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咖啡與酒

前提:

兼堀現paro

/


咖啡店內的氣氛悠閒輕鬆,咖啡的香味隨著空氣被陽光晒得膨脹了起來。幾縷陽光照在窗邊的位置上,把坐在那裡的男人照得越發亮眼了起來。堀川無法控制自己的眼睛被吸引過去。


下午三點。一杯拿鐵咖啡,不要糖。


多次的經驗讓堀川早就明白對方的口味,如果有興致的話對方還會再多點一個蘋果肉桂派。


「店長~!您又在偷窺人家啦?」一個俏皮的女聲打斷了堀川的思維,他的臉一下熱了起來,趕緊小聲地反駁工讀生「別亂說!餐具都已經洗完了嗎?」


可是誰不知道他們家店長早就心繫那位「和泉守兼定」先生很久了,久到他們都在著急,兩個人的關係卻彷彿一直停留在剛認識的階段,連名片都是工讀生厚著臉皮擅自幫堀川要到的,可堀川還是不曾主動積極只喜歡在工作台裡偷看,讓這些小工讀生簡直快操碎了心。


堀川抿了下嘴,在工讀生都散去後眼神微微的黯淡了下來。他又怎麼能主動接近對方?一方面他本來就不是會多麼主動追求愛情的人,另一方面他明白一件事情。


他第一次見到和泉守兼定來店裡,是和泉守跟另一位氣質高貴的女性相約在他的店裡,之後幾個禮拜都是那兩個人一起在假日來的。既然已經知道對方有對象了,還是那麼風雅的女性,他還能做些什麼嗎?


一定是這裡離他工作的地點很近吧,或是這裡是他們戀人美好回憶的地方,所以對方才常常來吧。雖然現在假日反而不光顧了。


想到這裡堀川更消沉了。他一點也沒注意到有什麼視線直直的正望向自己。


/


夜晚的酒吧人聲吵雜,堀川婉拒著第三杯別人打算請他的酒,有點興致缺缺地坐在吧台。


自從喜歡上和泉守兼定後,他已經有三個月左右沒有再來同志吧了。可是感情上越是空缺,越是會希望有個人陪伴自己。於是耐不住心情煩悶,他還是又跑來了這種地方待著。


堀川巡視了一圈酒吧,總能在各個男人身上看見和泉守兼定的影子。高挑的身材、壯健的後背、挺拔的鼻子,還是炯炯有神的雙眼。不行啊、這個樣子別說找個人打發夜晚了。既然他已經心有所屬,那麼再多的邀請他也不會見到他想要的人。


堀川打定主意了,喝完手上的這杯酒便打算回家。

可偏偏有人在這個時候出來攪亂。一個醉醺醺的男子擋在他面前,滿嘴酒氣的開口:「不行,你不能再拒絕這杯酒了!」


堀川定神一看,認出對方是今天第二個他拒絕的男人。他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才又擺出溫和的笑容:「我能喝這杯酒,但是今晚我不打算留下了。」


也不曉得男人聽懂沒,他又把酒杯湊到堀川的面前說:「好!喝!你喝!」堀川想著喝了就能擺脫這胡攪蠻纏便拿起來一口氣喝光了。


正當那個酒醉的男人要繼續說些什麼,堀川便露出了嚴肅的態度回絕「除了這杯喝完的酒,我並不想跟你有其他牽連。」說著邁開大步往店門口走。一個人忽然的橫到了面前,語帶某種挑釁意味的問「那跟這杯酒呢?」


堀川正厭煩的抬頭,一下子愣住了。和泉守兼定竟然就是問話的人,他不僅確實的擋在堀川面前,手裡還捧了一杯喝了一半的酒。


哎?沒人會請已經喝一半的酒吧。


堀川摸不著對方的想法,自己暗自地想了想,也許和泉守兼定只是心情不好一時需要找人打發?或是已經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管怎樣,他現在是撿到機會了?


堀川眼神暗了暗,伸手接過和泉守手上那杯酒。喝了一口,然後扯著和泉守的領子把他往下拉,像是藉著酒的衝勁 ,壓著對方的唇親了上去。


一開始和泉守的表情很訝異,接著他扣住堀川的後腦勺,開始跟他搶主動權,那個試探或挑釁般的吻最後變成熱吻,然後把他們兩個燒的理性全無。


/


堀川是在早上六點醒來的。看到不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他頓時就明白了發生什麼。其實一夜情不算什麼,他單身這麼久了也是偶爾會有找個人的時候,只是和暗戀的對象發生一夜情,地點還是對方的家裡......。感覺好微妙。


