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沒有你的日子(完)

堀川盯著安定傳來的手機號碼與地址。終究還是沒有撥打出去。他還不行,還不可以去見兼先生。

 

他失眠了一整晚,好像回到三年前那個不用酒精麻痺自己就無法入眠的堀川國廣。他好像從前的自己,對和泉守的愛盈滿了整個心卻不再是從前的自己。他要更成熟更強大,然後才能再去見他的兼先生。

 

清光與安定沒有說,和泉守是不是還喜歡他。堀川也不敢帶著過多的奢求與期待,可是他必須對自己誠實才配的上兼先生。如果和泉守還有那麼一丁點喜歡他,他要奮力的讓那一丁點變的更多更多。如果和泉守不再喜歡他,他也要努力讓這段戀情重新開始。

 

如果,如果真的他跟兼先生緣份已經沒了.......堀川不敢想到這一塊,他在廚房做好熱騰騰的早餐等著父母起床。

 

「怎麼了?這樣早起還煮了早飯?」母親眉開眼笑地問堀川。她的兒子真爭氣呀!在知名大學畢業、還被國內知名研究中心延攬,個性乖巧又體貼孝順,說出去那是人人稱羨的,她這個當媽媽的驕傲的不得了。

 

等到早飯差不多快吃完的時候,堀川忽然開口。

 

「我喜歡兼先生。我要去找他。」堀川平靜的說著,他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

本來一個晚上的失眠與緊張,這話一說出口後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卻會如此的和平。可能他早就該說這句話了。

 

他的母親臉色霎時慘白,卻故作平靜問:「那是誰呀?」

 

「我高中跟大學的戀人。和泉守兼定,是一個男人。」堀川發現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雖然苦澀但內心深處居然還能泛起一絲的甜蜜。他多麼喜歡兼先生啊。

 

他母親搖搖欲墜,彷彿下一秒就要昏倒,父親沉默的卻不發一語。

 

「不會的,不會的。國廣不可能是那種壞孩子.......。」她母親喃喃說著,然後抬頭看著堀川,就像希望堀川開口說這一切只是玩笑。發現堀川依舊看著她,好像這只是一句告知的時候,她忽然想起了什麼的問:「他不是已經和你分手了嗎?」

這話分明否定了母親不認識和泉守的那句話但堀川並不想追究。

 

「是的。我們已經分手了,但我還愛兼先生,所以我必須去找他。」

 

堀川的母親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如此堅定不搖。她莫名的記起了三年前那場見面,和泉兼定還那麼年輕,年輕到她還能掌控、還能去動搖對方。她還記得她一次次掐掉了和泉守打來的電話,最後把堀川的手機泡入水裡,終於才讓和泉守這小子徹底遠離堀川。

 

她還是不願承認,她的好孩子怎麼好不容易離開了歪路又打算一頭栽進去呢?要是被人知道了堀川的工作怎麼辦?她又怎麼面對其他親戚呢?

 

她顫顫開口,帶著哀求的語氣:「......國廣,為了媽媽,不要去找他好嗎?你如果想要對象,媽媽能夠幫忙安排很多女孩子呀!」

 

堀川搖搖頭,抿了下嘴繼續說:「我不能不去......。媽媽,我不能不去。」

 

不知道是不是太生氣了,或是太絕望了。堀川的母親低著頭道:「國廣,你去了我們就當沒你這個兒子。」如果堀川去了,那就等同於在說三年前她的所做所為是一個巨大的錯誤一般,而她不願承認。

 

「我.......。」堀川有想過父母不能接受,卻沒想到這麼激烈。因為當初他失戀傷心的時候,他認為父母是知道他的戀人是誰的,也應該對他的性向有所察覺了。氣氛安靜的可怕。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直沉默不語的父親忽然起身,然後拿了一疊的信放在堀川面前道:「你去吧。」

 

堀川的母親猛然抬頭,怒瞪住了自己的丈夫,尖聲問:「這是做什麼?怎麼還有這些東西?」

 

堀川一看,眼眶就紅了。內心激起驚濤駭浪卻沒有半個字能夠言喻他現在的心情。

信封正是和泉守拿華麗卻不張揚的筆記,寫著堀川國廣四個字。

 

