯉,悠遊的身姿和優雅的尾巴好像那錦鯉真的活生生會躍出群襬似的,漂亮的讓人嘆息。可若那錦鯉真躍出來了又能怎麼樣?就像魚失了水一樣,恐怕也只會在地板上掙扎著等著死亡。再怎麼說,它們是逃不出裙尾的那一片界線的。他彷彿已經看見垂死的魚在地板上。

堀川斂了下眼,不再胡思亂想。

「清梅,該準備出去了。」門外有人輕聲的提醒。

清梅,就如他的藝名是一樣的。不同一般的百花盛開與嬌姿媚態,他宛如白雪般的冷冽卻又純淨無暇,他不會向客人投以笑容討好,卻也不曾面露厭惡。他只是清冷的坐在那裡,卻已經美的讓人著迷。或許正是他生於花樓卻脫於媚俗,才更顯得特別動人也說不定。

可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呢。

清梅的年紀還不滿,初夜尚未舉行。誰知道他這麼一付清高脫俗的模樣,在初夜之後又會變得如何?指不定還是跟其他人一模一樣呢!大約是某種征服慾望哄抬了價格,初夜拍賣的日期都還沒定下來,外頭叫價的聲音卻囂嚷的更大聲了。

花樓一向也是這樣的,在客人中越是受到歡迎,在內部就越是受到排擠。他們一個個都認為堀川總愛裝模作樣,就是臉蛋特別漂亮了點,對客人也不殷勤,哪有什麼點本事能讓他指名率就這麼高。

堀川也從不反駁,只是淡淡做著事情,好像什麼都無關緊要。

不過說到底,在花樓裡面長得漂亮也是最重要的事情。

幸虧他服侍的傾城待他不錯,要是他真受了欺負也會替他出頭。那人總是在他幫忙梳頭的時候笑著勸他:「多笑笑啊、難得你的臉蛋這麼可愛,真浪費啊。」

其實他並不是真的什麼都無所謂。

/

降春閣是花柳街裡最大間和最有名的花樓,傾城往往也出手最闊綽,可裡頭的從傾城到新進的禿,全部都是男生。或許就是那種模糊性別的美,讓人的幻想又多了一層的提升,又或許是人們總是喜歡新奇,自從降春閤開業以來,每晚都是絡繹不絕,華燈笙歌徹夜未歇。

堀川是十歲那年被賣進降春閤的。他的父親是個醉鬼和賭鬼,一次喝醉打死了他的母親還佯裝她是溺死。為了賄賂當地官員也為了還賭債,想也沒想就決定賣了他。

堀川本來想逃,又想著逃了沒人替母親下葬怎麼辦?他的母親還在地府裡哭泣不得安眠,他又怎麼能拋下母親遠走。何況他明白他也逃不掉。

堀川一輩子都不會原諒那個男人,他不只對堀川毫無愧疚,甚至在拿走錢後還對他說:「幸虧那瘋婆娘把你生的還可以,老子以後有錢說不定還能買你一夜。」

堀川氣的說不出話只得咬牙切齒,手腳又被五花大綁,連揍那個男人一拳都辦不到。

「呵呵,你這種人恐怕連進門的資格都買不起。」

當時還未成為傾城的青芷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突然跑到一樓這種地方來看新進的孩子,恰巧瞧見了便替堀川說了一句話。

之後就興味十足的說這個孩子我要了,接著把堀川帶走,堀川也沒回頭再看一眼男人發青的臉。後來堀川才隱約知道,青芷和降春閤的主人之間有些關係,也難怪他老是隨心所欲的,也不太像勉強自己留在這裡。

堀川出了房間,上了樓梯,又走過迴廊。進去底端的房間之前,他透過紙門看見裡面的燭光搖曳,影子和光影交錯倒映在紙門上,讓紙門上裝飾的圖案似乎也浮動了起來,像是有鬼魅在張牙舞爪。

房間裏頭坐著一個男人,堀川行了禮,此人是降春閣的管理者,打理大小事情也安排各個色子的時程,而對方也沒有說多餘的話,一開始就破入主題:

「清梅,你也明白你的年紀接近了吧。」管理者的聲音很平淡卻飽含威嚴。堀川點點頭,自從他拋棄了堀川國廣這個名字,成為『清梅』之後,他就明白終有一日他會面臨初夜。

「日子已經定了。就在第三個滿月之日。」

堀川點點頭,拳頭卻不自覺捏緊,指甲全刺進了手心裡,但他沒說半句話。



/

日子一天天過,拍賣初夜的叫價聲越來越高,也更多客人想趁著那之前來一睹清梅的容貌,堀川每天晚上都算著月亮的變化,感覺整個人變得逐漸麻木。

第一個月圓的日子還沒到來,京城倒是先迎來了國家長期對外征戰的第一場大捷。

據說軍隊特准回京,將會沿著大街繞再直接進宮,而民眾自然是各個準備前去夾道歡迎,順便目睹一下這次領頭那位年輕將軍的風采。

這是大事情,消息傳遍京城自然也進了降春閣,下午才收到的消息,遲暮時降春閣已經為此鬧哄哄了一番。

堀川國廣也同所有的人一樣得知了消息。他平時不論對花樓對京城的大小事一向都興致缺缺,可每每提到邊疆戰事就問的詳細,這次更甚。

有人猜著他或許是有親人在那吧。可既然賣了身,和家人都已經算斷了關係,即使這麼心心念念大抵也是無法再見面了。大家說著感到惋惜又似乎能理解堀川的心情,降春閣又有多少人是被迫和家中分離。

女子賣身尚是貧困人家的常見事情,可有些家庭再貧困說什麼也不會賣了兒子,從來都是逼不得以。當然,若堀川父親的人還是存在。

堀川覺得心裡的開心滿溢到無法言喻,卻又因此感覺到悲傷。他看著窗外的天空,看見藍天遼闊的沒有邊界,他卻半步離不開這棟樓。

那人平安無事,那人要回京了。

他並不是真的什麼都無所謂。

——

作者有話!

總之就是如標題的東西,因為很喜歡前世的背景,所以也動筆寫了。雖說是大家都明白的故事了。

真的很謝謝最近特意留言給我的各位,受到了非常大的鼓舞,看著留言的時候不禁哭了一頓,覺得太溫暖了每個人對我很溫柔。

真的是謝謝了。

 
评论(9)
热度(40)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