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七夕(上)

一定有的前提:

國廣兄弟出沒

大致是牛郎織女故事改編

年齡架構故事全都自我流( 最愛自我流的一個作者

作者需要麼麼才能更新嗚嗚


/


堀川國廣是天上其中一個仙子,與哥哥們負責織出天空的各種色彩。


他的大哥,山伏國廣個性開朗粗獷,總能把天空染成片片湛藍,一朵白雲也不留的壯闊。而他的二哥山姥切國廣個性較為沈悶一些,雖然總是織染出灰暗的烏雲及陰天,可比大哥的手法細緻多了。


至於堀川國廣,作為么子,個性剛好在兩位哥哥中間,對天空的織染技術也是最為厲害的一個孩子。不論是青天裡的一抹彩虹或是顏色豐富多變的夕陽,他總能讓天空揮灑出最美的景色。


日復一日認真工作的堀川,對於在地上的那些小小的人們充滿了各種好奇。可他年紀太輕,父親總不讓他去凡間瞧一瞧。他只能羨慕地聽著哥哥們敘述地上的事情,有趣的無聊的新奇的愚笨的。


總算有天,堀川找到了機會讓哥哥們瞞著父親帶他下凡遊玩。


「哇!這裡好漂亮呀!」堀川雀躍地四處張望,他們降在一個小坡上面,從上面能看見下面有個小小的農莊,幾方翠綠的田地深淺不一,幾縷白煙從煙囪裊裊飄出。遠方是層層疊疊的山巒與天空相接。


幻化成與常人無異的衣裝,與兄長約好回去的時辰後,堀川便獨自的前往小農莊遊玩探險。


農莊雖小但五臟俱全,甚至還有個小小的市集。正當堀川被那攤上一個個小捏麵人吸引目光時,一個聲音忽然出現在耳邊。


「你是新搬來的?」堀川嚇了一跳,他沒想過會被叫住,有點膽怯的回頭。
是一個高拔壯碩的青年,手裡正扛著一個大米袋。天氣太熱了,汗水遍佈他的臉與身體。

這一看不得了,堀川感覺心臟都被奪走了一般。人間居然有長得這麼帥氣完美的男子!

「不、不是的......我....。」堀川結結巴巴的想回答對方,可還沒想到好答案就被捏麵人的大叔打斷了。

「喔!是和泉守呀!先生還好嗎?」

「嗯,好了。今早還在院子罵學生咧!」


「先生身體健康是最重要的!這裡也就先生一個人願意來這裡教孩子們了。」


「是啦!」和泉守說著便要走。


堀川趕忙跟上,結果跟到了對方的家門前也沒發現。


「你.....難道是搬來我家對面?」其實和泉守兼定早就發現這小不點跟在後面,又找不到時機搭話,這下總算可以好好問一下對方的來歷,這麼白皙的肌膚和可愛的臉蛋,找遍全村也沒個姑娘能比的上他。


「是....是呀!」堀川慌亂地亂答。哥哥們沒有說怎麼和地上的人接觸!更沒說怎麼跟一個帥氣的人接觸!


「喔!那麼就是鄰居啦!我是兼定家的和泉守兼定,這就是我家,也是村裡唯一的私塾。」和泉守說著咧開了一個笑容「我哥哥是這裡的先生。」


「我是堀川國廣。」此時堀川看了看天空,忽然大吃一驚道「糟了!時辰到了!對不起我先走了!」與哥哥們約的時間就快到啦!再不過去恐怕哥哥們要擔心找人。


「啊!?好的,再見了。」和泉守一臉疑惑,說著便看堀川匆匆前往山上。


堀川氣喘呼呼地回到山坡,果不其然山伏與山姥切都已經在那兒等他。三兄弟邊聊邊回了天上,堀川興奮地分享自己看見的東西,可卻不敢提到那個帥氣的男人。


這幾天天空總是絢麗多變。堀川一想到那天下去遊玩的一切,就高興的停不下手,特別勤奮地工作,把心情全都呈現在織布上了。


雖然這樣做很不好,但他實在太想再去凡間一趟了,一天都多完成許多天空布,這樣之後才能悄悄下去玩而不影響工作。


山伏自然沒有發現么子的小動作,可山姥切看得一清二楚,便向堀川問道他是不是又想去人間。


「沒......」堀川正想撒個小謊,可內心卻掙扎著要不要吐實「嗯......,我想再去看看。」畢竟上次哥哥們瞞著父親帶他去已經完成了他的一個願望,他還偷偷一個人跑下去,要被發現了那一定連累哥哥們。於是堀川還是乖巧的說了實話。 


「.......你去吧。」山姥切這麼說,讓堀川眼睛立刻亮了起來。給了自己的二哥一個大大的擁抱與笑容。


「我一定早點回來的!」


/


「你不是說真的吧?他是仙子?」和泉守一個人在家中的馬廄中說話。可他並不是自言自語,而是前一陣子他家的馬莫名地開口說話了。


根據這匹馬的自白,他曾經是天上的一隻龍,可因為在天宮的宴會上搗亂受罰,被懲罰變成一匹馬來人間贖罪。和泉守怎麼看怎麼可疑一度當作自己幻聽,毫不理會。這幾天不斷被馬洗腦,總算自暴自棄的與馬對話了。


「你想不想娶他為妻?」馬這麼問道。


「你在說啥......他可是男孩子。」和泉守覺得這馬的價值觀實在很有問題。


「哼,你這愚蠢的凡人。在我們天上,不論性別都能在一起的。」


「是,是。」和泉守敷衍地回答。要是被他哥知道他聽一頭馬的話娶一個男孩子回家,他不被砍頭才怪呢。


馬有點被和泉守的態度氣到了,真是不中用的傢伙!要不是天上那個臭老頭,他何苦在這裡跟這個蠢人類諄諄教誨呢?


