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與你相守09

前提嘻嘻:

現paro

年齡差差差差差很多的兼堀

當然是兼大堀小

自我設定多如山

好的!更新來了!( 我覺得我真是有求必應的好作者( 厚臉皮


xx


「早安,國廣。」「早安,兼先生」

短短幾天,和泉守就發現堀川的能幹。兼先生這個稱呼也熟悉了起來,倒不像最初那種給他奇怪的距離感。

他大概能理解堀川改變的原因。就是那種明明還是小孩卻想要變成大人的感覺?結果就是這點拼命努力的樣子讓和泉守覺得可愛。


堀川堅持和泉守不用為了他來住改變作息,但和泉守還是變得比以往早起,好作早飯給兩個人吃。


和泉守倒不是生活習慣不好,就是個性比較隨意一點。導致看過的書,散亂在書房各處,閣樓也被堆了不少雜物沒空好好整理。明明廚房每天用完都收拾的乾乾淨淨。


堀川問過以後,便開始幫忙打掃起了家裡。實際上,現在關於洗衣服與掃地的工作已經被他搶去了。堀川說他住在這就要幫忙分擔家務,和泉守根本拿堀川沒轍。他知道堀川國廣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善良但有時卻相當固執。明明有時候乖巧聽話的不得了,可也有旁人、甚至是和泉守也無法動搖的一些原則。當然,和泉守並不曉得,堀川的原則都是圍繞著他打轉的。


書房變得一塵不染,書本被歸類放好。和泉守看著被打開通風的窗戶,忽然覺得好像這樣也沒有不好。他能夠感受到那些改變,卻不覺得這些改變是不好的。也許他們分離而且各自成長是好的。


堀川來住下半個月之後,發生了一件事情。


「老闆.....我可以住下來嗎?我昨天回家之後,發現跟蹤狂進去過我家了....」女員工淚流如雨的在廚房與和泉守哭訴自己發現時有多麼的驚慌、多麼的害怕。其他的員工也很擔心似的圍在旁邊安慰她。

和泉守搔搔頭,他收留過安定、清光也有其他店員因為家裡漏水等原因借住過店裡,可是就是沒有女孩子住過。當然,他能對天發誓他不會對自己的女員工有什麼非分之想。只是就情況上來說,他還是會有些困擾。

而堀川明明是個非常體貼的孩子,但這個時候他卻獨自站在廚房的門口,眼神裡說不清的冷漠。


和泉守一眼瞥見堀川的表情,堀川趕緊的調開頭,像是在迴避什麼一樣。


「你怎麼了?」在答應對方說她可以住下後,和泉守單獨找了堀川來問話。

堀川低著頭,良久才說出一句「她會住多久?」

「到她家裡附近安全點吧?」和泉守的眼神裡充滿了疑惑。


「沒什麼.....。」堀川搖了搖頭,想是自己太多了。只是這半個月來,他隱約的感受到了來自那女員工的敵意。


大概因為戀愛中的人都是敏感的,也或許是自己藏不住喜歡兼先生的心情,堀川敢說那姊姊肯定是發覺了他的小心思,從而有了競爭的心態與行為。可分明沒勝算的就是他。


其實他不認為真的有跟蹤狂這回事。堀川曾經一起跟著和泉守送那姊姊回家過一次,但壓根沒見任何可疑份子。至少連他都頻頻留意後方或暗處,那姊姊卻只顧著聊天根本沒在留意周遭環境似的,一點都不像是在害怕的模樣。也可能是因為有兩個男孩子所以她很安心吧?只是再怎麼說,完全不謹慎的態度還是讓堀川覺得非常可疑。


「沒什麼嗎?」和泉守嘴上這樣說,心下卻猜測堀川大概是不喜歡與陌生人同住,自己答應的太快沒能好好顧慮到堀川。他伸手摸了摸堀川的頭,安撫般的說了「稍微忍耐一下吧。」

堀川倒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到了晚上,和泉守去洗澡的時候,那女店員刷的打開了房門,正在舖棉被的堀川嚇了一跳趕緊回頭。


「你跟老闆同房?」那女店員似乎非常訝異這個事實。


「嗯......。」堀川點了點頭,他實在不知道如何應對這個姊姊比較適當。


「你都這麼大了,應該能自己睡覺了吧?」那女店員露出一個非常難以形容的神色「你今天應該能自己到隔壁睡吧?」這是一個暗示的語氣,她大概想堀川早就發現她對老闆的心思,也就乾脆地坦白了起來,對她來說堀川是她戀愛當中的一個絆腳石。堀川回來之前,老闆對她的關心是超越任何一個員工、或是客人的,哪怕是一點點也好,她也能感受到自己是一個比較特別的人。