「對不起。沒有早點給你。」他的父親這樣說著,內心卻是痛苦掙扎著。三年前,和泉守第一封的信被妻子撕去了,之後他就提前收下信卻沒有拿給兒子。可能自己隱約還是想支持妻子的作法吧。

 

可是三年了,他看見自己的兒子逐漸變得木然,並且符合他們期待的完成了學業與找到好工作時,心裡堆積起了巨大的愧疚與自責。因為堀川一點都不快樂。比起高中、大學時說起和泉守那樣的神采飛揚,就好像死去了一般。

 

他忽然想起了那些被他藏起來的信。

 

他只看了一遍就能明白和泉守對堀川的用情至深。好像每個字都在哭泣一樣,每個詞句都如同剖開自己的心臟,想給堀川看清自己的真情與思念一樣。和泉守兼定也提到了關於堀川留學的事情,他明白地說是希望他能夠拋下他們的關係,好好考慮未來才提分手。

 

但是他熬不了等堀川出國就感覺痛苦到想挽回。覺得與其欺騙堀川倒不如把一切都告訴他。當然也說了自己知曉堀川大學志願的事情,所以才想瞞堀川這一次。他會一直等堀川給他答覆,出國也好留下來也好,只要還願意在一起就來給他一個答覆。如果覺得不願意了,丟了信也沒關係。

 

總共就三封信。堀川的父親看完甚至覺得,和泉守兼定比還要更清楚該給堀川什麼。給他愛卻不要束縛他,表達自己的意見但尊重他的抉擇。他們是對一個怎麼樣的孩子施了多麼巨大的壓力呢?

 

他們作為父母的也不該,以愛之名去框架他。說的嚴肅一點,那兩個孩子就是被硬拆散似的。如果他做為父親,能夠再更早發現這些事情就好了。可是他也是當了父親才學習怎麼當父親的,父親這個職位也許修行個二十年、三十年可能一輩子都不夠吧。

 

堀川抱著那些信哽咽道:「對不起.......對不起.......。不能做你們的乖兒子真對不起......。」

 

他的母親轉而看著他,似乎不肯相信堀川已經做出了選擇。她內心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背叛感與無力感,她養育了兒子這麼多年,給了這麼多的愛難道還不能成為兒子心中的第一選擇嗎?她先是呆然地坐在那裏,接著氣得將碗砸了過去。

 

碗裡的湯濺灑了出來,而那碗則是飛到了堀川的身後,並沒有打到他。

「滾!」堀川的母親嘶吼著,眼淚跟著飆了出來。她不能接受堀川對父母表現得如此絕情,好像為了和泉守兼定這個人什麼都可以拋棄。她不能接受她為了孩子付出這麼多,結果影響力還是比不上一個分了手的毛頭小子。

 

堀川抿了抿嘴巴。

拿起昨晚就準備好的行囊,然後離開了家裡。

 

堀川的母親楞在原地。

她以自己最後的尊嚴與手段來想賭看看,堀川到底會不會留下來。可他卻還是寧可傷透了她的心也要去找和泉守兼定。堀川的父親伸手安撫她,嘴上卻說:「讓他去吧。」他心裡明白,堀川沒有責備他們三年前的行為,已經是對父母的溫柔了。

 

堀川一個人在快鐵上面,想睡覺休息卻根本無法入眠。他腦裡有太多的東西。

他在想,為什麼他總是傷害到別人呢?然後他恍然從傷害母親的情緒中瞥見了那些信。

 

堀川抖著手按照日期打開了第一封。

然後就好像回到分手那天一樣,他的心痛苦的彷彿每一次跳動都在經歷一場劫難。堀川對自己又生氣又自責,又非常的困惑。

 

這三年以來他所責怪的、他所流淚的以及他所思念的好像都是謊言,而現在當真實袒露在他面前時,他是如此不知所措。可更多的是對和泉守當時欺瞞他的憤怒與心疼。然後他想到了和泉守在信裡寫道「你能明白,當我知曉你放棄自己的大學志願又拒絕了邀請信,卻從未告訴我時,我的心情嗎?」

 

是的,雖然晚了三年可是我明白了。

真對不起.....這麼膽小對不起。沒有能勇敢的告訴兼先生真相就擅自決定,真對不起。堀川在淚裡喃喃自語,他已經明白在那結束的愛情關係中,他是一個失敗的戀人。他不如和泉守在信中都如此真摯地坦白自己的每一分心情。

