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堀狂熱沼民!O( ^▽^ )O 左右固定
評論私信皆會晚回!
緊急事項優先回覆


篇目整理(不定時更新)> http://aaadgj0203.lofter.com/post/1d312542_cbcdb86

【兼堀】與你相守08

前提嘻嘻:

現paro

年齡差差差差差很多的兼堀

當然是兼大堀小

自我設定多如山

( 終於要談戀愛了( 我上次好像也這麼說


08 與你相守 



「好久不見!」堀川沒想到和泉守開車來車站接自己,高興的直接撲了過去,完全忘記了之前的擔心與膽怯。

看到堀川這樣開心的模樣,和泉守本來以為的尷尬也根本不存在似的,不知為何他會像

安心一樣鬆了一口氣。

他摸了摸堀川的頭,問到:「一路還行吧?」他發現堀川長個子了,然後他便看見了堀川帶了小小行李包。順手想接手過來,可堀川死也不肯鬆手,固執地說自己可以拿。


和泉守無奈笑笑,也就由著他了。

「安定跟清光也說想看看你,不過學校好像很忙吧,幾天後才來。」開車回店鋪的路上和泉守這樣對堀川說。「聽說你考上好高中了,恭喜啊。」


「謝謝.......。」堀川靦腆地回答,心裡卻偷偷想著是因為能夠來這裡所以才這樣努力的啊。


到店舖後,和泉守一邊領著他進去一邊跟他說明房子哪些地方更動了。

「新店舖好漂亮呀。」堀川四處張望著稱讚。他雖然看過照片,但實際看到的時候還是覺得很不一樣。

「是吧。客人們也挺喜歡的。」和泉守接著帶他上樓「哦,對了!我替你清了一間房間。你看看有什麼缺的,晚點去買吧。」


那是原來清光與安定的房間。但是因為他們已經搬出去了便空了下來。而堀川搬走前,一直是與和泉守一間的。


堀川說不清心裡的感覺。他不知道他是失落還是沮喪,對於被當成「客人」對待似的。而且他其實更想跟和泉守一個房間,就像以前一樣。堀川國廣大概自己也說不清,他到底是希望一切都沒有變化,還是希望和泉守兼定能夠對自己另眼相看。他想要對方覺得自己已經成長了也成熟了,又想要獲得對方所有的寵愛。


但是進去房間的時候,堀川還是驚喜了一番。有些他以前常用的東西,好好地擺放在了房間的桌上,連他那隻當初以為不見了的小白鯨玩偶也好好的放在那裏。他俐落地把行李打開,將衣服、東西都好好地收拾進了衣櫃。


他又可以在這裡生活啦!這次有快兩個月的時間!不會再匆促的離去了,也可以幫上很多忙。堀川看著白淨淨的玩偶,明明那麼多年了卻還是那樣的乾淨,這都是因為他很珍惜而他離去之後兼先生也替他好好的保存著吧。


晚上和泉守照常營業。堀川則一起跟著店員幫忙送菜點單。幾個老客人看到他都忍不住跟他聊天,問問他的近況、恭喜他考上高中,然後一邊喝著啤酒感嘆時光飛逝。


「你很少回來啊!那邊生活的還習慣吧?」「是的!」


「唉那個小嬰兒也這麼大啦!我們都變成糟老頭了!」「才沒這回事呢!」


打烊的時候,店員們回家前也抓著時間圍著堀川問他與老闆什麼關係。其中一個女店員更是積極的與堀川談天。


「哦!所以你之前都跟老闆住在一起囉!」「嗯.....。」

堀川不知道為什麼對方這樣積極,也許對方本來就很熱情吧。他在心底這樣想。


「那麼你知道老闆什麼事情嗎?或是喜好?」「什麼?」他愣了下才回問,對方馬上就紅了臉頰擺著手說「不是啦......因為老闆很少說自己的事情。」


她看起來還想要解釋些什麼。


但就在這時候,和泉手敲了敲休息室的門「全都給我回家啊!」

然後他朝著那個女店員說:「妳也是快點!」那女店員趕忙的點頭,從櫃子中拿起了自己的包包,有點小跑的走到和泉守身邊。


「國廣,你等下可以先上去洗澡。我送她回家,馬上就回來了。」和泉守朝堀川的方向說了一聲,接著就跟那個女孩一起走了出去。


什麼?