可是堀川國廣忽然從天而降,立刻搶走了和泉守所有的關注。她知道嫉妒一個小孩子是多麼的無聊又可笑,可她又無法制止自己對於和泉守的渴望與對堀川的厭惡。


堀川一點都不喜歡對方這種好像自己是主人的口氣,更不想要離開這個房間讓對方能與和泉守同房共寢。他聽得出那言外之意,在那語言下面露骨的意思。堀川一言不發繼續的把床鋪舖好,也根本不想要回答對方,他很怕自己會口出惡言。


「你什麼意思?」女店員整個眉頭都皺了起來。這小鬼頭是存心想要妨礙她嗎?她早就隱隱約約地有感覺到堀川與和泉守之間不對勁的氣氛。


堀川冷著臉面向對方,生硬回答:「兼先生說,妳睡隔壁房間。」


「你是打定主意要妨礙我?」那女店員怒目地看著堀川,語氣瞬間就拔高了許多,見堀川還是擺著一張沒有表情的臉也不回應,停頓了一下才開口,卻已經變了氣氛:「少裝乖了,我早就知道你用那種噁心眼光在看老闆。」


「我沒有。」堀川的臉一下退了血色,他並沒有打算讓和泉守知道自己的心情,這樣子被直指出來還被冠上噁心的形容詞,讓他直覺厭惡同時憤怒,身體微微的發抖了起來。他一直都明白有些人能夠說出很惡毒的話,但以前有和泉守後來有他的父母與哥哥替他擋下那些,這也許是堀川國廣第一次,一個人面對另一個人所給予的惡意。


「哼。也不知道老闆怎麼會帶出你這樣變態的小孩。你真的是老闆帶大的?」那女店員從前友善的模樣完全消失殆盡,也許正是因為戀愛而使人美麗亦同時醜陋。在她的心中,她不過就是在積極努力的爭取自己想要的戀愛,沒有什麼過分不過份。


「你想否認,那也可以。別再像嬰兒一樣黏在老闆身邊。」其實她原來不是很確定堀川的情感到底算什麼,只是當堀川的臉色刹時變化時,她就對自己所言更有了把握。

她咄咄逼人地希望堀川能有點眼色自動退出這場戀愛競賽,其實在她眼裡堀川根本是不正常的還要喜歡和泉守?真是笑死人了。


堀川卻也不是一個好欺負的軟包子。他冷冷說:「跟蹤狂的事情,是假的。」


那女店員大概也沒料想到堀川竟然發現了這是一個謊言。


跟蹤狂的事情真的是子虛烏有,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跟蹤狂當然也沒有人闖入她家。她知道老闆絕對不會對這種事情坐視不管,所以就利用了這一點想與和泉守貼近關係。

「是又如何?我只不過是想要與老闆多相處一點時間而已。而且老闆他也願意相信我。」她一點也沒把這事情放在心上。如果能夠與喜歡的人在一起,一點點的謊言與小手段,又算得上什麼呢?哪一個人不是費盡心機要與心上人接近呢?


「還是你的意思是,老闆跟你一樣,都是個同性戀變...」『啪!』

女店員的話還沒有說完,堀川已經無法制止自己的手,一巴掌的扇了下去。其實出手後他馬上就後悔了,他放輕了力道但沒有辦法完全停住而不打到對方的臉頰。

那一下打得大概不是特別痛,就是聲音響亮了一點。


而拉開門的和泉守恰恰好就看見了這一幕。

前面他大概隱隱約約有聽見一點點爭吵的聲音,可完全不曉得這兩個人的衝突到底為何發生。


那女店員一回頭瞥見和泉守就是哭了出來,梨花帶淚的開始控訴堀川的行為。

「你怎麼能打我?我知道你一直討厭我,但我也一直努力要跟你當好朋友呀!」


和泉守看了看堀川,堀川因為動手打人而不安的移開視線,低了下頭。


「國廣,你道歉了嗎?」和泉守開口問。堀川一言不發,根本沒有想要道歉的意思。

在他的心裡,沒有人可以去說兼先生的壞話,那就像一條不可以越矩的線。就連那個親切和善的國小女教師,後來堀川都疏遠了,何況這樣帶著惡意的言語去談論和泉守呢?他自己不正常他明白,可是兼先生並沒有必要因為他的喜歡,就遭受這樣的的猜疑或是評論。


「老闆,其實我沒關係的......他還不懂事啦。」這句話分明就是想要點燃和泉守與堀川的紛爭,藉此機會煽動和泉守罵堀川罷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沒關係的意思在裡面。可偏偏那女店員就是要表現出自己相當寬容的模樣。


