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天定情緣-11 (ABO)

一樣的前提!

現代pa/ 偶像兼x經紀人堀

兼堀ABO文ABO:各位就自行搜尋解說!

大框架ABO, 細節自我流年齡是兼堀同年......!

11/

網絡流言是一回事,所有的人都可以謾駡你或是辯護你,被媒體報導和寫成新聞又是另一回事,那是一種單方面的傳播和傳遞訊息,只能接收卻很難反駁,一旦媒體站定了要煽動這件事的立場,公正與真相好像再也不怎麼重要,所有的重點只剩關注率、收視率、點擊率。

三条公司首先發出正式新聞稿,表明都是謠言,沒有證實就隨意報導將會提告,即使網絡匿名也會查找IP位址將涉及毀謗造謠的人一併提告,也不會因此停止和泉守的各式活動。而堀川這幾天忙著應付各個電話,有關心有支持當然也有質疑。

導演和編劇也立刻向媒體做出了否認和澄清,卻被導向受於和泉守說不演主角的壓力和壓力才因此回答的。

「哈啊.....」堀川不由得嘆了口氣。為了處理事情,他也變得不能去拍攝現場照顧兼先生了,只能看著助理回報訊息。

手機接著又響了,堀川照常的接起了電話,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堀川國廣.......原來你是和泉守的Omega啊......。」

怎麼回事?!堀川內心一陣惶恐。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雖然他們早就準備好事情會被發現的心理,畢竟是公開告白的,公司內也有員工們看見,但是對方的來意好像不只揭穿......。而且在這個時機點,公開身份的話不知道他們的關係會被惡意成什麼。

「真奇怪,我記得和泉守的王牌經紀人,應該是個Beta才對啊......好像又有一篇好報導可以寫了吧?」

堀川咬咬牙開口問:「你想要怎樣?」這個人來者不善,堀川幾乎可以肯定這個人就是主謀,用意是什麼他不曉得,但無論如何他必須保護和泉守不再受到傷害了。

和泉守雖然沒有表現出來,可是堀川能感受到的這陣子的風波對於一直以來那麼認真的和泉守,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

誰能夠真的對別人種種的惡意攻擊感到無所謂呢?可怕的不只煽動者,不知情或以為知情的附和者往往才是說話最口無遮攔、極盡惡毒的那些人。

和泉守的一切並非一蹴即成,而是他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慢慢累積著人氣,一次次突破自我,展現能力才得來的成就,雖然這些也絕非一天就可推倒,可又如何叫人受了這麼重的攻擊而不沮喪?在演藝界能夠以群眾捧紅一個人,也同樣能以群眾毀滅一個人。

打定了要解決這件事情的堀川,聽見聽筒裡傳來沉悶的笑聲,然後對方給了個時間和地址:「你最好一個人來,不要給我耍花招......,不然......」堀川正要聽清楚對方要以什麼威脅,沒想到對方卻已經掛了電話。徒留他一個人氣憤又帶著恐慌和不安。

堀川的助理發現他的臉色有點不對:「堀川先生......?」

「我沒事。」堀川深吸了一口氣,試圖要壓下情緒好表現的毫無異樣。他真慶幸此時和泉守並不再身旁,要是兼先生在的話,肯定一下子就會發現它的不對勁了吧。堀川捏緊了拳頭,重新拿起手機撥打了電話。

/

「今天的進度可以了,大家辛苦了!」今天的拍攝,是只有和泉守和女主角的戲份。雖然為求畫面唯美,導演換了幾個角度重拍,可至少一切都很順利,讓人不禁也振奮起來。

其實外面和泉守風波那麼大,起因雖說是從這個劇組開始,可畢竟他的演技和專業就擺在那裡,毫無架子親切待人,知情的人也明白這些都是子虛烏有,大部分的工作人員還是力挺和泉守續演,而且告訴他不要在意。

可是還是有一小部份的工作人員總擺出一副不情願的臉孔,私下說話也很酸,不只把和泉守真當成拍攝進度落後的元兇,還喜歡放大看他做的每個舉動後便肆意批評。雖然在導演多次嚴詞制止後又收斂了一點。

和泉守並不擅長去揣測別人的惡意,也不擅長去跟別人脣舌相爭,他認為自己既然沒有過錯,就不必心虛,也更不必以同樣惡劣的手段報復。

他是這樣的正直又毫不扭捏,光明正大的作風,卻反而讓人能躲在暗處去傷害他。

結束了一天工作,天色也晚了,和泉守收拾著東西準備回公司找堀川。回公司前,他自然沒有忘記要把拍戲前交由助理保管的戒指取回來。畢竟拍戲可不能戴著戒指,戲服又沒有口袋好放。

