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神使的新娘 02

前提: 各種設定齊飛的AU !

@冷 太太生日快樂!!!!!!!!!!!!
嗚嗚嗚嗚我一定是宇宙最遲.....但是我的心意是宇宙級真誠的!!!

03

和泉守兼定正在生氣,導致他的靈力有點暴躁,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為了他的洞房之夜,婚房與附近的其他房間都佈下了一些簡易的結界,因此他這暴躁的靈力不致於外洩到驚擾其他生靈或鬼怪。

從他有記憶以來,他就知道自己身份特殊,與常人不同也不能過上常人的生活,更不能有一般人之所求,因為他是神使之子。他生來是要替眾人達成願望的,而非替自己許願的。為了讓他能夠公正無私而非為了私人情緒去傾聽眾人的心聲與煩惱,他也不能與一般人建立過於親密的關係,遮掩面孔是為了保護他一方面也是為了與所有人都保持距離。

甚至是照顧他的僕役們,都只有少數人能見到他的尊容。

但是堀川國廣,是他第一個為自己許的願望。明知道見到了外人他必須立刻離開,他還是忍不住好奇心,想知道這個小娃娃在哭些什麼。結果他隨口一搭話,又把人惹哭了。

其實他說的一點也沒錯,那個娃娃又不是真的守護犬,畢竟他見過真正的守護犬是什麼模樣。可見堀川好似把那娃娃當作很重要的東西,他只好跑回房間拿他自己那隻。

他以前嫌棄的要死,誰要那隻笨狗守護啦?還製作成娃娃!太可笑了吧!不知道當初隨手扔在哪裡一時還找不到,最後拜託僕役才找到的。而且僕役以為他這個年紀突然想要玩玩偶了,還列為大事跟他母親禀報!真的大驚小怪!可畢竟不能說出是送人的,這口氣他就忍了。

他怎麼知道堀川也那麼傻,大家都知道神社的後山是禁地,怎麼就他還跑上來找人。他不被允許見外人,自己的容貌更應該遮掩,卻從來都對堀川是坦誠相見。

和泉守兼定也沒想過,因為這樣做,他之後會惹出這麼多麻煩。

堀川問他:「兼先生要不要一起去祭典?」

那個時候是夕陽,該到他們分別的時候了,堀川藍色的眼睛裡閃爍著金黃的光芒,臉頰也染著橘粉,一時讓他晃了神便答應了。

和泉守兼定知道自己根本不應該下山,也不應該離開神社,他就是覺得一下下可能沒有關係才會惹禍上身,最後祭典的那天下了大雨,誰都沒能好好享受祭典。

那天後他就再也沒有離開過神社了,也沒再見過堀川國廣。直到他繼承了神使之位,抽選了自己的新娘。

他遠遠看著堀川選中了自己手上的紅線,那無名指上輕微的顫動彷彿他心臟裡激起的興奮。他一直想見堀川,每天擔心著他是不是又受人欺負,想聽他喊自己兼先生,那圓圓的大眼睛裡都是信任與崇拜。

他一直在等堀川揭下他的面紗,做一個能接納他作為「凡人」的一面。分享他內心裡那些作為「人」會有的情感,而不是作為「神使」能有的那些情緒。可是堀川卻擺出一付拒絕的模樣。

可他現在才知道,堀川原來是這樣不願意嫁給他。什麼啊!那副冷淡的表情都掛在臉上了!一點笑容也沒有!

神明都是混蛋吧?他這麼努力替神明工作,結果新娘卻是不喜歡自己的人?

國廣是不是喜歡哪個人啊?哪家少女啊?還是少年?管是哪個都完蛋了!再也不理你們的願望了!不不!應該要讓那個人光速遇到姻緣,好讓國廣死了這條心。

和泉守一邊生氣,一邊又覺得自己丟下堀川一個人不太好,悄悄地走回了婚房的前面。

看見堀川想睡覺卻睡不好的模樣,和泉守最終輕輕呼了一口氣,白紗被掀起了一角。那陣風從他開啟的門縫吹進了房間裡,在月光底下堀川突然困頓地沉沉睡去。

和泉守猶豫再三想,也許他看看堀川的夢,能知道是誰在讓堀川牽掛著?雖然嫁給神使沒有聽說過離婚的,但他可以為了堀川打破紀律。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幹了。

「堂堂神使居然打算偷看新娘的夢境!」在他行動之前,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和泉守嘆口氣轉身:「清光你是怎麼進來的啊?」

「哼哼!這點小事可難不倒......嗷!」

「你這隻臭貓!你這樣我會被罵的!」

「安定你說什麼?誰臭啦?我每天都有好好梳理我的毛!我又可愛又香香的!」

「都沒身體了還梳什麼毛?」

和泉守看著庭院裡的一隻黑色的貓咪與一隻白色的狗突然的就吵嘴起來了,手一揮立刻把他們彈到結界外面,也不管他們在結界外面齜牙咧嘴的衝他擺表情。

「哼......我要看我新娘的夢境有什麼關係........。」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他還是有點心虛,但不管怎麼樣和泉守還是抵不過好奇心的看了堀川的夢境。