和泉守皺皺眉,在他的認知裡面,堀川絕對不會是這樣動手打人的人。

就算他們分隔了幾年,堀川表現出來的一切也絕非是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

他相信堀川絕對有什麼理由這樣做。


「我先代國廣跟妳道歉。」和泉守向女店員鞠了個躬「妳趕緊休息吧。」

女店員原來還希望說些什麼,但看和泉守似乎沒有打算與她多說什麼,也就先暫時回到了隔壁的房間。



房裡的氣氛安靜的尷尬。

「唉、別一副要哭的樣子啊。我都還沒說話!」最後還是和泉守先敗陣了下來。他沒辦法看堀川露出那種逞強不哭的表情,明明是一臉泫然欲泣,卻偏偏咬緊嘴巴憋住的模樣,讓他就算想要凶狠也凶不起來。

他驀地想起堀川還是一歲寶寶的時候,他明明忙碌得不得了,結果看到堀川快哭了的時候,他還是放下手邊的一切優先哄他、抱他。


「我知道國廣你不會隨便出手打人。我相信你。」


聽到和泉守這句話,堀川才像是整個人放鬆了一般,他低低的說:「我知道打人不對......對不起。」他又沮喪又愧疚,覺得自己給和泉守丟臉了,這麼粗暴的作法一點也不成熟,好像暴露出他就是這麼的孩子氣。


「以後不能再動手了。」和泉守驀地想到自己之前用暴力手段收服清光與安定的事情。不禁笑了出來「好吧、最後手段?」


堀川也想到一塊地方去了,忍不住地展開笑顏。


「原因呢?」看堀川已經放鬆下來了,和泉守才問起了衝突的原因。

在他眼中,堀川國廣雖然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孩子了,可終究離大人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可能在教育堀川這方面,他還沒有辦法一下就完全不管一切吧。


可和泉守一開口,堀川整個人就明顯抖了一下,神經緊繃而眼神也開始飄忽了起來。

堀川並不想要對和泉守說謊。

他的兼哥哥從小就教他要誠實、要善良,和泉守基本上也是以身作則,為人正直。

可是這是他的秘密,他沒有打算讓任何人知道,而且他也對和泉守會如何反應感到非常惶恐。可是就跟他當年離開一樣,也許他已經成長了但依然無法處理這樣複雜的情緒。

堀川既想要坦白,又無法坦白。明明是喜歡的情緒,卻帶給他如此多的徬徨。


和泉守從堀川的臉上看出了不安與遲疑。他總是能一眼看出堀川的情緒。

「不能說?」和泉守猜不透,到底會讓個性溫和的堀川沒忍住發怒的事情會是什麼,但他就跟許多人一樣都會偏心,他大概已經把錯誤歸咎在自己的店員身上了。

「不想說就算啦!早些睡吧。」和泉守不想要繼續追究而讓堀川繼續感到困窘,他結束了這個話題。


和泉守兼定知道每個人都該擁有自己的秘密。

他也有。所以他才會讓堀川在那年隨他的父母離開。


當他躺下來,思索著要怎麼樣才能化解堀川心中的困擾或是說與那店員的紛爭時。

黑暗之中他感覺到堀川悄悄的鑽進了他的被窩、貼近了他的背後,並且小心翼翼地開口問了句「兼先生,睡了嗎?」


和泉守一時沒有出聲,因為他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也許他睡著了會比較好。

堀川只是抓著他背後的衣服但卻很久都沒有再說話,他想大概是堀川睡了吧。


「真對不起......。」堀川囁嚅著什麼,聲音聽起來卻有點哽噎。和泉守正想翻身告訴告訴堀川說,他真的沒有要責備他動手的事情,就聽到了下一句話。

「我喜歡你。」


堀川終究還是選擇坦白,他小聲地啜泣著,深怕吵醒了和泉守。

可和泉守卻是一字不漏地全聽了進去,也聽見了堀川的哭聲卻沒能轉過身來把他納入懷中。


作者有話!

呼終於更新啦!這個系列當初真的是因為想要寫堀川寶寶才寫的

沒想到也有這麼多人支持!( 可能因為寶寶堀川真的太有魅力) 

看到大家求更新我都很高興 (笑) 不好意思留言一樣會晚回

偷偷瞄到有人在自己的網頁上說是因為我寫得兼堀才入坑

這是讓我最驚喜的事情了!


如果能讓大家更喜歡兼堀就好了!

一樣

大家兼堀黏土人下訂單沒!!!!!

活擊刀劍預備好要收看好沒!!!!!

幕末天狼傳DVD收到沒!!!!( 我收到了要是沒更新就是沉迷DVD

 
评论(21)
热度(95)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