 

堀川又想到安定他們告訴他的事情。

兼先生是抱著什麼心情等待回信的?是抱著什麼心情打電話的。堀川只是光想像和泉守獨自在醫院當中,忍受著喪失親人的悲傷,一遍遍播著沒人接聽的電話,他就自責的想捅自己幾刀。堀川能猜到,是母親切了電話、故意弄壞了手機。他既想怪罪母親又不願全部歸罪於她。

 

和泉守的新地址離堀川家有點距離。等他終於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堀川鼓起勇氣按了按公寓的門鈴,可是卻沒有人應門。

 

堀川看著手機不知道該不該撥出那個電話。其實他知道自己只是非常的衝動又自私自利的還想要見和泉守所以才跑過來,一點也沒想過會不會打擾到對方的生活與步調。可是三年了他總該學到一些教訓了。

 

就算和泉守不喜歡他了,他也要把三年前該說的回應,現在的心情都毫無保留的告訴對方,然後才能算真的對這段感情付了責任。堀川不知道自己會得到什麼回應,也許他會再一次被毀滅又會許他會得到重生的機會,但是總比現在苟延殘喘活著是好多了。

 

他靠著對方的門,靜靜地等著和泉守回來。時間彷彿忽然凝滯了一樣,推移的緩慢。堀川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但他只要一想起曾經一次次等著他接起電話的兼先生,他又覺得這樣的等待根本算不上什麼。

 

堀川等待了幾個小時,凌晨的氣溫下降了很多,而他還穿著白天的單薄衣服,有點瑟瑟發抖。這時,一個急促的腳步聲與喘氣聲越來越靠近他。

 

「國廣!」

 

堀川猛一抬頭,果然看到奔跑過來的和泉守兼定。和泉守穿著西裝革履,可是頭髮與領帶等都是淩亂的,似乎是趕回來的。堀川還來不及開口,和泉守就三兩步的站到他面前,問道:「你為什麼要來?」

 

聽到這個問題,堀川心裡有點慌,卻勉強地故作鎮定。他顫著手拿出那幾封信說:「我來給兼先生......回覆。」他低著頭幾乎要沒有辦法言語,接著他鼓起勇氣再度抬頭看著和泉守的眼睛,卻發現沒辦法看清那雙青天的藍瞳裡到底是什麼情緒。

 

 

「我......還喜歡兼先生。我想跟兼先生在一起。信裡的諾言,還能算數嗎?」堀川一口氣說完,其實是好不容易才沒哭出來。他等著和泉守的回應,這等待的期間,堀川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將死之人,只能等待著死亡的降臨或是擁有重生的機會。

 

就當和泉守的安靜讓堀川不安極致時,和泉守開口了,卻是帶著強忍哽咽的聲音,彷彿在忍耐極大的苦痛卻勉強不掉淚。

 

「.....算.....。」

堀川登時就哭了,如果不以眼淚哭出他現在心中難以言喻的心情,他只怕會現在馬上死去,但他立刻被抱入了懷中,三年來他心心念念的那個懷抱與溫度,和泉守抱的有點大力,堀川只能回以更熱烈的擁抱。

 

然後是親吻,簡直是要把彼此拆吞入腹般的在啃咬吸吮。堀川發現他們的吻濕鹹的不得了,才知道和泉守竟也是淚流滿面。他很清楚兼先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絕不示弱只有在最脆弱最觸動內心的時候才會掉淚。堀川並不認為這些眼淚就能讓他明白和泉守這三年究竟怎麼煎熬度過的。

 

他們彷彿已經忘了自己還在和泉守的家門前似的越吻越烈。直到和泉守的手機奪命地響起。

 

他們停止了親吻,然後相視著忽然噗嗤一笑。和泉守把口袋裡的鑰匙掏給了堀川,自己則接起了電話。堀川沒有忘記要把和泉守甩在地上的公事包與行李箱一起拎了進去。

 

和泉守那通電話是公司同事打來的。他這幾日其實正在外地出差。大和守安定打給他跟他說了那句我們已經把事情都告訴堀川了,他應該會立刻去找你。和泉守立刻就與一同出差的同事請假,拼了命的往家裡趕。他很害怕又不安,可他想見堀川的心情卻比什麼都還要強烈。