然後他才如獲至寶一樣的笑了。

怎麼這人還是這麼傻!那麼心不甘情不願,最後連他的面紗都沒有揭下就在妄自傷心,明明「兼先生」就在他面前啊。

和泉守從房裡抽屜拿出抽屜那隻守護犬,以前雖然沾了髒污,但被他清洗的很乾淨了。那當然啦!他把玩偶拿去淨池裡頭清洗,還被他父親與導師責駡了。

他將玩偶放在堀川的枕邊。

04

堀川做了一個夢。

他明明一直想不起來的那天,突然在夢裡重演了。

他約兼先生一起前往祭典,他一直擔心著兼先生不會出現,但兼先生如約出現了,卻戴著一個狐狸面具將臉遮得非常顏實,讓他感覺非常陌生。

「不要怕。」兼先生這樣說著牽了他的手。

祭典的人一直非常多,就算還沒到了真正開始的時間,人潮也已經開始聚集了過來。

祭典是以謝神展開的,早上的儀式結束後晚上的祭典就是慶祝一年又平安度過了,在這個時刻享樂。

「兼先生,你害怕嗎?」堀川不知怎麼,兼先生說那句話的時候,是他在害怕。

「我第一次來祭典。」兼先生說這句話的時候有點僵硬,但語氣裡又帶著一點點的興奮。

明明早就忘記有過這一天了,為什麼在夢裡這些會這樣的清晰呢?他為什麼會一直以為那天祭典下了大雨,根本沒有見到兼先生呢?

他們一起吃了一個蘋果糖,紅色的糖衣包裹著紅色的蘋果,在燈火的照耀下閃著晶瑩的光芒。他們還一起釣了水球,兼先生非常厲害,一次就釣中了兩顆水球。

當時他們準備一起去看擊鼓的表演。人潮推擠的時候,兼先生面具的繩子突然斷落了,一瞬間堀川又看見了他平時常見的那張臉。可很快兼先生便手拿著面具遮臉,另隻手拉著堀川擠出了人群。

堀川雖然想問為什麼,又沒能問出口。

兼先生遮著臉說:「國廣,你一個人先去看表演吧!」

「兼先生?」

「我們再碰面吧!」

他以為是兼先生等等再來找他的意思,著急地說:「可是!人這麼多!我怎麼找到兼先生!」

「國廣,你會找到我的。」兼先生伸出了小拇指。堀川雖然不懂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你會找到我的。」他們打了個勾。

兼先生半推著又將他推入了人潮裡,他嬌小的身材很快被人群推著往前走,漸漸地無法從人群的夾縫中看見兼先生的身影。

畫面到了這裡,突然變成抽選新娘儀式的那天。

他毫不猶豫地選了那條連繫著神使大人紅線。

此時那句話突然又被播放了出來。

「國廣,你會找到我的。」

堀川驚醒的坐起。

此時房間內一片陰暗。他坐著想,祭典那日後來的確下了大雨。這件事情太不尋常,所以大家都很清楚。

舉凡慶典儀式,那必定都是一等一的好天氣。所以會在祭典的晚上下雨,都說是有人惹怒了神明,或是神使出了什麼事情。

他伸手掀開被褥,發現了一隻娃娃正擺在他的枕邊。房間太暗了,堀川不得已只好拉開紙門確認那是什麼。

一開門他才嚇著了。原來外頭已經是豔陽高照。偏偏在他房間的紙門前頭,被人架上了遮掩陽光的竹簾與紗布,層層密密網羅了陽光,竟讓他的房間像還是晚上一樣。

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才好。

「您醒了。」

一旁一個穿著綠色素衣的女子,似乎一直在附近等待他起床,見他開門立刻便到他身邊。

見堀川望著簾子又主動給他解釋:「您昨日肯定累了一晚,大人吩咐讓您睡晚一點,特意請我們拿來的簾子,這就給您撤下。」

雖然這句話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堀川卻想起了昨日該是他們夫妻相親的夜晚,他又睡到日上三竿,怕是這些下人們都對他有所誤會了。想到這,他不免一陣羞紅與尷尬。

「早飯也已經給您備好了。您想先沐浴還是先用早飯?」

「那個、請問......神使大人在哪呢?」

不知道他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那女子的神情微微地訝異了一下,隨即又擺回本來恭敬的表情:「大人應該等等便會回來了,剛剛已經有人去通知大人您已經醒了。」

堀川噎了一下,怎麼不直接告訴他對方在哪呢?不過他的確很著急想要確認某些事情。

女子將竹簾收了下來,陽光照亮了他手上那隻娃娃,他看見尾巴上小小縫著一個「堀」字。他抬頭,陽光刺入他的眼睛,然後堀川赫然發現神使大人正站在庭院那裡。

他站在陽光裡,明媚的宛如正在發光,明明還是戴著那塊白色的面紗。

不知道他為什麼覺得對方在笑。

堀川張了張口,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喊出了聲音,可他確確實實脫口而出道:

「兼先生。」

作者有話!
靠.....怎麼寫了這麼久還這麼短進度這麼慢::>_<::
什麼時候可以寫他們上床生孩子........(???????)

很久沒更新了真不好意思(._.)
留言等等的會慢慢回覆的

 
评论(16)
热度(123)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