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土方组】花丸-第四话-相关捏他整理

寫得太好了::>_<::
辛苦Lo主也自己紀錄下!
對於寫文也很有幫助^////^再次燃起了寫文藝文的心情

◆相思相愛◆:

说不上是考据的一个捏他整理,按照动画顺序截图说明,包含游戏捏他、史实捏他、也许还有些冷笑话(。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地夹带私货,如有错误请指出m(_  _)m



OP之前的开场词最后一句,源自于游戏中堀川国广的掉落台词


(打扰一下—,请问兼先生……和泉守兼定来这里了吗?啊、我是堀川国广,请多指教。)


清光对国广的吐槽,源自于游戏中堀川国广的台词频繁提到「兼桑」,目前为止是13次,日后有新台词实装的话可能更多。




池田屋事件之后,新撰组组长近藤勇给土方的义兄佐藤彦五郎的书信中写道



「土方氏(土方歳三)も元気にやっています。しかも刀は(銘)和泉守兼定(長さ)2尺8寸、脇差は1尺9寸5分の堀川国広です。」


(土方也平安无事,并且他的佩刀是2尺8寸的和泉守兼定,胁差是1尺9寸5分的堀川国广。)


正式这封书信证明了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的确是被土方同时佩戴的本差与胁差,并且这也是堀川国广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据。


但是土方岁三资料馆中现存的和泉守兼定长度是2尺3寸1分,与书信中记载出入较大。近藤写这封信的日期是文久3年(1863年)10月,兼桑的“生父”十一代兼定古川清右卫门进京拜领和泉守一职则是在同年12月。以及兼桑本身刀铭所刻「慶応三年(1867)二月」锻刀的时间应该是在这之前一年左右。


因此,当时土方所用的刀和资料馆的和泉守兼定应当不是同一把,并且幕末时实战刀损耗很频繁,土方曾经更换过佩刀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要说游戏的兼桑和二尺八寸的和泉守兼定到底是什么关系,那就随大家脑洞啦。




这一段源自于游戏中和泉守兼定的掉落台词「我是和泉守兼定,是又帅又强大的最近很流行的刀」台词中的“流行”有两层含义,一是兼桑的拵,柄卷采用了当时很普遍的细黑线缠出的小菱形。二是刀身,江户中期,武士阶级的没落导致刀渐渐沦为装饰品,而黑船来袭之后刀的实用性又再次被提起,这个时期锻出的刀融合实用与美观两个特征,兼桑就具有这些新新刀的风格,正所谓“流行”,也正所谓“又帅又强大”。



现今留存下来的只有兼桑一把,而国广是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如何失踪的一概不得而知。曾经流传广泛的“沉海说”(太平洋战争之后国广代替兼桑被收缴,并沉入海中销毁)可信度也接近于零,土方在函馆拍摄的照片(下图)中只佩戴了和泉守兼定一把刀,连国广是否跟着土方去过函馆也是个谜……




很普通地说出了“我们的房间”的国广和对“我们的”完全没有疑虑的兼桑。可以看一下本差和胁差在佩戴的时候是这样的↓



在放置的时候是这样的(图来自某模造刀贩卖网)↓




暂且不论去花街的时候会只戴上胁差这种说法,本差和胁差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同住一屋自然也就习以为常啦。



之前搞错了左边那个其实就是煎饼而已……



新撰组曾经当做屯所的壬生寺所表演的壬生狂言中有一段会将煎饼扔给观众……当然跟这里没什么关系就不多讲了(。






对于说土方坏话的冲田组突然恼怒起来的兼桑,新撰组时期土方为了规范纪律制订了十分严格而残忍的局中法度,一旦越线后果就是切腹。北上之后,土方则逐渐改变了原先“恶鬼”的面貌,经常会与士兵们谈心,甚至在函馆遭受总攻击之前为了让小姓市村铁之助免于牺牲,命他带着书信等物回到土方的老家日野去(一说兼桑也在其中)。在池田屋折断的清光和随休养的冲田一起脱队的安定自然是不知道后面的故事的。






天然理心流是由近藤内蔵之助长裕所创立的剑术流派,近藤勇则是第四代掌门人。天然理心流的特点是注重实战性,所以经常会使用一些当时看来很“不入流”的招式。







关于土方独特的握刀习惯,资料馆的博客上有详细讲解过→【原文】,以前也有做过翻译→【翻译】,这里就不重复贴了。




扬沙迷眼,兼桑的台词中一句「目潰しだ!」来自于土方曾经用过踢起沙子迷住对手眼睛的招数的逸话。是说兼桑腿长才用的起来,腿短的都够不着对方眼睛……




【ED部分】




这一块的重头戏是兼桑刀身的CG,据STAFF所说制作前去土方岁三资料馆进行了实地考察,兼桑的CG也是至今为止做得最精细的。


在开始之前先来纵览一下整体。


(图片来自土方岁三资料馆网站版头,文字出自资料馆图录)