 

說完了電話,和泉守轉過身,堀川已經又一個撲抱到他的身上。口裡喃喃道:「對不起......對不起......。」

 

和泉守是多麼的無奈呀,堀川那樣可憐又可愛的模樣讓他整個心都揪了起來,好不容易平靜的情緒又起了波瀾。

 

和泉守重新抱住堀川,才發現堀川竟是瘦的離譜,比起之前不知道少了多少肉似的。他要堀川把頭抬起來,堀川卻不肯。

「不要道歉啊........。」和泉守想說,你沒有錯啊!可是堀川在他懷裡哭的洶湧,好像怎麼也不會平息。

 

堀川不能停止眼淚,他不曉得自己居然還能這樣哭泣。可能這三年他所藏在心中的悲傷終於能有個出口。他感受到和泉守輕輕地撫著他的背安撫他,心裡一片的溫暖。

 

好不容易那激動的情緒才逐漸的平緩了下去,堀川有點不好意思,都這麼大了竟然哭的像個孩子似的沒完,怎麼一點也沒有長進。

 

他悄悄抬眼看和泉守,和泉守點了他鼻子下道:「國廣你總算肯看我啦。」堀川靦腆地也笑了。 

 

在車上時,堀川有想過要告訴和泉守,你為了我離開,我一點也不感激也不高興。可他立刻就明白自己曾經同樣如此以為為了兼先生好的做了決定。他們相愛又彼此隱瞞然後彼此傷害。

 

這個晚上他們說了很多的話,堀川說了這三年在國外的生活,和泉守也訴說了失去父母的痛苦。三年呀,他們整整三年未向任何人訴說過的情感與想法終於有了一個出口。曾經和泉守以為他這些話只能封存在心底任由它腐爛。

 

和泉守不是沒有埋怨過命運。父母出事的那段日子簡直是度日如年,每天都讓他難以煎熬,甚至無法聯絡上堀川都讓他絕望的發狂。可是他還是就這樣被日子往前推了,有時後他會忽然想不起堀川聲音,有時後他會羨慕別人的成雙成對。可是每到午夜夢迴,和泉守就會知道自己沒有忘過堀川的一顰一笑,每個溫柔的動作,每個可愛的神情都如同刻畫在他腦子裡似的,每到失眠的夜晚就出來折磨他。

 

但至少他沒有後悔不再聯絡堀川。他能從清光與安定的口中聽到堀川的成就,內心就會很驕傲地想:我就知道!國廣果然是最棒的!

 

而他呢?變成什麼樣的人了?每天為了業務奔波著,必須為了客戶低頭,必須為了公司加班,必須為了上司一個電話半夜十二點打開電腦修改企劃書。可能這些都很窩囊吧、不值得炫耀吧!可他也已經從新人變成連續兩年蟬聯業務量冠軍的人。

 

那是,他孤家寡人。要應酬都能奉陪到凌晨,要加班也都能睡在公司,別人做不來的和泉守兼定都有自信做到最好。他要變成能配上在國外如此耀眼的堀川國廣才可以啊!和泉守總是如此勉勵自己,心裡卻是從來沒有期待堀川會再次的在一起。

 

當他看到堀川真的站在自己的家門前時,還以為是幻覺。他是怎麼忍住顫抖的身軀才站定到對方面前的他都不曉得。

 

和泉守實在太激動了。所以堀川在他臂彎中陷入夢鄉的時候,他還一點也睡不著,腦子裡跑過很多的思緒,可都是高興的。

 

他忍不住一遍遍親吻堀川的額頭,忍不住看堀川的每一個呼吸起伏,忍不住數堀川的每一根纖長睫毛。

 

真好。

堀川國廣真好。

可更好的是,你回來了。

回到我的身邊。

 

沒有你的日子,終於結束了。

 

和泉守看著曙光從窗邊微微亮起。

滿眼是淚。


作者有話!

這一篇寫的自己也是有點肝腸寸斷(笑)

原本想要開一下三年不見乾柴烈火的車車

不過嗯..... 總之沒開 (,,・ω・,,)(裝可愛

那麼 評論與留言會慢慢回復的

(●´ω`●)ゞ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之後會放出第二路線的IF篇


 
评论(34)
热度(143)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