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生病休養中,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與你相守11

前提嘻嘻:

現paro

年齡差差差差差很多的兼堀

當然是兼大堀小

/



陽光透過儲藏室唯一的小窗在地板上印上一個光亮的四角型。儲藏室已經被堀川收的整齊,也被打掃的乾淨,而現在這塊方地成為了堀川最愛的地方。


可能被舊物包圍讓他安心,也可能是因為午後躺在地上曬著那一方陽光的時候,暖洋洋的溫度很舒服。還有,可能是因為他總躲在這裡偷看他之前發現的秘密。


那是和泉守的旅行日記。和泉守雖然正規教育只唸到初中,可喜歡文學所以從以前就經常買書來看。大概是這樣的緣故,堀川總感覺和泉守的文字充滿著詩雅卻處處流露真切的情感。不似舞文弄墨的艱澀又不是粗鄙簡淺的字詞。

那是他沒有接觸過的,和泉守兼定、兼先生、他的兼哥哥。


堀川明知這樣擅自拿來看不好,卻抵不住上面滿滿寫著自己的名字,如同聲聲呼喚。他想知道和泉守是怎麼看待他的,為什麼在這裡寫這麼多他的名字,偏偏明信片上又什麼也不寫?


滿是愧疚的他一次假裝心平氣和的問道:「儲藏室有很多書,我都能看嗎?」

和泉守大概也是忘了手記本的存在或是儲藏室太亂他想不起來裡頭有些什麼,只道:「你想看什麼都行。」還附贈摸了摸堀川的頭。


堀川在內心滿懷抱歉的想,我這算經過同意了吧!這個想法實在很取巧可他實在太想看那旅行日記的內容了。


『國廣,

今天搭火車時,我看見有人來送別家人。真抱歉,你走的時候沒有好好與你道別。

想起來覺得可笑

我可能只是害怕你哭罷了。』


『國廣,

這裡的水族館比我們之前去過的還要大很多。你第一次走丟也在水族館。』


看到這裡,堀川死勁回想卻沒有半點自己在水族館迷路時的記憶。自己是不是有大哭呢?還是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走丟了?他對於水族館只記得和泉守讓他坐在肩上,而他在高高地位置看巨大的鯨魚。

他看過老闆娘、或是說他的第二個媽媽寫的成長日記。去水族館那天的照片中,他被和泉守抱在懷裡卻一臉十分委屈,似乎是因為他很想要水族館販賣的限定小白鯨玩偶。小時候他的玩偶的確很多,好多都是客人送的,因為小床已經堆不下了所以老闆娘拒絕再買新的。結果最後兼哥哥還是買給他啦!想到這裡堀川就忍不住微笑,那隻小白鯨現在還好好的躺在房間裡呢!


和泉守有很多的日子都只提到這樣一點點的過去,還有旅行的心情與忽然想到的菜譜。可堀川逐漸的能明白那包含在文字裡的情感。


像是,他的兼哥哥不是真的想要送走他。

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半夜因為想「家」難以入眠。他悄悄哭泣的夜晚,和泉守也正在夜裡輾轉反側,為送走他的事情而思索至天明。擔心他在新的地方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好好的念書,有沒有好好地對待兄弟、孝順父母。


還有,和泉守並不是在如同他明信片上那樣冷漠。他只是困擾於該不該打擾他的新生活。

和泉守在手記中時常寫到他煩惱又困惑於拿捏他們之間的關係,堀川看出了結論。

和泉守是要把決定權放在他的手上。那字字句句中包含的情感,還有對於他成長的期待與期許。


堀川國廣躺在那一方陽光裡,心中也像是被陽光流淌過一樣,被這些溫燙的感情給充實了。

他忽然想到,也許兼先生是有聽到他的告白吧。可是卻溫柔地裝作沒聽見。

是因為覺得他還太年幼,怕他只是雛鳥情節才說出『喜歡。』


不是的,不是這樣。

堀川把手記疊在自己的臉上,遮擋了一部分有點刺眼的陽光。

要怎麼樣才可以讓兼先生明白,我已經足夠成熟到能決定自己的情感了?

如果只是依賴產生的雛鳥情節,他又怎麼會有那些情慾流動的夜晚?他又怎麼會在自己房裡悄悄抱著對方的襯衫,只為了聞那一點淡淡的味道?為什麼會時常在夢裡,夢見被對方輕柔愛撫?他的思念不是離家孩子對於父母的思念呀!


堀川很明白,他想要的不是一個哥哥、不是一個代理父母、不是一個保護者。

或是他是想要成為和泉守的家人。

可是那跟對於山姥切哥哥與山伏哥哥所代表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堀川絞盡了腦汁也沒有想到什麼一個特別好的方法。

但是他要用他自己的方式前進。既然兼先生要把關係的決定權交到他手上。

那麼他就要努力地讓兼先生看向他。


只要關於和泉守的事情,堀川就會特別的拼命。

他自己認為,這種拼命也許也算是個優點吧,可以奮不顧身地去做一件事情,比起猶猶豫豫舉步不前,他還是覺得拼命向前比較好。


堀川想著想著,決定列一個計劃表。於是晚上的時候,就埋頭在和泉守原來配給他的房間裡面,對著一個筆記本寫寫畫畫。

他要寫好一個時程,照著時間表要來拉近自己與兼先生的關係。

嗯,要怎麼安排才好呢?不能太快,但也不可以太慢啊!讓人捷足先登了怎麼辦?

