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與你相守 05


前提嘻嘻:

現paro

年齡差差差差差很多的兼堀

當然是兼大堀小

因為我想寫一下軟綿綿滴堀川正太

自我設定多如山

05 與你相守


「你不跟他們走嗎?」

和泉守站在門口,目送山姥切一家人的車子開走,堀川站在他身邊。


堀川搖搖頭。

「我說想待在這裡.........媽媽她看起來雖然很難過,還是答應了。」堀川覺得叫那個還是有點陌生的人「媽媽」其實很彆扭又奇怪。他並沒有任何的記憶,而對方卻思念了他十年之久。


那夫婦當然也有與和泉守私下討論了一下。他們看起來非常高興,一直向和泉守道謝,堀川被養育成了一個非常好的孩子。那先生非常羞赧的說,如果堀川還要待在這裡,希望能出錢給和泉守。和泉守直接婉拒了。


那先生說作父母的什麼也不能為孩子做,他們真的很過意不去。如果有什麼他們能做的,一定要告訴他們。


「常來看看他吧。」和泉守只作了這個要求。如果收了錢,那就好像他只是代養堀川一樣......這個想法讓和泉守很不舒服。


而且他也許終於明白,他這幾年汲汲營營地,不論是當初買下店舖、獨立照顧堀川國廣,還是努力工作或是收留大和守安定與加州清光,他大概是渴望家人呀。


但也許只是他的奢求罷了。

和泉守搖搖頭甩開這些想法。


一年之後,大和守安定與加州清光考上鄰城的大學,兩個人各自與自己的父母談好,讓他們出錢合租在大學附近。原來加州的父母還覺得這是浪費錢,連大學學費都不願出,和泉守出面了一趟才成。大和守安定則是早與家裡關係得到和緩。


而堀川國廣,國小畢業。他父母希望他能到B城唸國中與他們住一起。

這一年來,他的父母總是不辭辛勞,一個月週末至少來兩趟。也帶堀川的大哥來過,那人果然非常熱情,他們三個兄弟感情也好了起來,堀川的父母送了堀川手機,三個人好像經常傳訊息。中間的暑假堀川也曾去B城一起住了幾個禮拜。


「那邊的教育環境是比較好。」和泉守對幾個因為大和守他們離開而召募的兼職履歷翻來翻去的看,在堀川問他意見的時候這樣回答。


當然,如果堀川國中在這裡唸,免不了晚上依然要在店裡幫忙,這附近也並沒有什麼補習班可以補課業,和泉守大概也沒那個錢可以讓他補。如果要上好的高中,那自然是B城,與堀川的爸爸媽媽住一起是最好的。


「可是我想待在這裡。」堀川小聲地說著。他覺得,和泉守、他的兼哥哥好像變得越來越疏遠,但他沒有辦法明白是為什麼。


「你要去的地方,你自己決定。」和泉守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覺得話中好像有刺,至少刺過了他的喉嚨才跑出來。


堀川抿了抿嘴,站在那裡不知所措。他忽然覺得,自己就好像一個累贅,黏了和泉守這麼多年,害對方如此辛苦。如果......如果他離開是不是比較好?


和泉守兼定明明是想挽留人,卻無法開口。以至於開口的語氣變得這麼煩躁。這反而讓堀川覺得,和泉守是要讓自己走。


堀川覺得非常難過。就好像他剛剛被和泉守兼定拋棄了一般,他說不清明明他有真正的家人了,為什麼他卻會覺得失去的更多,他這麼傷心又無處可說。正是因為他還年幼到無法處理這麼複雜的情緒,也沒有辦法看清這些事情,最後堀川還是答應了父母,國中就搬過去一起住與唸書。


行李實在不多,因為堀川的父母幫堀川買了很多新衣服,房間也都佈置好了。

走前堀川想來想去,最後還是偷偷打開了和泉守的衣櫃。


「我.....暑假可以回來嗎?」堀川上車前拉住和泉守的衣角。和泉守很高興他還說回這個字,他知道這幾天自己因為煩躁影響了堀川,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想回來就回來吧。」他好不容易才露出了笑。堀川點點頭,還他一個大大的笑容,才上了車。


堀川一直記得年幼的時候,有個人讓他笑一笑,笑了才能有驚喜。

可他笑著對窗外的和泉守與那棟房子告別時,並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他的兼哥哥沒有問他想不想在這裡唸書,沒有讓他常常回來,沒有叮囑他早些上床好好吃飯,他真的沒有挽留他。


就好像,很平靜的把他送走了無所謂。

明明說過不會離開的。明明說過不會把他送走的。


堀川好傷心,可是他知道他的傷心對滿懷期待要迎接他回家的父母是一種打擊,所以他並不想表現出來。他真的好難過,想立刻打開車門跳下車說,我不要走,我不想走,我要永遠在這裡。但他沒有這麼做,也不能這麼做。


店舖隨著車子開遠了越來越小,和泉守的身影也慢慢看不見了。堀川這才忍不住的掉了眼淚,他媽媽溫柔地將他擁入懷中,輕輕拍著他的背。


和泉守站在那裡目送堀川一家的車子緩緩開走。然後苦澀地看著手上的那張單子。


店舖的借款,還清了。


雖然他一直有在努力的還錢,但還是有一大部份的金額尚未償還。堀川的父母在更動堀川的戶口時,無意間知道了和泉守為了買下店舖而欠下的鉅額款項。

所以他們就悄悄替和泉守還清了借款。那是他們左思右想在這五年間,或是這十年之間對和泉守最好的答謝。


「我們知道你一定不肯收錢.....。」堀川的父親解釋道,非常不好意思又誠懇地說道:「希望你不要再拒絕我們的感激之情.....。你一個年輕人,應該有更多的空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和泉守真的難以再回絕。第一個是他的確有很龐大的債款壓力,第二個是再不收也只怕堀川的父母會一直覺得對他愧疚與虧欠。


而且光想像那對父母一直殷切地盼望堀川能一同生活的那天。他便如何也說不出他自己的心情。


和泉守知道這些年的苦,如果沒有堀川的存在,他不會熬過來。他的確很堅強,一部分建立在他有迫切想守護的東西。但是現在,可能他必須重新找一下該做什麼。


再見啦,國廣。

要好好吃飯,好好與家人相處。

要好好睡覺,好好的長大成人。


那年和泉守兼定二十八歲,而堀川國廣十二歲。

作者有話~~~

天哪我好勤快(靠)

耶誕快樂~~~~
 
评论(6)
热度(79)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