刀身部分文字翻译by weibo@兔子Mona  「刃反4分(1.3cm),以小板目為基調上全體的柾目肌。地沸厚,地色澄淨。刃紋襲承自孫六兼元的三本杉,但與孫六兼元統一的三本杉相比前後高低差沒有對齊比較接近於互目亂,小沸出來且匂口清澈,物打處(橫手下三分)附近為美濃傳風格尖刃的互目亂。」



柄头与头金


 对应兼桑紧身衣的领子部分





刀鞘,以黑粉和银莳绘绘制的凤凰和牡丹为装饰


凤凰共有两种



对应兼桑的和服

牡丹图案一种

对应兼桑的草褶


如果去看实物的话,可以看到在刀鞘上有留下实战的伤痕。




刀柄的缠线,实物看起来十分破旧还有些油亮亮的。



实际上是最后激战的时候,兼定的柄卷也已经磨损的很严重了,但土方甚至没有时间去重新裹,只得用漆固定了一下。土方佩戴这把和泉守兼定也就只有一两年的时间,却留下了十分明显的使用痕迹,也可以想象土方和兼定一同经历了何等严酷的岁月了。


柄卷中镶嵌的目贯为枝山椒图


用其他山椒图的金具参考一下大概的模样,这个元素似乎没有被亲妈运用在设计中。





缘和刀镡(或者叫刀锷)


缘大概是对应兼桑内番的腰带


刀镡为七夕图镡,刻有梶叶及唐墨


七夕节时,人们会用梶叶上滴落的朝露磨墨,并将愿望书写在五色的短册上,悬挂于竹枝,以祈祷愿望成真。会选择这样的刀镡,想必土方也在兼桑身上寄托了浓厚的祈愿吧。文人以笔书写,武人以刀刻画,作为土方的爱刀的兼桑,也的确同他一道在历史上划下了重重的一笔。


梶叶所对应的应当是内番服腰带中间的装饰




这里的形状比较写实,和刀镡上一样圆圆的梶叶图案也有被亲妈用在人设上,不过在兼桑身上找不到。



在国广的衬衫上,左边心脏的位置哦。:)



刀剑乱舞(。


右边的植物很明显是梅花,土方和梅花的关系大多来自于从他的俳句集《丰玉发句集》所作的联想,其中歌咏梅花次数最多。



多了个小突起的五角星代表的是五稜郭,由江户幕府于江湖末期建造,箱馆战争时被旧幕府军占领作为据点。



葵叶象征了德川幕府,来源于德川家纹三叶葵


同时新撰组直属的会津藩松平氏也使用会津三葵作为家纹。




另一种植物是一种毛茸茸的植物,学名Salix leucopithecia Kimura



国内叫做银牙柳,在日本有个很可爱的名字是猫柳。这种植物在五稜郭附近多有生长,因此最初五稜郭被称作「柳野城」。


龟背纹的图样则来源于五稜郭在建造途中被称为「龟田御所土垒」。





刀铛,是刀鞘底部起补强作用的一层铁制装饰。


兼桑的刀铛的图样叫做【猪の目透かし】 




超可爱的爱心❤


猪目纹样的历史很悠久,多见于奈良时代的建筑物的悬鱼,是为取它【灭火】之意以表达除魔保平安的愿望。 



对应兼桑手甲上的图案




不仅是刀鞘,兼桑的刀身上也留下了很重的实战痕迹,被当做遗物从函馆送回的时候,刀身的物打(主要用于砍杀的部分)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直到昭和初期才再次研磨修复,现在去看的话,可以发现兼桑的物打部分要比其他部分细一些。




有些在意这两幅画面里的上弦月,无责任猜想一下,一半残缺的月亮代表土方组两把刀,其中一把已经遗失。上弦月也带有“终会圆满”的含义,国广被找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使如此还是希望有一天会有奇迹发生吧。



背景的植物是矢竹,因它的茎干可以用来制作箭矢而得名。



古来就有武将在庭院种植矢竹的风俗。土方在十七八岁时开始练习剑道,并在自家庭院里种下一丛矢竹,立下成为武士,名扬天下的宏图大志。150多年后的今天,这丛矢竹还在土方岁三资料馆的庭院里茂盛地生长着。


同时矢竹也作为七夕风物,用于悬挂写着愿望的短册。与兼桑的七夕图镡遥相呼应,这点巧合,大概也预示了将来土方与和泉守兼定命运的相会吧。




图中花为蜀葵,日本叫做立葵(タチアオイ),因它的花茎粗壮笔直而得名。





花语有「野心、远大志向、使命、纯爱、热恋、高傲的美」,作为诞生花的日期其中一个是6/20,即土方的命日。


蜀葵也是会津若松市的市花,即是兼桑的出生地,或许也是兼桑与土方相遇的地方。


图中白色的蜀葵和红色的蜀葵同开一枝,或许也代表了两体同心的土方组。


背景的花为天竺葵。


 


不同颜色花语稍有区别,通用的花语为「尊敬、信赖、真挚的友情」。




【完】




Source:


http://www.geocities.jp/r12_44104_b/letter/kondo2.htm


http://ameblo.jp/hogyoku/entry-10026712164.html


http://www.tennenrishinryu.com/history.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QwwVkYHDs


http://hananokotoba.com/tachiaoi/




 



 
评论
热度(313)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