他想起了那個被辭退的女店員,心裡有點焦急又有點對自己的氣憤。要怎麼樣才能夠變得更好,讓兼先生一眼就喜歡上他呢?啊、可惡!他已經失去了讓暗戀對象對自己「一見鍾情」的這個策略了!


「你還有暑假作業嗎?」和泉守的聲音忽然地出現在堀川的旁邊。


「哇!沒有!」堀川手忙腳亂地把筆記本闔上,因為太過緊張連耳朵都變得紅彤彤的。


和泉守有點好笑地看著他慌亂地模樣,也不特別過問他在隱藏些什麼,只道:「該你洗澡了。」


堀川把筆記本放回抽屜裡,轉身發現和泉守剛洗完澡還濕著頭髮,只披著條毛巾隨便擦擦著,便小心翼翼地開口問:「我能幫兼先生吹頭髮嗎?」


「哦,不用了。這放著會自己乾的。」和泉守順手摸了摸堀川的頭,想他一定又是急著要找事情幫忙,也不想要麻煩對方。

堀川找到機會立刻就豎起了眉毛道:「兼先生!這樣不吹乾頭髮對身體是非常不好的!我來幫你!」明明是鼓足氣勢的開口,說完卻悄悄地觀察和泉守有沒有生氣的反應。


和泉守瞧見他這副強裝兇悍的模樣,心裡覺得堀川可愛的緊,忍不住笑回:「那就來幫幫我這個懶惰的人吧。」


堀川的表情馬上就舒緩開來,露出了一個可愛的笑顏,好像獲得了什麼重大的容許一般。他自己的洗澡是延後了,可是計畫表上的時程卻無端的前進了一步。

堀川一邊幫忙和泉守吹著頭髮,一邊告訴和泉守自己在班上聽那些女孩子們說,關於保養頭髮的小訣竅。


「所以國廣的頭髮才那麼柔順?」和泉守一邊感覺著恰巧的暖風逐漸吹乾頭髮,一邊享受著對方輕柔梳著自己的頭髮。


「兼先生的頭髮也很好呀!」堀川最終替對方打理好了頭髮,放下梳子。


「好了嗎?謝啦國廣!」和泉守毫不吝嗇地給予感謝與笑容,堀川卻莫名的脹紅了臉頰,只好趕緊地說換自己去洗澡,畢竟他是抱著私心來幫忙的。


堀川在浴室裡洗澡,心裡感覺非常的充實與滿足。

就算其實他的心意也完全還沒有傳達到,可是這樣親密的舉動就夠讓他高興了。

只是當他踏出浴室的時候,他也完全沒有想到會遭遇這樣的事情。


「來吧!換我幫你吹頭髮!」和泉守拿著吹風機站在房間裡對他笑。

堀川一時沒抓到拒絕的時機,就被按在墊子上好好坐著了。其實小的時候,和泉守也幫堀川吹頭髮,只是後來店裡越來越忙了,堀川就說可以自己來,強行的奪回了自己吹頭髮的權利。


「真的是好久沒有幫你吹頭髮了啊,你也長這麼大了。」和泉守一邊撫著堀川柔軟的頭髮一邊感嘆,那個小不點真的已經不是小不點了。在和泉守感嘆時光飛逝的時候,堀川卻是坐如針氈。

太快了!他的計劃還沒有到這一步!進步太快的話,果然對心臟不是很好。堀川感覺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跳得飛快,要不是吹風機轟轟地響著,他好怕和泉守就會聽見他的心跳聲。


見堀川的頭髮也已經好好地被吹乾後,和泉守才收手道:「好啦。我去樓下巡一下,你沒事情早點睡吧。」


堀川確認著和泉守已經下樓,才飛快地回剛剛的房間把筆記本抱進被窩裡。

他抿了抿嘴,躺在被子裡藉著旁邊的小燈光看了看自己的計畫表。

說不清是甜蜜還是別的,但他悄悄的在「幫忙兼先生吹頭髮」那項計畫旁邊打了個勾。


其實堀川早就注意到和泉守經常不吹頭髮的毛病,只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開口。

聽到了和泉守上樓的腳步聲,堀川趕緊地把筆記本塞到了枕頭底下,裝作剛剛躺下的樣子。


和泉守也沒發現他的小動作,只是關掉了一旁的小燈道:


「國廣,晚安。」「晚安,兼先生。」


祝你好夢。


作者有話!

好!他倆朝戀愛之路前進了一點點!(打勾

不好意思評論私信一樣會慢慢回覆的(●´ω`●)ゞ


 
评论(32)
热度(109)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