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天定情緣-12(ABO)

12


一樣的前提!

現代pa/ 偶像兼x經紀人堀

兼堀ABO文ABO:各位就自行搜尋解說!

大框架ABO, 細節自我流年齡是兼堀同年......!

這章也有點灑灑狗血


------

和泉守的車子飆的飛快,他盡量不去闖紅燈,但也不曉得究竟闖了幾個馬路才到達目的地。


潮濕和霉味很重,卻遮不住堀川Omega的氣味。幸虧這裡偏僻又有風能吹散這味道,不然恐怕會有一群不受控制的Alpha被吸引而來。和泉守一聞到這氣味,從心底的憤怒和保護欲幾乎是悉數爆發。這是他的Omega,保護自己的Omega是Alpha的義務,他又怎麼能容忍堀川在這個最脆弱的狀態時,被其他人包圍著而身邊不是自己。


和泉守往那個氣味來源衝過去,他現在就像一頭暴怒的野獸,橫衝直撞,理性也燒得全無。根本也無暇注意到倉庫旁邊還有別台車子停靠在那裏。


他喘著氣撞開工廠的鐵門,鐵門因為生鏽而發出了極大的噪音,和泉守抬頭,果然一眼看見被綁在椅子上的堀川。堀川因為全身的燥熱無法紓解,臉蛋潮紅熱的把他眼淚都逼了出來,他看不清來的人是誰,可氣味告訴他,來的人是他的Alpha!他的身體一接收到這個訊息馬上便歡欣鼓舞了起來,每個細胞都在放出強烈交歡的邀請。

然而堀川的身後卻有人一個人拿著槍站在那裡還有另一個眼光貪婪的人,和泉守一下停了腳步,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本能,他和堀川都因為本能的撩撥而感覺不到恐懼,但這才是最可怕的。


「終於來啦。」井上又發出悶悶的笑,丟給和泉守一個小瓶子,那是市面上有賣的抑制劑。

「噴一下啊、不然很難跟你談話的樣子?」和泉守猶豫著,還是選擇相信的噴了噴。體內的躁動終於平息了一點。可堀川就在那裡,他又能冷靜到哪裡?


「放了國廣!你想怎樣就衝我來!」和泉守怒吼著,他對這個素為平生就充滿惡意的男人根本無話可說。


「哈哈哈,真是太感人了。你們真是相愛啊。」井上笑著「要我放了他可以啊,那你什麼都願意做囉?」


「廢話!」和泉守根本沒看井上一眼,視線全黏堀川的身上,他注意發出到那個貪婪目光的人,是同劇組的山口。山口已經沒法克制自己的樣子,看著堀川忍不住伸著一直空閒的手到褲子裡自瀆。


和泉守突然懂了,山口既然出現在這裡,也是默認了在劇組裡的針鋒相對都是故意的,一次次的NG或是,那些無中生有的謠言又差不多是從他謠傳出去的。但這些在這個時間點,全都沒有了追究的必要了。


堀川整個人被情慾包圍,可內心是羞恥到極點和百般不願的。他不想自己這副模樣被除了和泉守以外的人看到,更別說觸摸何論山口在他身旁做著那樣猥褻的行為,但他的身體卻不受控制的興奮,讓他在矛盾中拔河,理智被羞恥心包圍蜷縮了起來。


「首先,先把那不順眼的長髮剪了吧!」井上的第一個要求,隱約傳進堀川的耳裡,他拼命的搖頭。山口的自瀆被打斷,有點泄氣又有點像要洩憤的聽從井上的命令,一把抓起了桌上的剪刀。


和泉守又哪裡在意這無數人喜愛的長髮,井上的槍還抵在堀川的腦邊,山口粗暴的一把一把剪下和泉守的長髮,扯得他有點痛。有幾次剪刀掠過他的頸間,和泉守每每想著要出手保護自己順便奪取那剪刀,便看見井上那把槍就在那裡,他怎麼也不敢輕舉妄動。

「你到底想做什麼?」和泉守怒目看著井上,眼神像是巴不得能撕爛井上整個人一樣的兇惡。


「你肯定都忘記了吧、真是!傷害人的永遠都記不得自己做了什麼。」井上的眼神充滿了輕蔑卻也隱隱約約能看見憤怒。他一腳踩上和泉守落在地板一絡一絡的長髮。


「你根本沒辦法理解那些被你踩在腳底下的人!」井上低低的吼著,他想到過去所承受的屈辱如今終於要有了個出口,說不清內心的感受到底是爽快還是興奮。


「我就讓你嚐嚐絕望的滋味!奪去你珍愛的東西!讓你失去在演藝界的舞台!」


和泉守只感覺莫名其妙。他對井上半點記憶都沒有,若真的他傷害到了人,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他也絕不會沒有半點想法。


「隨便怎樣都好!你快點放了國廣!」


但他也懶得弄清楚井上到底在說些什麼,一心想著堀川還在忍受發情期的折磨,要他放棄什麼都好啊。

他當初做偶像是因為想當一個人的偶像,他這麼努力的去表演、練習,說到底也是因為總在舞台上看見底下的他閃著崇拜和愛慕的眼光。要是堀川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他的演藝事業會變得怎麼樣真是一點所謂都沒有。


井上看見和泉守這副模樣反倒有點挫折了。可是這種不滿很快的變成了更多的憤怒。


「過去我一切的努力,都被你糟蹋在腳底下,明明只是仗著是Alpha的身分,就能得到別人的賞識。甚至連我喜歡的人都你都要搶走,你這種人......本來就應該消失在演藝界!」

和泉守聽著感覺奇怪,井上自己不就是Alpha嗎?可他沒有時間仔細去想


井上把槍轉向和泉守,冷冷地說:「哼、隨便怎樣都好?」他露出一抹微笑「山口,你不是忍不下去了?那個Omega你想怎樣就怎樣!」

和泉守瞪大眼睛,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反彈性的伸手去攔。


「碰!」井上的子彈毫不留情的劃過了和泉守的臉頰,一陣灼熱感從臉側燒了起來,井上又再度扣了扳機說:「給我看著!不然打爛你的臉!」


山口一聽見了井上的話,馬上便兩眼放光,急躁地喘著氣跪到堀川的面前,伸手就開始脫堀川的褲子。堀川一感受他的氣息噴在腿上就全身開始發抖,他的心理抗拒的快接近瘋了,他不能接受別人!他不能給其他人碰!堀川使勁的掙扎,可是身體軟的和沒了骨頭一樣,堀川感到絕望、無力,同時甚至又開始厭惡起自己Omega的身份。


和泉守從堀川的眼裡看見了那樣的無助和自暴自棄。


他咬咬牙,一瞬間撲了上去,井上大概沒有想到他這麼衝動,滿臉驚駭又立刻反應了過來,和泉守也不管井上,先是用力推開山口然後用自己的身體包住堀川。


好幾聲槍響爆開在空蕩的倉庫裡。


堀川眼睛瞪的死大,感受著和泉守吐息在自己頸間的熱氣,他強扯自己的理智不要崩潰下來,可是腦子裡已經變成了一團糨糊,什麼都無法思考。

和泉守並沒有感覺到疼痛,堀川並沒有怎麼樣,這件事情反而讓他感覺到很安心。


作者有話:

恩、既然求更新!就來了更新!!< ( ̄︶ ̄)>

大家一起催催津也太太的稿嘛T-T!還有和田君的小料稿....(撓牆

嗚嗚接近期中考了。゚ヽ(゚´Д`)ノ゚。

 
评论(2)
热度(130)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