「總之今天你帶我一起上山就知道了!」這馬不死心,似乎打定主意要給和泉守湊對。於是和泉守逼不得已便帶著馬上山了。


真的與馬說的一樣。之前那個漂亮的孩子真的從天而降了。和泉守躲在樹叢裡,不可置信地望著堀川。同時又聽到馬給他指示,這下他不能不相信這可疑的馬了。


堀川上次去村莊前,便發現了這裡有一潭清澈的小湖,水不深但是很乾淨,附近有些樹能遮陰,再過去則是一大片草地,上面全是朵朵的小白花。所以他檢查了一下附近,便歡快地脫了衣服泡入水裡偷個涼快。


「等一下你就把他衣服藏起來。」


「怎麼可以啊!這可是竊盜!」和泉守強烈反對這麼做。馬翻了個白眼,想自己真遇上一個沒出息的傢伙了,直接咬了堀川脫下的衣服就卯足全力狂奔。


堀川被附近的聲響嚇了一跳,急忙想上岸卻找不著衣服,焦急的不得了。

和泉守趕忙地把自己的上衣脫了給對方。「不好意思,是我家的馬在作亂,你先穿一下我的,我替你拿回衣服!」

堀川滿臉通紅的接過衣服套在身上。這次下來本來只是想遊玩一下,看看風景而已,可居然能見到上次那個人!但是也太羞赧了,這種光溜溜的見面是怎麼回事?


和泉守追著馬大喊:「你再不停下我不給你胡蘿蔔!」那馬想,老子我是龍,誰稀罕那干巴巴的胡蘿蔔了?繼續跑的歡快。

「還要把你送去隔壁鎮長大人的馬廄裡!讓你給人家配種!」

馬忽然就停了腳步乖乖往和泉守這移動。不是鎮長會虐馬,相反的那裡伙食住宿都比兼定家好,只是根本沒半頭母馬,全是公馬也算了,還有一頭神經病公馬。他是長的挺俊俏沒錯,被其他馬羨慕嫉妒喜歡崇拜那是自然,畢竟他原來就是個俊俏的龍,但那個神經病公馬老是對他發情,嚇死了才不去呢!


總算取到衣服的和泉守趕忙的把衣服拿給堀川。可他很快發現,這漂亮的衣服上全是馬的口水,看來是穿不了了。

「真是對不起,這馬沒什麼靈性,就會作亂。」和泉守一邊道歉,一邊把堀川的髒衣服泡進湖裡洗淨。

那馬在旁邊氣哼哼的,什麼沒有靈性,他是全天下最有靈性的馬了!呸呸,是龍。


「沒有關係.....謝謝你。」堀川望著男人傻笑。

之後為了等堀川的衣服晾乾,他們便躺在湖畔的那片草原上,隨口聊著一些事情,聞到的全是風吹來的淡淡花香。

堀川逐一的了解了和泉守的背景,他與哥哥兩人相依為命,不過他哥哥是一個非常風雅的讀書人,不只這個村的孩子還有鄰近村的孩子全都仰賴他兄長私塾的教育。而和泉守則是負擔家裡其他的雜事,雖然學生的學費都是微薄的心意,可再搭上和泉守的工作,兩人的生活倒還富足。

堀川正想著坦白自己的身份,和泉守便忽然的道歉起來了。

「對不起,其實我知道你是天上的仙子。」和泉守搔著頭說「是這匹馬告訴我的,我本來還不信。但是他硬要我來這裡等你,說你今天會來。」

堀川嚇了一跳,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沒想到自己的身分居然早就被察覺了!

「衣服也是,他說如果希望娶你的話就把你衣服藏起來。」

和泉守羞紅了臉,他不可否認自己的確也有一瞬間鬼迷心竅的想,要是可以就這樣和這個漂亮仙子在一起那不知道有多好。和泉守是年紀相差甚多的兄長帶大的,雖然他與兄長並不一樣,可是在兄長的教誨之下,和泉守的人格是相當的正直不苟且,有這種想法讓他感到相當羞愧。


可接下來他就聽見堀川小小聲地說:「好呀。我還是沒拿到我的衣服......我願意嫁給你。」

和泉守傻了可是也高興壞了,他緊緊地抱住了堀川,兩人竟是情投意合,他想都沒想過。自從第一次見到堀川後,和泉守滿腦子都是堀川的身影。小巧的臉蛋,大大的藍眼,嬌小又柔軟的身軀。最重要的是那雙眼神,直率又乾淨。


夜晚的時候,堀川也曾經出現在他的夢裡。只是夢裡的堀川多了那麼一點迷離的眼神,曖昧的吐息,撩撥著讓和泉守的每一個神經都陷入戀愛與情慾。白天醒來的時候,他總是懊惱、可惜,又感覺那種相依的觸感停留在肌膚上。讓人難以忘懷。


堀川也很高興。他第一次嘗到這種戀愛的滋味,而且立刻就得到了甜美的回報。腦子裡都是對方,似乎再也顧不得天上的事情。


於是小倆口高高興興地一同回了和泉守的家。


TBC


後記與作者有話!

馬:我還在這呢.......記得我麼?

今天生日所以給自己發文慶祝一下XD

祝所有的小夥伴都可以心想事成

等到七夕來前會盡量趕完更新的!


16/07/31

 
评论(2)
热度(28)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