為什麼?堀川無聲的問著。


他渾渾噩噩的上了樓,他就好像一瞬間被澆了一桶冷水。他滿懷著期待與愛戀跑來這裡,卻沒想過和泉守兼定已經有了更親密的對象。

他們已經不是最親密的人了,這個事實鐵錚錚的擺在眼前。可能從最開始,和泉守沒有挽留他的那一天開始,就注定了這樣的結果。堀川忽然想到為什麼自己會選擇離開,因為他覺得自己是累贅,想要變得可以幫上對方所以才離開的。


可是等他回來之後,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他就像所有的「客人」一樣,不管來了多久、不管對這裏多有感情,最終都還是必須離開。他一個人胡思亂想甚至有一瞬間覺得,如果,如果他本來就生在這裡就好了,可是接著馬上就有巨浪般的愧疚與罪惡感淹沒他。他怎麼能這樣想?這樣爸爸媽媽該有多傷心?


「很累嗎?」和泉守的聲音忽然闖進了堀川的思緒裡,他猛然抬頭發現和泉守站在自己前面。原來和泉守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他一邊換著衣服一邊說「你搭了一天的車,其實可以不用幫忙。」


「我不累,是我自己想要幫忙的。兼先生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呢?」堀川重新看著地板說。


「也就是送個人回家啊。那傢伙說遇上了跟蹤,請我陪她回去。」停頓了之後,和泉守忽然這樣問。「你不喜歡那個房間?」


「嗯?」堀川這才發現他下意識就進了本來的房間位置,也就是和泉守的房間。


「唉呀。」和泉守搔搔頭接著說「你要睡這間也行啦?」


「真的嗎?」堀川眼睛都亮起來了,卻又小心翼翼的問。


「那國廣你把被鋪搬過來吧反正一起吹冷氣也行......啊?你怎麼還沒洗澡?」和泉守這樣回答,發現了堀川還穿著店鋪的衣服。


「我現在去洗!」他笑瞇瞇的回答,精神的不得了。

暗戀的人啊,對方再小的事情都能影響心情起伏,就算暗戀對象半點不知情,他的世界依然是因為他改變晴雨。


堀川一邊洗澡一邊想,原來是因為有跟蹤狂呀,那當然了。一個女孩子回家多危險啊,何況他很清楚和泉守是怎麼樣的人,本來就不可能會對這種事情視而不見。

不過,他也很明白一件事情,就是那個姊姊對和泉守抱有好感。


他如果連這麼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那就慘啦。他一邊想著一邊把浴缸清理的乾乾淨淨。


「兼哥哥.....啊。」堀川懊惱,明明都決定要改口了,但和泉守就像沒在乎他怎麼稱呼似的應了過來:「哦!你洗完啦。等會你先睡吧。」說罷便去了浴室。


堀川把被子搬了過來,一起與和泉守的被舖並排著舖了就像以前一樣。就寢的時候。房間已經被冷氣吹的有絲絲涼意,他留意了下浴室門口,然後直接鑽進了和泉守的被窩裡頭。


真好......,以後每天都可以這樣開心嗎?

他要幫忙把玻璃都擦亮,把被子拿出去曬太陽,把書房的書排整齊,讓兼哥哥能更輕鬆。搭了一天的車又幫忙了一個晚上,堀川沒能像計畫一樣在和泉守出浴室前趕快回到自己的被窩裡,便沉沉睡去。


「不是已經累壞了嗎?」和泉守洗完澡,哭笑不得的看著在自己被子裡大睡的小孩。和泉守沒有立刻去睡,他正要把桌上今天的帳目繼續算完,開了小燈後卻發現有一個工整又秀氣的字把帳目都算完了。


和泉守想起來白天剛見面的情景,堀川是真的長高了不少,這讓他的身體看起來更纖細了,臉蛋變得沒那麼稚氣。堀川下車的時候,剛好陽光從烏雲裡頭探了頭,和泉守一下晃了神,他那雙青藍的眼睛透亮著光灼,和泉守當時就想,真耀眼啊,真的已經不是幾年前的小不點了。

他轉頭去看熟睡的堀川。

睡姿嘛還是一樣喜歡蜷縮著啊。


「別長太快呀。」和泉守關了燈,對著熟睡的小孩說道


「晚安。」


作者有話!

真的很謝謝每一個小夥伴.... 沒想到我居然突破400粉了ε٩(๑> ₃ <)۶з 

因為不能開出什麼點文的承諾 所以就在這裡感謝所有的小夥伴了

兼堀在中文圈一直算是冷CP

(到了走在路上看到有人別土方組徽章我都不敢上前搭話。・゚・(つд`゚)・゚・

能有大家的支持與鼓勵真的是我更文很大的動力

最近因為準備大考  更文速度會暫緩一下 請大家諒解嗚嗚 ・゚・(つд`゚)・゚・
我還是需要你們的小心心..... 

 
评论(26)
热度(117)
© 柒玖 | Powered by LOFTER