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與你相守 02

一模一樣的前提嘻嘻:

現paro

年齡差差差差差很多的兼堀

當然是兼大堀小因為我想寫一下軟綿綿滴堀川正太

自我設定多如山


與你相守 02


老闆們的親戚告訴和泉守,他被解僱了。趕快打包東西走人,店舖要拍賣。至於堀川,和泉守執意要帶走他們當然樂的輕鬆。這小夥子看起來就連自己也養不活,還要養小孩簡直天大的笑話。

其實要是和泉守能有法律知識或要是有人能幫忙他,那店舖與房子分明都說給堀川繼承的,就算賣了錢也不歸他們。甚至老闆戶頭裡的錢他們不收養堀川,又怎麼可以動半分?可是這兩樣和泉守都沒有。

但和泉守兼定也不是逆來順受的人。

這店舖對他對國廣都很重要。他明白這是老闆與老闆娘畢生的心血。

和泉守偷偷的打聽了負責賣店舖的房仲是誰,然後帶著所有的積蓄去找人,沒想著這人既然是店裡的熟顧客,鶴丸國永先生。

「這可真是嚇我一跳!」鶴丸聽聞了和泉守的情況,忍不住往堀川的方向看去。堀川的眼睛一點都沒有光采,安安靜靜的低頭坐在旁邊,一隻手緊抓著和泉守的衣角,完全表現了他的不安與沮喪。這一點都不像那個每天在店裡笑得那麼開心又可愛的孩子。

「你有多少錢?」鶴丸作為熟客自然也是想幫忙的,但還是不能太誇張畢竟他是受了委託的業者。

和泉守有點羞赧的把存摺給鶴丸先生看了。錢並不多,完全沒有達到可以買下店舖的金額。和泉守並沒有退縮,他告訴鶴丸自己能夠去銀行借錢。鶴丸猶豫要不要告訴他實情,沒有抵押品、沒有穩定的工作而且才二十二歲,銀行是不可能借這麼大筆的款項給他。

「我幫你把房子先留著吧。兩個禮拜應該還可以應付!在那之前趕緊籌到錢喔。」

和泉守與鶴丸道謝後牽著堀川準備離開。鶴丸思忖著又叫住他:「會再幫你壓低一點價格,一定要來找我啊!」他伸出手指指著自己的笑開的嘴角,對著堀川說道「笑一笑吧!笑了才會有驚喜啊!」

堀川眨眨眼,那句話他似懂非懂。但看見熟面孔的笑容還是讓他也露出了一個小小的笑容,揮了揮手與鶴丸說再見。

去完鶴丸那裡,和泉守則帶堀川回老闆的房子收拾東西。只不過一回去他就發現了,門口老闆娘最喜歡的花瓶被人搬走了。再進去,老闆朋友贈送的掛畫也不見了。和泉守也懶得去爭辯或討要了,老闆他們的遺物他還要整理,還得替堀川打包行李,哪裡管的著一群見錢眼開的人。這群人真是半點忙不幫,好處卻搶的比誰搶快,但這也沒什麼這種人隨處可見。怕和泉守不幫忙整理遺物,最後不值錢而剩下的東西也只會被草率的丟掉。

和泉守整理了堀川的日常用品後,讓堀川自己挑想帶走的東西放進箱子。他則是去老闆他們的房間整理東西。老闆手記的食譜,竟然足足有三本之多,和泉守隨手翻開,就看見了那道料理。

他一個人剛到這裡,人生地不熟還沒錢,找工作四處碰壁,餓極了隨便睡在一個巷子。結果碰上出來外送的老闆。老闆把客人點的餐直接給了他。

「吃吧!吃飽了照這個地址過來,我們缺人。」老闆指了指寫在包裝盒上的地址與店名,然後又騎著那個破破的摩托車走了。和泉守含著淚吃光了,覺得全身充滿了暖意與力氣,至今都沒法忘掉那時的味道。之後和泉守到了店裡,工作了一天才發現,他們店其實不缺人手,於是主動的降低了工資。

和泉守強忍眼淚,免得糊了老闆手寫的字跡,免得堀川一會兒看到了問他怎麼了。這麼好的人,怎麼就忽然走了?他還有好多的事要學,手藝也還很不精湛。想到這和泉守趕緊打住這些想法,免得再也忍不住悲傷。