他悄悄的觀察和泉守的睡臉,然後嘆了一口氣。堀川正想著下床,趁著對方還沒醒的時候走,下半身的隱隱疼痛卻讓他沒辦法行動順利。


大概是因為他有動靜,和泉守也醒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但是睡眼惺忪地問:「你要去哪?」


堀川有點不明白現在的狀況了。


「和泉守先生,我打算要回家。」他如實的回答。既然知道和泉守兼定跟他不是一類人,昨天晚上的一切就只是一個錯誤,他們不應該再有太多牽扯了。


「什麼?」和泉守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了「為什麼要走?」和泉守這副樣子和平時在咖啡店給人的形象還真是大相逕庭。


堀川狠下心開口,幾乎是違背自己的心意在說話:「我們頂多也就是一夜情對象,再深入一點是顧客跟店家,好像也沒有其他關係了......。」


和泉守猛然睜大眼睛:「你昨天說了什麼你都不記得了嗎?」


堀川有點心虛,昨天到後來實在有點太意亂情迷了,整個人顧著和對方好上,一點都不像自己,甚至太放縱了一點。導致還真的有點記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大概是難為情到他自己也不願意去記起來的事情。


看他一臉茫然,和泉守繼續問:「那我說的你記不記得?」

說了什麼......?堀川越來越迷惑了,太混亂的感覺讓他一時無法反應。


和泉守的聲音有一點生氣又有一點無奈甚至好像有點在控訴堀川忘記的行為:「我說我喜歡你,讓你跟我在一起。」


堀川瞠目結舌,但是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又被和泉守下一句話打斷:「然後你說你也喜歡我,你現在可別下了床就翻臉不認帳!」


經過和泉守的提醒,堀川總算是順利地把天晚上的事情全都灌回了腦袋裡。因為他以為和泉守肯定喝醉了,告白什麼的一定是亂說的大概什麼也不會記得,就把自己的心思全都像破罐子破摔一樣一股腦的全都說了出來,暴露了藏起來那麼久的心意。


怎麼辦,他現在真的想翻臉不認帳。床上說的話能都不算數嗎?


「但是,」堀川低著頭,咬咬牙開口「你不是有女朋友了?」還是那麼高雅的女性。

「誰說我有?」和泉守奇怪他的疑問。

「你們不是一起來店裡了嗎?」為什麼裝傻,明明就瞧見了。


和泉守思索了下堀川可能說的對象「那個只是工作上的夥伴而已。」好吧,那個女人確實可能對他是有點心思,可是他又不喜歡她也沒交往,怎麼可以算是交往?


堀川的聲音有點悶,他感覺自己有點裝不下去了,現在就想要逃回家「騙人。」


「那我說我喜歡你,你相信嗎?」


堀川終於抬頭看對方,像是想要確認什麼一樣。


「我現在清醒的很,況且昨天我也沒醉。」其實他那半杯酒是他第一杯

酒,倒是堀川因為喝得比平時多,最後感覺是醉得不像話。


他們對看了許久,堀川才開口:「我相信你。」


也請你相信我,我喜歡你。


/


「所以兼先生是什麼時候喜歡我的啊?」交往後的幾個月,堀川才想起來要問這個問題。


「誰記得啊!」和泉守坐在沙發上,喝著調好甜度的拿鐵咖啡。自從他們在一起以後,和泉守似乎就不喝沒有糖的咖啡了。


「欸?居然說不記得.....。」


和泉守兼定才不會說,他如果不是第一眼就喜歡上堀川國廣,他就不會點沒有糖的咖啡,只為了讓自己因為苦味喝慢一點,能待在那裏久一點,多看他幾眼。

如果不是因為一直喜歡他,就不會在那天他感覺堀川特別不對勁的時候,待在外面等咖啡店關門悄悄地跟在堀川後面去了酒吧。

幸好他去了,不然堀川可能真的被那個下藥的豬頭男給抱走了也說不定。


和泉守哼了聲,把堀川攬了過來。「那你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我也不記得了啦....。」堀川趕忙回答。

要是讓兼先生知道,他是第一眼就喜歡上了,是不是感覺很傻?

不過什麼時候喜歡上的一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經可以待在對方的身邊了。

/

作者有話!

算是復健文吧<( ̄︶ ̄)>、終於有點空閒可以繼續來寫文啦

b( ̄▽ ̄)d打家都有肝到物吉小可愛嗎

〒▽〒 彈丸好好玩哦..... ( 補坑啊 )

/

「你最近有沒有覺得店長太得意春風啊?」

「店長好像又待在休息室了。」

「來上班居然會傷眼睛,好虐。」

「我們在店長的茶裡面加點東西報復吧!」

「瀉藥嗎?」

「不、蒙汗藥。」

「你好狠!」

 
评论(9)
热度(105)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