這個助理是堀川派來的,平時也時常跟在他們身邊,算是十分得到他們的信任 。
助理一邊把戒指從包包內側翻了出來,一邊交還給和泉守。「和泉守先生,工作辛苦了!」
和泉守點了點頭,和劇組的成員打了招呼才離開。
「奇怪......?我記得,我收戒指的時候,明明內側包包的拉鍊是拉了起來?」助理突然想起什麼,喃喃似的說著。總感覺有人動過自己的包包,或許動過了和泉守的戒指,但又將戒指還來了嗎?唯恐這個時間點又會出更多亂子,謹慎的助理還是撥打了堀川的手機,可是沒有人接聽。

/

廢棄工廠內的空氣並不好,一股霉味帶著潮濕的氣息,加重了空曠老舊之地的荒涼感。
堀川覺得頭有點暈,頭上隱隱傳來一陣陣鈍痛,刺鼻的氣味一股腦的鑽進了鼻子裡,難聞地讓他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醒了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堀川猛一抬頭,看見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人,竟是這次與和泉守同劇組的男配角,山口先生。

山口陰陰地笑了一下:「真沒想到,堀川先生原來是和泉守的人喲!」
堀川發現自己手腳都被綁在椅子上,嘴巴也綁上了布條,讓他想開口說話也不行,只能發出咽嗚的聲音。

他照著電話裡的時間前往地點,沒想到一到卻被打暈,醒來就是這個局面了,堀川在心裡暗叫不妙。但是同時也很快的又開始想怎麼逆轉情勢,再怎麼樣這些人也不至於立刻就對他殺人滅口吧?

「給他打藥。」另一個在黑暗中的男子命令著山口,堀川沒有辦法看清那個人是誰,但隱約又感覺知道是誰。

山口從箱子裡拿出了注射器,小管子裡裝了一些淡藍色的液體。堀川下意識掙扎著,鐵椅被他震的響亮,山口狠狠踢了堀川一腳肚子,硬是給他注射了下去。

起初堀川毫無不適,但是才大約過了幾分鐘,他馬上感覺到全身無力,四肢酸軟,最重要的是他感覺到口乾舌燥,渾身燥熱!堀川無意識的開始喘氣,眼神卻依然狠盯黑暗裡的那個人。

「你一定在想這是什麼對吧?」男人低低的悶笑,堀川本來因抑制劑而遲鈍的感官突然清晰了起來,明明對方還有很大段距離,他卻能清楚明白這個人是一個Alpha。

「強力誘發劑哦。」那個人緩緩的靠近堀川「連Beta注射了都可以出現和Omega發情時相似的狀況,那麼注射在Omega的身體裡......」堀川震驚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效果一定是超群吧?」

這個人竟是Z公司董事長的兒子,井上 巧。

堀川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反應,他的訊息素受到藥劑的影響,一下子混亂了起來,像是把他的身體以蠻力扯進發情期裡,逼迫他的每個細胞都開始為了渴求滿足而戰慄。

可堀川的內心是百般不願的,這也同樣的影響了他的身體。除了和泉守以外的Alpha他光想就覺得喉頭一陣噁心。幾乎是這股巨大的厭惡感和倔強讓堀川還保持著意識,不然恐怕他早就陷入一種瘋狂的狀態裡了。

「喲,不愧是能演藝圈裡被封為王牌經紀人的Omega,這意志力也太感人了些。」堀川隱隱感覺不對,若是自己真陷入了發情期,又怎麼井上不為所動?明明是Alpha的氣息,卻不會讓他感到明顯的受影響?山口姑且還是Beta,現在都已經在旁邊微微喘氣受到了一點影響。

「好啦!別死瞪著我硬撐了!很快讓你跟和泉守相見啊!」井上說著,竟讓山口動手脫掉堀川的衣服。山口沒能溫柔緩慢的動手,大概因為Omega情素多少也影響了他,又或者畫面太過豔麗,他幾乎是一把撕開襯衫,鈕釦迸在地上落了一地。當胸膛暴露在空氣裡時,堀川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井上拿著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發送了出去。

/

和泉守很憤怒,氣的全身都在發抖,他的理智全在收到短信的時候斷的一乾二淨。他巴不得自己立刻就能穿越手機屏幕,痛扁拍照片的人。

更讓他覺得沒辦法接收的是,不只他收到了這張照片,包括公司裡的許多同事也都收到了。

堀川臉上帶著無助的表情,本來白皙的皮膚泛著一層不自然的淡粉色,全身是汗,手腳明顯被綁在椅子後,襯衫卻敞著大開,把衣內應該只屬於和泉守的風光全洩漏了出來。

寄件人是個陌生號碼,短信只附上一個地址,其他什麼也沒有。可單單這張照片對和泉守來說就已經是最無法忍受的挑釁。

和泉守甩下正在看的劇本,抓了車鑰匙就往公司外面衝,其他工作人員也只能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出去,著急卻不能幫忙。

而在會議室開會的三日月宗近,瞥了一眼剛剛震動的手機。同樣也是堀川的照片,他的臉色毫無變化,靜靜的按了刪除眼神卻一下子失了溫度。

作者有話!

在朋友家,所以不能打太多 因為他們都在附近

不想要掉馬甲嗚嗚嗚嗚

 
评论(8)
热度(113)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