老闆娘的手飾那些全被搜刮走了。和泉守整理著其他東西,發現老闆娘有替堀川的成長作成一本本相簿日記,旁邊寫上日期與發生的事情。

『x年x月x號   國廣第一次說話,叫的居然是阿兼的名字。太不公平了,不過第二個叫了媽媽哦。(*^^*) 』

『x年x月x號    帶國廣跟阿兼去水族館。國廣特別喜歡小白鯨玩偶,因為玩偶太多了我們不肯買,正在難過呢好傷心的模樣。P.S後來阿兼還是偷偷買給他了。』

『x年x月x號    國廣今天自己去商店幫忙買醬油了!而且有記得找錢回來哦。阿兼太擔心還跟在後面。 』(照片旁邊貼上了醬油的收據)

和泉守把這些相簿也好好的收了起來。整理好後該帶走的放一起該處理的也放一起,店舖子離這房子不算太遠,和泉守也就拿了店舖的大推車把幾箱子的放好,準備走人。

鎖門的時候一個婦女正好也來到這裡。和泉守認出她是那個在葬禮上說話最不客氣的女人,似乎是老闆的大嫂。

「你一個外人,別隨便進出這裡!多讓人不快呀!鑰匙趕緊拿來!欸!你怎麼搬走那麼多箱東西?有沒有經過我們同意?這麼年輕做這種偷竊般的事情?」

和泉守懶得理人,鑰匙丟還給她,讓堀川好好坐在推車上就走了,那女人一個人在後面嚷嚷著些什麼,和泉守滿臉冷漠頭也不回,堀川也不問不說話。

「今天可以吃蛋包飯嗎?」晚餐時間,堀川仰著小臉問,一直跟在和泉守的屁股後面進了店舖的廚房。

和泉守真想一拳打飛那些亂說話的人,如果打人不犯法。老闆跟老闆娘還在的時候,那麼疼愛堀川,讓他覺得世界什麼都很美好,每天開開心心的像個小天使,能到處給人散播快樂。才幾天,堀川就變成這安靜又滿懷不安的模樣,似乎一刻也不敢離開和泉守。

和泉守自己知道。他就算這麼大了依然記得自己在年幼的時候被人說過的那些話。大人以為小孩聽不懂就肆意說話,可其實聽的孩子都明明白白感受到惡意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罷了。很多時候,他們會以為是自己不好。


「嗯,去外面坐著。」和泉守把堀川帶到外頭,給他拿了繪本與蠟筆。和泉守很煩惱,邊煮飯邊思考著往後的日子,錢是很大的問題,但最重要的還是怎麼讓國廣再開心起來,讓他可以不要再不安。

他看著熱騰騰的蛋包飯,拿著番茄醬擠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和泉守端著兩盤飯出去:「吃飯吧。」


堀川看著笑臉蛋包飯,一時心情就變好了。高高興興的準備開始吃飯,但在一起說完「我開動了!」卻忽然停下來盯著和泉守的蛋包飯。

「你想吃嗎?」和泉守挖了一大口在咀嚼,發現了堀川的視線。堀川卻是搖頭,逕自的下桌了。和泉守正想是不是不想吃蛋包飯了?就見堀川拿著番茄醬的罐子走了過來。

他爬上和泉守身邊的椅子,歪歪抖抖的在和泉守的蛋包飯上也畫了一個笑臉。

「兼哥哥也要笑臉。」

堀川眨著亮眼睛,露出天真的模樣。和泉守這才發現自己,才是一直都板著一張嚴肅的臉,從收到消息後就一直這樣、還有為了喪禮煩惱的時候、碰上那群老闆親戚的時候,因為太多事情了他都沒有好好笑過,也許他這個模樣也是讓堀川非常不安的原因吧。

「哦-謝謝你啊國廣。」

他看著那個醜醜的番茄醬笑臉,對著堀川展開笑顏。

堀川很開心,他的兼哥哥終於又笑啦!兼哥哥笑起來可好看了!

他心滿意足的回自己的位置上吃蛋包飯。兩個人彷彿就在一瞬間,悲傷煙消雲散似的,尤其和泉守感覺自己輕鬆了很多。


笑吧!事情總會解決的。悲傷也好、難過也好都會熬過去。

和泉守不用告訴自己堅強起來,因為他本來就非常堅強。因為他很堅強,所以他想堀川還是這樣就好,不用堅強起來也沒關係。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還是要快樂的生活著。


那年和泉守兼定二十二歲,總算找到一個地方借了錢把店鋪買了下來。

堀川國廣六歲,再過幾個月準備去附近上小學。


他們的店鋪休店了那麼多天,終於重新開張。



後記:

有沒有更得很快( 因為字數很少哈哈哈)  堀川寶寶真可愛!

言語的威力或是說力量是很大的。即使不懂,善意與惡意一樣會傳遞給對方,也別以為對方是笨蛋真的什麼都不懂。希望每個人都能夠遏止惡意,傳播善意。


 
评论(5)
热度(78)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